当年枪决的是川岛芳子还是替身?对比结果大吃一惊

作为近代史上著名的美女兼“女魔头”,川岛芳子变态行为令人咋舌。就连她的死也成了一个谜。

(审判庭上的川岛芳子)

1947年10月5日,北平高等法院做出判决,认定金碧辉(川岛芳子)是叛国者,汉奸罪、间谍罪成立,判处死刑。判决文称:一、被告生父为前清肃亲王,无疑是中国人,应以汉奸罪论处;二、被告同日本政要来往密切,在上海“一·二八事变”中以男装进行间谍活动,引发了上海事变;三、被告参与将溥仪及其家属接出天津,为筹建伪满进行准备工作;四、被告长期和关东军往来,曾被任命为“安国军司令”。

(被枪决后验明尸体)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在写完遗书后,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终年41岁。

然而,川岛芳子真的被枪决了吗?在执行枪决50多年后,一个爆炸性消息传出:当年枪决的是个患有绝症的替身,在当局高层的帮助下,川岛芳子“金蝉脱壳”。

川岛芳子被枪决后,坊间流传着替身代死的说法。在当时即有人匿名检举,指女子刘凤玲原获10根金条代替川岛受死,但事后刘家却只获得4根金条,引发轩然大波。2000年初,一位名为张钰的女子称川岛芳子在其家乡——吉林某个村庄以“方姥”名义隐姓埋名,又多活了整整30年,直至1978年72岁时病故。

证据之一:方姥生前行为谨慎

根据方姥同村后辈张钰回忆,方姥平日翻书都用镊子,写的字画都用专门炉子焚烧,几乎不留手迹,而且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画,上面的字也被刻意涂上了墨水。

吉林省公安厅副调研员、省公安摄影协会秘书长台禄林以个人身份对川岛芳子被押期间所拍照片和行刑后的照片做出鉴定:两张照片中并非同一人。针对这一结果,日本方面再次进行鉴定,将行刑后的照片通过电脑制作,将人像立体化进行骨骼分解。在对比中,日本专家发现行刑后的照片从肩骨来看应是个长期干农活的妇女,而川岛芳子出身金枝玉叶,即使行军也不曾一线征战,更不可能干过农活。从盆骨来看,被行刑者可能经历过生育,明显与川岛芳子不符。

2009年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国,张钰一人留在日本东京,会见了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根据研究者提供的书面材料,2009年3月12日18时,张钰来到李香兰住处。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的住房、茶室布置等细节。听完这些介绍,李香兰连声说“是哥哥!”,而李香兰对川岛芳子的称呼一向为“哥哥”。谈话中在场日本记者问李香兰:“方姥会是川岛芳子吗?”,李香兰则回答:“没别的可能性了。”

经中日专家合作调查,爱新觉罗德崇(清太祖努尔哈赤十一世孙)出面作证,法医用科学方法反复比对骨骼结构,验明死者留下的数件遗物,确证方姥就是汉奸川岛芳子。

那么,如果枪决的是替身,川岛芳子是如何金蝉脱壳的呢?

在行刑前的头天夜里,川岛芳子的牢房里进来一个国军军官。他在川岛芳子耳边小声嘱咐:处决您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大约是在后天黎明之前。但是请您放心,执行者用的子弹不是实弹,而是空弹。请您一听到枪声就立刻倒下。因此3月25日被处死的女汉奸金璧辉已潜逃,其替死鬼是第一监狱关押的女囚犯刘凤玲,她母亲贪图十根金条,同意让身患绝症的女儿去代替川岛芳子受刑。事后,刘凤玲的妹妹发现狱方言而无信,于是将丑闻抖露出来。

有一种说法是:当年,川岛芳子被判处死刑后,日本人本多松江(川岛芳子的家庭女教师,宋美龄留学美国时的同窗)等人为之多方疏通,直达极峰,蒋介石卖个顺水人情并非难事。重病在身的刘凤玲为换取十根金条养家糊口,自愿做了替死鬼。川岛芳子偷偷出狱,潜往东北投靠段连祥(此前两人早已相识,有过通信往来,她认定段连祥值得信赖)。段连祥凭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将川岛芳子安置在长春远郊的一位村长家里,从此隐居下来,身份严格保密。1978年,川岛芳子病死。死前她从未受到过任何来自官方的怀疑和惊扰,一个比铁桶更严密的社会组织竟网漏吞舟之鱼,这种疏忽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变态的女人,一个可耻的叛国者,死有余辜!

(壹点号《节日研究》出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翟恒水 综合整理,参考资料:川岛芳子的变态人生。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