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谢有顺:第十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奖者及授奖辞

(第十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奖典礼今日下午三点在顺德北滘文化中心举行。)

二〇一八年度杰出作家·李洱

授奖辞

李洱面对的是此身、此时、此地。生活浩荡,个体渺小;空谈遍地,实声低沉。一群知识人深居院墙,却不惧窘迫要为时代立心;明明沮丧、无能,还要装扮得花团锦簇。出版于二〇一八年度的长篇小说《应物兄》,就这样观物、观世、观我。观物类情,观我通世。精细、丰盛、庞杂、移步换景的叙事景观中,庄严与戏谑混杂,风骨与媚世共存。空间来回折叠,语义不断增殖,精神灿烂出之纸上,又不断消散于嘴上阔论;但哪怕思想生活都成了笑谈和杂碎,有些气若游丝的精神遗存仍然迎风站立。

二〇一八年度小说家·陈继明

授奖辞

陈继明创造了自己的“七步镇”,一个爱欲与救赎、记忆与遗忘、欢悦与酷烈交织的美学时空。穿过生命巨大的迷茫,经由自我内在的辩论,那个亦虚亦实、似前世又似今生的一段内心旅行,所从何来,又去往何方?出版于二〇一八年度的长篇小说《七步镇》,写出了这种现实的重影和灵魂的歧途。它灿烂、精美、思力奇特。心理疾患难以疗愈的隐痛背后,映照出的是薄浊世道里人心的惶然,历史伤怀中情意的重量,以及苦苦追索“我是谁”之后的艰难前行。

二〇一八年度诗人·陈东东

授奖辞

陈东东在一个悠久、阔大的诗歌传统中,认领了许多来自南方的事物与意象。纯雅的歌吟里,有超然、孤寂、自在之思,亦有清晰可辨的现实讽喻。出版于二〇一八年度的诗集《海神的一夜》,记录了诗人几十年来的写作印迹,那些渴望在世界落实的声音,源于一种壮观的听觉想象力,更得自语词的神秘构成。含混的诗意,幽闭的心事,不知所终的自我询问,在重铸抒情、象征与冥想风格的同时,陈东东也以怀疑主义的笔法写下了新的意义地图。

二〇一八年度散文家·罗新

授奖辞

罗新熟知纸上的中国,但更加珍惜自己用脚丈量过的真实大地。他以行旅者的谦卑,印证着一种古老的沧桑、悠远的荒凉,而那些细碎的往事、陌生的见闻,不断闪现在一花一草、山河旧梦之中,又为文明写下了个人的刻度。出版于二〇一八年度的散文集《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是带着知识、记忆、思考上路的游记,也是对历史之于今日之我还有何价值的省察。通过行走的体悟,罗新集聚了重新理解人与土地、历史与现实的重要力量。

二〇一八年度文学评论家·黄德海

授奖辞

黄德海广博而专注,深知文章法度杂见于百家之书,故他读古文,亦重新著。以古人之智慧,开自己之生面,以现实之浮沉,察人心之微妙,尤其对一种语言心性的领会,更是黄德海朝向自我的深思。引古鉴今,推见至隐,以求兼撮众法,备成一家,二〇一八年度出版的文论集《诗经消息》,就深具这种写作雄心。它对诗经之浩然心得,确立了一个现代学者的眼界和善意,而《驯养生活》《泥手赠来》作为辨认当下、理解时文的高论小议,不仅辞章考究,德性之知也深沉精当,自有一种庄重之情。

二〇一八年度最具潜力新人·班宇

授奖辞

班宇以写作无限逼近的所在,是俗世,是卑微者的心,是真情或假意的往来,是希望与绝望之间的困顿,是人生的热烈、寒凉、沉重、轻盈、滑稽、苦涩汇于一炉之后的蓬勃世界,是试着和自己说话的温柔声音。出版于二〇一八年度的小说集《冬泳》,细节生猛,语言迅疾,在地方性的声口里,反讽仿佛幽默的变种,亮光潜藏成痛苦的底色,在生活巨大的轰鸣声中小心翼翼表达的悲悯,是一种存在的寂静。繁花似锦又惨淡无比,活力四射又奄奄一息,时代的悖论成就了一个小说家的犀利,也守护了那些渺小人群的命运。

附:第十六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授奖辞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杰出作家:叶兆言

叶兆言的写作,大文弥朴,至言不饰,用意精深,下笔平易。他的散文,言浅可以托深,微小可以喻大,诚恳庄重而趣味横生;他的小说,叙事力求现代,细节力求实证,恍兮惚兮而真假莫辨。他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长篇小说《刻骨铭心》和散文集《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乡关何处》等作品,有读书人的守旧,也有写作者的创新。尤其是《刻骨铭心》,以每个人在乱世仍倾全力而赴之的爱与痛惜,来烛照今日溃决的人心,更显个体在巨变时代里的渺小和无力。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小说家:严歌苓

严歌苓是讲故事的人。纯熟的叙事语言,严密的命运剧情,伟大的母性光辉,是她小说风格化的重要标记。她直面创伤记忆,深思人性的困境,一次次在个体生命的痛苦中,向我们讲述负重的灵魂如何艰难前行。她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长篇小说《芳华》,回忆了一个时代的美好与感伤,荒谬与薄凉。被压抑的欲望,被错待的善良,无疾而终的爱意,无法说出的歉疚,不过都是青春散场之后的余绪。弯曲的时代造不出正直的良心,惟有爱和宽恕才能救赎自己。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诗人:蓝蓝

蓝蓝对自然风物和尘世生活有深切的热爱,对那些细小、脆弱的事物以及倦怠、浑浊的人性也光明洞彻。她沉思,低吟,在大地上呼吸,在旷野里呼告,在天空中赞美,在诗歌里写下明澈、惶然或悲悯的声音。她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诗集《唱吧,悲伤》,记述村庄与田野、动物与植物、记忆与爱情,伤怀人间的苦难,颂赞高贵的灵魂,感受现代生活的破败,也昭示神性与信念的力量。蓝蓝的诗,有肌肤,有血脉,有骨骼,也有魂魄。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散文家:周晓枫

周晓枫笔能著文,心能谋论,语言汪洋恣肆,如大河前横。理深者不止于时用,文华者不止于咏歌,周晓枫的散文,如此华美又如此俭省,如此凛冽又如此迷惘,明明有沉重的肉身,灵魂仍能轻盈地飞翔。她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散文集《有如候鸟》,有繁复的修辞无法掩饰的写作抱负,有跨越了文体疆域也时时惦念的对美的深情。那些远在百荒之外、近在眉睫之内的知识、经验和故事,在她痛切的讲述中,不仅包含了人类的精神,也包含了动物的精神。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文学评论家:敬文东

敬文东梦想成为一个文体家,一个声光外溢的思想者。他的批评,本乎情性,随事立体,愈细密,愈广大,愈驳杂,愈旨远。他知识丰沛仍感矛盾,话锋如刀亦常犹疑,他的写作,更像是一场自我辨析式的语词旅行。他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学术专著《感叹诗学》,以汉语诗学传统中的感叹为关键词,以颓废而笑着的诗篇为新路向,以声音为诗歌的核心语义,为诗立心。心气高而能越众,思力博而能驰骋,斟酌古今、权衡中西之后,敬文东终成一家之言。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二〇一七年度最具潜力新人:郝景芳

郝景芳的写作是科学与人文的遇合。她以科幻构想新世界,以未来主义的眼光确证自我,以一个孤独者的想象书写人的伟大与卑微。她冷峻,细腻,坚定,创意造言皆风骨内生、质木无文。她出版于二〇一七年度的小说集《人之彼岸》,设想了人工智能与人类共生的多种可能。不要为人工智能的完美理性而恐惧,而要为人之为人的荣耀勇往直前。面对冰冷的智慧丛生,郝景芳重申了爱的意义,创造力的价值,以及在泪水与痛苦中仍然存在的自由意志的光芒。

* 历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授奖辞均由谢有顺执笔撰写。

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发起人、终评会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