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尴尬?恶心?评李彦宏被复旦献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扯氮集(weiwuhui_com),作者|魏武挥,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李彦宏在复旦被献唱的视频,今天忽然有了刷屏的效果。

这件事比较让人产生一些阴谋联想的地方在于,这次献唱发生在2015年。时隔那么久,忽然在2019年的今天被刷屏,令人狐疑。

一些阴谋论的版本出现。什么交大黑复旦,什么头条黑百度。这些阴谋论太小儿科,我这里有个足够阴谋的阴谋论,但我不会说的。

我倾向于认为,这就是一起很自然的某用户上传视频,然后被大范围传播。

百度和李彦宏,这两年我个人感觉,总体舆情不佳。

上一次的负面舆情就是工程院候选院士那事,也就是本月头上,舆情崩坏四个字不算夸张。前两天向海龙离职,舆情也很说是正面为主。

所以这个献唱视频的大范围传播,也不用过于诧异。

四番群对这件事进行了一番讨论。

复旦毕业的一位群友的评价是:我旦咎由自取,确实恶心。

我这个江湖上有些“复旦黑”人设的交大小讲师,这次倒对他的不以为然的态度表示了不以为然。

因为我觉得还没到“恶心”的份上。

三表问我,你觉得是滑稽?尴尬?恶心?

我的观感是:我觉得滑稽,我推测李彦宏觉得尴尬,至于,恶心,过了。

事发2015年10月26日晚7时,血友病贴吧事件还未发生,魏则西事件也未发生。李彦宏本人人望不错,百度二字尚金光闪闪,一个高校,哪怕就是复旦,向他献唱,品味的确不高,但要说恶心,实在有点上纲上线。

彼时的东方早报对这件事是有报道的。在这则报道里,连献唱歌词都全文刊出,但舆论波澜不惊,并没有什么大范围的批评。在这则报道里,甚至还提及”10月23日,李彦宏宣布个人捐赠3000万元,支持百度与北京协和医学院发起的针对食管癌基因检测的研究。“

一位超级明星进入高校,学生组织献唱都不会让人太过惊讶,一位相当成功的CEO进入高校,被献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觉得滑稽的地方在于,献唱者唱功不佳,屡次荒腔走板。不过也能说明,是现场真唱不是。

我推测李彦宏觉得尴尬的地方在于,视频中李彦宏站在那里的确有点尬。三表觉得被人狠狠夸一通当事人是会有点尴尬的,我同意这个说法。

至于献唱歌词,东早是这样记录的:

Hi Robin,我听过你,传说中的男神就是你;Hi Robin,你在哪里,可是五环外的西二旗;Hi Robin,好想见你,很想钻进你的百度世界里;Hi Robin,忘不了你,今天此刻最神奇。改变技术,就能改变世界,Mr. Robin,坚持做自己,专注是一切成功的秘密,期待再次见到你!“男神”李彦宏首次对话复旦学生:我给自己的人生打10分 by 东方早报

狠夸是狠夸,有点小肉麻也不假,但很恶心么?

你要是能调出李彦宏在2015年时候的记忆,其实也没啥。李彦宏当年的确有男神称号——他的确很帅,我近距离和他接触过。

你非要把钻进你的百度世界里联想成钻进什么地方,那我只能用四个字回答你了。

*者见*

我总感觉,很多人对高校有极大的误解,对高校的批评,经常失焦。

比如,很多年前,我见过一篇网传是台大教授参观了交大后写下的文章。我懒得找了,你们可能有印象。

那篇文章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台大教授写的,但胡说八道之至。

文章长篇累牍地批评了交大四周都是公司和商店,认为学术气氛荡然无存。

但作者显然只看到了徐汇交大。我交在上海有n个校区,徐汇校区只是其中之一。地处上海寸土寸金的闹市地段,四周公司商店林立,再正常不过。

倒是交大在上海最大的校区,也是最主力的校区——闵行校区,这么和你说,我想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可选商店都非常少。

至今有“闵大荒”称号。

最重要的事是,学校四处商家林立,就说明学术气氛荡然无存?

我去过斯坦福大学,这个临近硅谷的知名高校,到处都是咖啡馆,咖啡馆里基本就两种人:学习的,和聊创业的。

美国自从拜杜法案后,商业公司扎堆围绕在顶尖高校边上,谋求专利商业化,是极其自然的事。

我去过剑桥大学,这个历史悠久的知名高校,用游人如织形容,一点不算过分。对了,河上帮游客撑舟的,大概率不是剑桥勤工俭学的学子。这事我问过。

我自己毕业的香港浸会大学,压根就没围墙。

我还去过一个我已经完全想不起名字的美国高校,倒是静悄悄得很。

一所大学有没有学术气氛,和热闹不热闹,有啥关系?

我从来不认同高校就是象牙塔这种说法。

高校和商业公司的往来,每天都在发生。邀请名流,接受馈赠,时不时向金主献个好,没啥好大惊小怪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生活大爆炸》早期剧集里,还有这样的搞笑段落。虽然是个电视剧,但现实里不会一点影子没有。诸位也就哈哈一笑过去了。

关键在于金主是谁。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和新闻专业主义最高奖项普利策奖,都受惠于一个搞了一辈子黄色新闻的主。但人后来幡然悔悟,决定献金,至今被人顶礼膜拜。所以金主本人是谁很重要。

李彦宏被献唱这事翻出来后,我看到了几篇评论文章,比如标题为《我希望大学要脸一点》,再比如标题为《从复旦大学欢迎李彦宏的方式看中国大学的死亡》,都是义正辞严之作,但两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这事发生在2015年。

2015年,你知道李彦宏是什么人?

尤其是死亡那篇,上纲上线之至。但令人惊叹作者的脑回路之多变和情绪之飘忽在于最后一段话:

还加个痛哭的表情包,真是矫情。

前面还慷慨激昂,画风忽变,抖起了机灵,一刚。

还是友人吕倩评得好:

(已得友人授权)

高校真正让我不舒服的地方在于。

比如,某高校也不晓得查查这个人什么来路,就让一个叫张维为的人,四处顶着自家教授的名头,玩弄诡辩。

再比如,你对廖凯原这三个字大概不陌生。

廖凯原撒点钱资助高校,本来也就是和邵逸夫到处捐楼没甚差别。但邵逸夫捐了银子也就捐了银子,但廖总非要做廖教授,有兴趣可以去查查廖教授的学术成果,真是不忍直视。

这样的人,中国好几个高校拿了银子还要挂名学院,实在是斯文丧尽。

这类事,到底很宏大,说个很低微很细节的高校事。

一堂堂985高校,在闹市区校区问自己教职工收停车费也就罢了,毕竟寸土寸金。在距离市中心数十公里远的郊区校区,还要来这一出,还按时长而非次数,还如果按年费交到年底没用完要清零,我是实在不懂个中原委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