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备“先天优势”的鲁国,为何最终会走向了衰落呢?

自周平王东迁以后,其管辖范围大大减小了,形同于一个小国,春秋时共有140多诸侯国。面对诸侯之间互相攻伐和兼并,天子不能担负共主的责任,经常要向一些强大的诸侯求助。在这情况下,强大的诸侯便自居霸主,中原诸侯对四夷侵扰则“尊王攘夷口号团结自卫。

其实,相比于东周其他诸侯国,鲁国是有“先天优势”的。鲁国的第一任诸侯,是武王的弟弟周公旦,他不但在商周之战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还帮助武王的儿子周成王巩固了政权。周公旦的地位相当于周王室“二把手”,所以,武王才会将富饶的鲁地作为周公的封地。

并且,在周代的众多邦国中,鲁国是姬姓“宗邦”,诸侯“望国”,故“周之最亲莫如鲁,而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

那么,为何具备“先天优势”的鲁国,最终,会走向衰落呢?

这里,我们来说几个实例:

鲁武公九年春,鲁武公带着两个儿子觐见周宣王。周宣王特别喜爱武公的小儿子戏,打算立他为鲁国太子。周国的大臣们纷纷劝宣王不可废长立少,然而,周宣王固执己见,非要将戏立为鲁国太子。在整个事件中,身为诸侯的鲁武公,连发表意见的机会都没有。

可见,鲁国受制于周宣王,连储君废立的权力都没有。

齐襄公被扣押在鲁国当人质时,与鲁桓公的夫人关系暧昧。齐襄公归国即位后,鲁桓公带着夫人拜访齐国,齐襄公竟与鲁夫人私通,被鲁桓公发现。鲁桓公不敢得罪齐襄公,只能迁怒于夫人。鲁夫人将这件事转达给齐襄公,齐襄公怒不可遏,假意请鲁桓公吃饭赔罪,席间将鲁桓公灌得酩酊大醉,让彭生折断鲁桓公的肋骨,害死了鲁桓公。

这件事结束后,为了给鲁国人一个交代,齐襄公杀掉彭生,将责任全部推卸到彭生身上,来了个死无对证。可以说,这件事不但将齐襄公的阴毒狡诈彰显无遗,更让人觉得鲁桓公实在太窝囊,老婆与人私通只能向老婆撒气,情敌请客吃饭还不多加警惕,最终,被人害死在酒桌上。

鲁庄公即位后,娶了齐女哀姜。庄公有三个弟弟,分别为庆父、叔牙和季友。庄公原打算将公子斑立为太子,但庆父则支持哀姜的儿子开。原来,庆父早于哀姜有染,所以,才会极力拥戴她的儿子开。庄公过世后,庆父杀掉了太子斑,改立公子开为太子,也就是后来的鲁湣公。

鲁湣公上台后,庆父与哀姜愈发肆无忌惮,为鲁人所诟病。庆父不以为然,反而杀掉了鲁湣公自立为王。此举终于激起群粉,鲁人群起而攻之,庆父在兄弟季友的帮助下,才得以潜逃出国。从这起事件中,当事人鲁庄公再次被戴了绿帽子。

不过,我们不能确定鲁庄公是否知晓妻子与弟弟的奸情,所以,并不能说鲁庄公懦弱。而鲁湣公在位时期,母亲与叔叔明目张胆地私通,鲁湣公竟视若无睹,以致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倘若,鲁湣公立场坚定,阻止母亲与庆父的行为,也许会让庆父感到忌惮,奸计无法得逞。

鲁文王有两个妃子,一个妃子也叫哀姜,她为鲁文王生了两个儿子恶和视,另一个妃子叫敬嬴,为鲁文王生了儿子倭。倭与襄仲的交情非常深,文王过世后,襄仲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帮助倭杀掉两个兄弟,拥立倭为鲁宣公。

杀嫡立庶的严重性,远远超过“废嫡立幼”,然而,襄仲却未受到民众的谴责。老百姓都知道鲁宣公的王位名不正言不顺,也都为惨死在襄仲手上的两名公子悲哀,但是,也只是“市人皆哭”罢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批判襄仲,也没有一个人替死去的两名公子伸张正义。

可见,鲁国虽不至人情淡漠,但鲁国百姓都是些懦弱的小民。

由襄仲杀嫡事件暴露的世风日下,直接决定鲁国接下来发生的三桓内乱。所谓三桓,正是庆父、叔牙、季友的后代,他们都是国君的堂兄弟。三桓的势力如日中天,公室衰微。鲁宣公、鲁成公、鲁襄公都曾尝试削弱三桓的势力,然而,却于事无补。

鲁昭公二十五年,因为斗鸡与季氏发生摩擦,鲁昭公一怒之下决定讨伐三桓。结果三桓联手将鲁昭公赶出了鲁国。鲁定公即位后,命将军阳虎讨伐三桓,却再次落败。鲁哀公二十七年,再次重演了鲁昭公的历史,鲁哀公被三桓击败,逃往卫国。

鲁国的衰落,其实,从武王分封天下诸侯时,就已埋下了伏笔。

周公旦受封鲁国,地位尊崇,但却因鲁公室与周天子走的太近,所以,鲁国始终受到周天子的制衡。从笔者列举的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历代鲁王大多是懦弱之辈,他们在面对强国时唯唯诺诺,面对内乱时无可奈何,最终,导致国家被把持在三桓手中。

综上所述,鲁国之所以从诸侯之首跌落谷底,完全是鲁国有太多的无志庸人,鲁国的现象在东周列国中是绝无仅有的。鲁国先后传二十五世,三十四位君主,历时790年。鲁顷公二十四年。也就是在公元前256年的时候,这个国家最终为楚考烈王所灭。

参考资料:

【《春秋》、《史记·鲁周公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