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八旬的老两口,守着3亩杏园,每年挣的钱花不完

2019年5月25日,骄阳似火,冀中平原的侯庄子村,79岁的张广治拿着铁锨正在杏园前劳作,他要铲出一条路,便于人们来到杏园采摘,因为杏子即将成熟。

就在张大爷铲路中,不少路人停下车来,顺着张大爷铲出的小路进到杏园。对于这些来人,张大爷说:“杏子还有几天才能成熟,现在吃还有点酸,爱吃酸的不要钱,随便吃。”张大爷称,这些都是熟客,每年来这里采摘,虽然杏子成熟还要等几天,但不能让人家扫兴。

对于进到杏园的客人,张大爷不管不看,正如他说“随便吃,随便摘”,而他只顾整理杏园前的小路,时而伴随着收音机中的戏曲哼唱两句。

杏园中的杏子确实多为青涩。张大爷称,距离成熟还需要一周的时间,到6月1日差不多就会成熟。张大爷介绍,自家的这片杏园总共3亩,杏子品种为金太阳,这个品种熟后能够掰开,“核是核,肉是肉,特别甜,现在也能掰开,但是现在还没有上糖分,吃起来很酸。”

张大爷是城郊的农民,这个杏园不是他的,而是属于他儿子。张大爷坦言,由于今年对这片杏园没有精心管护,“没有疏果,因此今年的杏子长得小、长得多。”张大爷称,往年给杏树疏果都要半个月,每个枝上只留两三个果子,不像现在这样,一根枝上长十多个。

张大爷坦言,往年这个杏园产出的杏子能卖七八万元,最高时曾收入10万元。张大爷坦陈,今年卖不了这样的价钱,“今年能卖三四万元就行,因为果小价格低。”

张大爷在杏园前忙碌着,他的老伴儿焦大娘在一旁注视着。焦大娘今年76岁,比张大爷小两岁。焦大娘介绍,她和老伴儿育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都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不需要他们老两口的钱,即便卖杏子的钱给儿子,儿子都要再次拿回来。

焦大娘介绍,儿子跑大车,每月挣七八千元。由于儿子跑车没时间管护这片杏园,因此就由他们老两口管理这片杏园。焦大娘谈到,每年卖完杏子,他们老两口会把卖杏的钱给儿子拿过去,“儿子不同意,又把钱拿回来,儿子说啥不要,每年都把卖杏的钱退回来。”

焦大娘介绍,尽管自己是农民,但由于处于城郊的特殊位置,因此自家不缺钱,种植杏子纯粹为消遣。“不说别的,每年光卖杏的钱,我们老两口都花不完。”焦大娘谈到,老年人如果身体健康,基本花不多少钱,“吃的穿的用的,孩子们都给买,基本用不到我们花钱。”

焦大娘谈到,她和老伴儿,身体硬朗,尤其老伴儿干起活儿来,还像个大小伙子,目前自家已是四世同堂,已经有了重孙女,这些年来卖杏挣的钱,儿女们不要,自己也花不完,还都给孩子们攒着,还有个小积蓄,“到最后还都是他们的,谁家老人不都是这个心思?”【文图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