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3次登顶珠峰,公司股价却猛跌90% 股民:干点正经事

每经编辑:王晓波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最近几天,一则“珠峰大堵车”的新闻成了网络上的焦点,原来是近日来天气晴朗、气温升高,珠穆朗玛峰由此迎来一年中最佳的登山“窗口期”,最终吸引大批登山客慕名而来。

在这些攀登者当中,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女性登山者,她就是A股上市公司探路者的董事长兼总裁王静。

对于王静此次成功登顶珠峰,探路者官方微信号在5月24日也发文祝贺,作为一名女性登山者,这样的成就的确令人敬佩,然而探路者的股价却并没有追随王静的脚步,相反,由于近年来公司盈利情况大幅下滑,持续亏损,股价从2015年的顶峰时的29.33元跌至目前的3.91元,跌幅近90%,市值也从260亿元,缩水至目前的34亿元。

多次登顶珠峰,网友热议

5月24日,探路者通过其官方微信发布了题为《祝贺!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成功登顶珠峰》的文章,文中提到,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于5月23日成功登顶珠峰,并与24日安全下撤到珠峰大本营,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攀登珠峰。

文中还对王静的登山履历介绍称,王静已9次成功登顶8000米以上雪山(3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连续143天完成地球九极7+2探险项目,成为当时世界上完成此探险项目最快的人,并荣获尼泊尔政府授予的“国际登山家”称号。

公众号文章截图

文章发布后,探路者微信公号下网友纷纷留言表示祝贺。

公众号网友评论截图

不过在评论环境更为开放的股吧,股民和网友的评论却截然不同,大多数网友对王静登顶珠峰不以为然,认为她应该把更多心思放在公司治理上。

股吧评论截图

创业家杂志曾报道,王静登山始于2007年,此后在五年内成功攀登了8000米高峰。查看王静过往的登山记录可以看到,其登山活动最频繁的一年是在2014年,王静也正是在这一年用143天完成了地球九极7+2探险项目。《DEEP 中国科学探险》杂志报道了她的登山过程:

2014年1月15日,徒步最后一纬度到达南极点。

2014年1月19日,登顶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海拔4892米)。

2014年1月31日,登顶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海拔6964米)。

2014年2月15日,登顶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海拔5895米)。

2014年2月26日,登顶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海拔4884米)。

2014年3月13日,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海拔5642米)。

2014年4月8日,徒步最后一纬度抵达北极点。

2014年5月23日,登顶亚洲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43米)。

2014年6月6日,登顶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海拔6193米)。

王静加量完成“挑战地球九极(7+2)活动”中有争议的大洲高峰记录:

2014年2月7日,登顶澳洲最高峰--科修斯科峰(海拔2228米)。

2014年6月13日,登顶欧洲最高峰--勃朗峰(海拔4810米)。

公司股价连年下滑,市值仅高峰时1/8

如果结合探路者的股价走势看,股吧网友的负面评论似乎也可以理解。

探路者作为第一批登陆创业板的公司,早在2009年就登陆A股,在上市之后,探路者凭借首家户外用品上市公司的头衔,曾获得不少机构的推荐,2009-2013年,其净利润增长均值超过55%,这也巩固了其“国内户外用品第一股”的名号。

在经过多年震荡后,股价在2013年开始了牛市历程,股价从当时的5元左右,一路涨至2015年最高时的29.33元,涨幅近5倍,市值也来到260亿元。

然而顶点的繁荣并没有维持多久,在2015年6月8日创新高之后,股价随即掉头向下,当月跌幅达32%,当年8月更是暴跌40%。股价从此便一蹶不振,截至目前公司市值仅35亿元。

翻看探路者的业绩,其业绩增速放缓的信号早在2014年就开始显现,当年公司净利润增长仅18.28%(此前5年平均增长近60%)。2015年则首次出现业绩下滑,当年净利润2.63亿元,同比下降10.5%。2017年,探路者遭遇上市以来首亏,净利润亏损8485.39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达1.85亿元。到2018年,净利润亏损更是达到1.82亿元,扣非净利润则亏损2.1亿元。

对于2018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出现大幅下滑,探路者在公告中指出,主要是公司2018年度计提的商誉、投资和资产减值累计金额为2.68亿元及非户外主业的其他业务经营亏损所致。

2018年公司亏损1.8亿,王静薪酬却攀升

伴随着公司业绩下滑的,是探路者多元化转型之路。自2013年开启第一起并购,探路者先后对绿野网、图途、易游天下、行知探索等公司进行战略投资,并建立户外用品、旅行服务和大体育三大事业群。信息显示,探路者还在冰雪运动、赛事运营、体育传媒、体育培训、智能健身管理、体育社区等重点领域通过集团直接投资及参与并购基金等综合方式进行了项目投资布局。然而非主营业务方面的试水的效果并不如人意,旅行业务2016-2018年来持续亏损,体育相关业务也表现平平。

除了业绩不佳,探路者还在2016-2018年来持续为这些投资项目计提商誉减值、投资和资产减值“填坑”。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计提的商誉、投资和资产减值累计金额为2.68亿元;2017年计提的商誉、投资和资产减值累计金额为1.92亿元,高额资产减值计提也是导致探路者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的原因之一。

在公司业绩不佳,2018年净利润亏损达1.82亿元的情况下,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静在2018年的薪酬却出现大幅攀升。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支付董监高薪酬为1369.18万元,其中王静薪酬为430.46万元,这与她在2017年的95万元薪酬相比,增幅高达33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