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中国经济正在迈入高收入阶段的关键点

每经记者:张卓青 每经编辑:易启江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韩阳 摄

今天,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北京正式拉开帷幕,此次论坛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为主题,在开幕式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发表主题演讲,朱民指出中国经济正在迈入高收入阶段的关键点,在此节点上,我们面临最为关键的挑战,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非市场化的服务业劳动生产率进展非常缓慢

回到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那时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60美元,而到了2018年这一水平已经增长至10000美元,人均GDP一万美元是典型的中等收入陷阱入口,朱民表示,“人均增长速度能不能稳住,人均GDP能不能往上走,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宏观挑战。”

图片来源:朱民演讲稿

他继续补充到:“今后五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决定中国未来五十年,也会决定世界经济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经济在这个关键点上发生了深刻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具体表现在农业占GDP比重下降,工业的比重逐渐先上升后逐渐下降,服务业直线上升比重不断提高。这是一个典型的世界发展结构变化,中国也不例外。

图片来源:朱民演讲稿

图一中红线代表的是服务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2013年以后服务业的占比逐渐超过了工业,工业的比重逐渐下降,但是这一阶段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水平较低,所以提高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成为这一阶段最大的挑战。

第二张图中的曲线代表了工业的劳动生产率与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比值,进入2000年以后工业劳动生产率的速率提速很快,到了2016年,工业的劳动生产率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的120%。

朱民指出:服务业通常可以分成市场化的服务业和非市场化的服务业,市场化的服务业比如说金融业、酒店业,非市场化的服务业比如大教育、医疗、政府活动。市场化的服务业在2000年以后整个劳动生产率是不断提高的,但是非市场化的服务业进展非常缓慢,差距非常大。

仅有改革开放还不够 还要加上科技的力量

朱民表示:“市场化的改革和开放,毫无疑问是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特别重要的方面。”具体到金融行业,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 ,扩大金融、教育、医疗、文化、互联网、商贸物流等领域开放,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但是从世界的经验来看,仅有改革开放还不够,还要加上科技的力量。

“人工智能在这里会起很大的作用,人工智能正在颠覆未来,它几乎改变了所有的制造业和服务行业“,朱民讲到,人工智能会改变更新和创新在通讯、搜索、旅行、医疗、卫生、教育、娱乐、消费等几乎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除此之外,人工智能还会改变物质和财富的生产和分配。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