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生被杀案开庭,嫌疑人要求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嫌疑人要求法庭判他死刑立即执行。”

5月24日上午,中科院研究生被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院公开审理。庭审大概进行了三个半小时,下午一点左右,受害人谢雕的代理律师姜丽萍走出法院,接受媒体采访。

姜丽萍表示,由于基本事实清晰,庭审很顺利,公诉机关建议法院从严、从重判决,判处犯罪嫌疑人周凯旋死刑。对此,周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并要求法院判其死刑且立即执行。此外,法院驳回了被告方要求再次进行精神鉴定的请求,案件将择日宣判。

随后,谢雕父母现身。谢母手捧儿子黑白遗像,向在场媒体记者讲述庭审过程。

“周凯旋盯着我们好几次,看着我们的眼神都是仇恨。”“他仇恨社会,仇恨每一个人。”

庭审

本次庭审主要围绕几个问题展开,其中,周凯旋的杀人动机是焦点之一。

2018年6月,中科院研二学生谢雕,在校外一餐厅招待高中同学周凯旋时,遭其持刀当场刺死。

事后,受害者父母从警方那了解到了周凯旋的杀人动机,更让其难以接受。周凯旋被捕后向警方供述:两年前的同学会上,谢雕说的一些话,让他一直心里不舒服。

据《新京报》报道,周凯旋在法庭上表示,2016年年初,由于叔叔生意失败,姑姑赌博输钱,导致自己家庭压力巨大,他也因此情绪低落。但偏偏谢雕在这个时候“招惹”他,在同学聚会上不止一次指出自己“有自闭倾向,不与人交流”。

这让他久久不能释怀。庭审中,公诉人问周凯旋,若是两年前的矛盾,为何两年后才报复?周回答,时不时就想起来,心里不舒服,难以忘记。

谢雕和周凯旋以及几个关系较好的高中同学在同一个微信群里,周凯旋称,谢雕不止一次在群里对自己说一些侮辱性的言语。但这个说法遭到了群里其他同学的一致否认。

在庭审现场旁听的记者回忆,穿着白色上衣出庭的周凯旋黑眼圈深重、苍白瘦弱。“他不是蔑视法庭,就是看起来很茫然,全程坐着,捂着脸,不敢看自己杀害谢雕时的监控录像。”

其间,周也曾为自己辩解。此前媒体报道,他在杀害谢雕之后,“举手欢庆”、做出“表达胜利的手势”。周凯旋在庭审中表示,那是因为他在饭店实施完犯罪行为后,有顾客拿椅子砸他,他举手表示自己已经扔掉凶器,没有攻击性。

周凯旋称自己随后跑出饭店,在附近小卖部报了警,等待警察到来。这也是后来检方认定其有自首情节的主要原因。

从案发到庭审,周凯旋的父母一直不曾接受媒体采访,甚至没有主动去争取谢家的原谅。

谢雕父母则多次向媒体表示,近一年来凶手家人未曾道歉,只在庭审前托人转达过赔偿的意愿。而在重庆老家,谢家和周家相距不到一公里。

庭审接近尾声,公诉人问周凯旋:“你对(杀害谢雕)这件事怎么看?”连续问了三次后,周回答:“不知道,请判我死刑立即执行。”

接风宴

在周凯旋拔出匕首之前,这场聚餐看上去再普通不过。

据每日人物报道,2018年6月12日,周凯旋来到北京,告诉大学同学这一趟是“辞职旅行”,并发送了一个萌系表情包。

图片来源:每日人物微信公众号

两天后,正在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读研的谢雕给“辞职旅行”的周凯旋接风。6月14日傍晚,在离学校仅100米的餐厅里,谢雕给周凯旋拍了张照片,发到了俩人高中同学的小群,表示俩人在北京欢聚。周凯旋还在群里回复了一个俏皮表情。

然而,菜未上桌,周凯旋就掏出了匕首。据餐厅监控画面显示,没有任何预兆,周凯旋突然用匕首刺向了谢雕胸口。谢雕捂住伤口,晃晃悠悠地后退,周凯旋则继续向其发起攻击,往谢雕颈部、背部连捅数刀,直到谢雕一动不动。

餐厅一片混乱,正在用餐的客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惨案已经发生。一位男性食客抓起一把餐椅朝凶徒周凯旋砸来。周回过头,举起手,然后走出了餐厅大门。

据受害方律师姜丽萍称,周凯旋杀害谢雕的凶器——一把约20厘米长的三叉戟户外匕首,由其提前网购,直接寄到北京。也就是说,周凯旋并非临时起意的激情杀人,而是早有预谋。

然而,就在2016年那次致命的同学聚会之后,谢雕回家还告诉母亲,周凯旋不顺遂,大家想拉他一把。谢母记得自己当时对儿子说:“他都这么大人了,如果自己想不开,你也没办法。”

往事

多年前,谢雕母亲就对周凯旋印象不佳。周曾到谢家吃过一次饭。谢母认为周“不跟长辈打招呼,没礼貌”,劝谢雕少跟周凯旋来往。

但是两个孩子在同一个班里,成绩相近,又是室友,来往密切。

2012年,谢雕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此后又考进了中科院读研。而高中时成绩一度领先的周凯旋,在首次考入四川大学金融系后,因为不满意,主动退学,去到重庆一家顶尖中学的“清北班”复读。

小菲是周凯旋复读班的同学。她回忆道,当时他们班一共来了两个复读生,其中一个就是周凯旋。两个人成绩都不错,但相比另一个迅速和班级同学打成一片的复读生,周凯旋沉默寡言。

直到出事了,有同学在高中班级群里询问,大家才发现周凯旋压根没有加入班级群。

在新班级里,周凯旋的成绩并不突出。小菲对他最深的印象停留在一次物理课的随堂测验,“那是我们班主任的科目,周凯旋考一半就把试卷撕了,扔在地上,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高三的氛围向来比较压抑,大家并没有在意周凯旋突然爆发的小情绪

2013年,周凯旋再战高考,进入西安交通大学的钱学森班,就读于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大三时,因专业课不及格,周凯旋失去了保研的资格。毕业一年后,他参加公务员考试,又以失败告终。

谢雕、周凯旋同在的高中好友群中,周曾经是最被看好的一个,但随着大学毕业后,大多数好友继续读研深造,在小公司工作的周感受到了落差。他与同学的聊天中时常表达对现状的不满。

谢、周的共同好友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群里的同学出路都不错,“考的学校都是重点”,甚至觉得“中科院不算太难考的”。小菲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周复读班的同学,同样很少本科毕业就工作的,大多选择出国或者在国内读研。

“可能吧,可能是感觉有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