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第七期,后生可畏

下半季明显的新老生代交战总让人很难不在意。

如果把国内的音乐形态粗略地分为“经典派”和“先锋派”(即潮流派)的话,大致有一个这样的分野——经典派音乐人们靠向古典、学院,以旋律和歌词为审美指向。而偏重先锋与潮流的音乐人们则受欧美曲风影响颇深,以节奏和氛围为审美指向。

现代流行乐依附于黑人音乐血统的发展,与古典音乐、旋律、文字激发人的“情感”、“审美”不同,现代流行乐的长处在于,通过节奏让你的身体起反应,反而要去忘掉所谓的理性与情感,而是聚焦于一种更为原始的愉悦。

但问靠近欧美、投向现代流行乐的一些音乐人,却常常遭到一些不合理的审视——“这也叫歌”。不少人也总认为,年轻的音乐人缺少沉淀,不懂音乐。

这是偏见。

拿节目中的钱正昊举例。

18岁的他对音乐的知识储备就很丰富,能分出周笔畅的glitch-hop曲风,能感知到常石磊编曲上的一些小细节,又敏锐又专业。这很难,需要深入的思考和长期的积累,才能不把对音乐的评价与思量停留在“它扎进了我的心”的130个变体之上。他有在钻研音乐何以为之、为何动人。

有意思的是,在节目中,音乐资历最深的常石磊也极为明显地表达出对钱正昊的欣赏,而钱正昊也能感知到常石磊音乐中的流动性。二人惺惺相惜。

钱正昊本期演唱的《还不知道》也是他音乐素养上的体现。

国内玩雷鬼的主流音乐人不多,这首歌找来Matzka来担纲制作,味道极正,但并没有丢掉它本人的味道。

雷鬼元素打底,提供了一个轻快而松弛的框架,融入一些trap和钱正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旋律与歌词,把雷鬼玩出了阳光俏皮的个人特质。

他的演唱也成熟且多变,怒音的使用、blues黑人低喉位、轻盈的自然发声灵动地散落在他音乐的律动当中。

这不是对雷鬼曲风单纯的copy & paste,而是在写作上融入了他自己的理解,借雷鬼曲风表达他这个年纪的乐天态度。音乐和声音展现出的气质超越了文本。

决定钱正昊音乐质感最重要的关键点就在于他的律动和timing能力。他知道什么时候强什么时候弱什么时候要给出一点情绪刺激什么时候给出一点自由拍,仿佛音乐节奏的框架早已烂熟在胸。他的音乐是真的在随着身体流动,毫无勉强。

这首听起来轻松的歌,只要换一个律动和音色掌控稍差的人来唱,感染力就会大打折扣。18岁的他能把雷鬼音乐玩得这么灵气四溢,着实后生可畏。

尽管向他发起挑战的王以太也呈现了我这期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但我是还是选择了钱正昊。

另外三组我选择的是——

常石磊《二三四个字》

常石磊是少有吃透了经典又吃透了潮流的音乐人。这让他的音乐有着如此高的自由度与如此广泛的适应面。

在现场听的感觉完全就是他的声音摩挲着听者的耳膜,创造的空间无形中把你包裹在他温柔而感性的世界当中。

同是听一遍就会的抒情歌,为什么我们不觉得常石磊这首歌老套?

因为常石磊基本在每一个关节点上都避免了这首歌走向俗气的可能性。旋律漂亮、克制而富流动感,断句错落,编配极简,细节丰富又不抢着煽情。确如他所言,这首歌就像日记中的一页。下课铃声的强烈画面感和朦朦胧胧的键盘音色搭出了一个泛黄的回忆空间,如此私人,如此细腻。

越是做极简的东西越是能看出功力。

白举纲《蠢梦》

看了上一期的表演,其实这一期我对他的期待不是很高,但最后的表现高于我的预期。

《蠢梦》里白举纲发挥了自己的优势,即对新元素的使用。歌曲的亮点在于副歌部分trap元素的引入与原本旋律的拼接,节奏和曲风的切换带来了一种断裂式的推进感,是这个作品比较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两种曲风的冲击力交替出现,支撑了这首歌在情绪上的进行,效果之热烈甚至让我忽略了旋律和歌词的相对通俗。

白举纲的音乐性格是那种直截了当、充满冲撞气质的少年荷尔蒙气息。这种特质在现在的音乐环境中并不多见。他走这个路线就很好,不必过度执着rocker身份。

周笔畅《感官浮游》

一首很顺耳的glitch-hop,听感很迷幻,很舒服,很惬意,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重在氛围的构建,相对平淡的进行也可以被当作是某种“冷淡风”。

最近一头扎进电子音乐的周笔畅交出来的作品也大多以这一类为代表,配器简约,氛围清淡,描摹出某个状态,点到为止。

但更进一步来讲,我们对一个“电子音乐人”是有期待的,不应停在把一首流行歌套上一个简单的电子化编曲的程度。

周笔畅认为自己的音乐可能太超前,但我认为问题恰恰在于还不够现代。尤其是我们已经能够很方便地听到国外一线的电子音乐,在地下电子音乐Club(我喜欢的如上海的Elevator、ALL、Arkham)已经把独立电子玩到天花乱坠之时,把这个作品称为超前的电子音乐,我个人持保留意见。

这只是一首有电子元素的流行歌,并不超前。我希望她再大胆一点,希望之后能听到她真正超前的表现。

下面是我本期没有选择的四位:

王以太《LA in the snow》

前面我也说到,这是我这期最为喜欢的作品之一。从歌词到演绎都很抓人,从自传体叙事引入,结合现实批判,在黑暗的哥特氛围中,能听到浓重的Hip-hop血性与王以太在表达上的张力。是一首有力度有关怀的佳作。

白安《红色的狂想》

白安虽然年轻,但写歌的方式比较偏向于经典派音乐人。她擅长处理一些比较简单、纯粹的题材,能唱出一种如沐春风的生命力。但在处理一些相对比较暗色调的、情绪复杂的题材时,她的表意就比较模糊。

比如这首《红色的狂想》,似乎现实批判、爱情伤痕、神婆诗意都有一点,但又都不到位。像是一首写了一半的朦胧诗,找不到情感的出口。

金志文《相安无事》

对金志文我怀着相当复杂的情感。

从这首歌中间的那段吉他Solo,你能听到这个人的音乐素养与审美绝非下乘。但他写的旋律和歌词却又让你觉得与那个吉他Solo的水准判若两人。不是不好,歌依然动听,只是味儿没有中间的器乐段落那么正。

我倾向于认为,金志文有很强的执行力与技术,但他在创作时,却没有太独特的自我表达意识,使他的歌不知不觉就贴着大流行走,在他的技术包装之下,变成了一首精致的大流行。

胡海泉《毕业生》

海泉执意唱这首歌,或许也是在用他的方式,向他的“兄弟”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整首歌从写作到编排都很“经典”,从开场到结束都属于90年代华语抒情的标准范式。胡海泉写这种歌很老练,但这种歌在如今实在唤不起太多聆听欲望。

这期节目下来,常石磊排位居高不下、钱正昊颇受好评、白举纲和王以太讨论不断,不管从音乐的接受度、比赛的结果,还是话题的热度,目前相对先锋的作品似乎都远超经典派。

但做经典也好,做先锋也好,无关高下,重点还是在于是否有关注到音乐打动人心的那一个个小细节。

我心中最理想的状态,还是二者彼此融会贯通:先锋派吸取经典派字斟句酌的歌词与旋律,在伴随性的节奏音乐之外也能树立起人文关怀的丰碑。而经典派则不必停留在固有曲风之下,而是也能借助前卫元素装点自己,使感动更为长久。

希望唱作人们的屡次“交锋”,最终能成为彼此学习、成就的契机。

THE END

作者:木一

编辑: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