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丑书大师”一同办展,这场书法盛宴你愿意看吗?

文︳王呈祥

你是否还记得用针管表演“射书”的邵岩、用拖布表演“吼书”的曾翔、用毛笔表演“乱书”的王冬龄吗?记得,怎么了?

曾被网友骂得一无是处的三位“丑书大师”,如今再一次刷新了众人对书法的认知,三位共同办了一场书法展。

去年底,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了一场书法展览,展出了全国数名极具代表性书法家的作品,令人万万没有想到,邵岩、曾翔、王冬龄赫然在列。也许是为了迎合“代表性”,三位大师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射书”“吼书”“乱书”。

让人想不通的是,这么高规格的展览为何他们仨会在邀请之列、堂而皇之的参展呢?

邵岩参展的作品

不是说只有正能量的人、事、物才能被宣传展览吗?难道世人深恶痛绝的事物也能被大肆宣扬?

首先说“射书”的邵岩,他因为“乱射”引起了全民公愤,后被人民网点名批评;然后说“吼书”的曾翔,他因拖布“吼叫”被冠以玷污书法的名号;最后说“乱书”的王冬龄,他因表演“乱书”“竹子书法”已被封为“丑书教授”。

曾翔参展的作品

此三人恶名海内共知,还能受邀参加这样高规格的展览,完全不符合逻辑啊!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能够说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因为都是不被我们待见的书法作品,所以才放在一块;因为三位都是写丑书的,所以才一起展览。这个解释似乎很牵强,因为这次展览还有不少优秀的书法家参展,仅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王冬龄参展的作品

会不会是国家画院有意为之,由于三位大师人气较高,特意邀请他们来为展览造势?又或者说故意拿他们异类的书法来凸显优秀作品?

我这么想似乎有些狭隘,但除此之外我再想不到其他理由。

我们换个思路,会不会是这样的:三位大师的书法优秀,所以国家画院才邀请他们参展;至于恶名,是因为我们不懂、无知,才强行予以冠之?有道理,书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懂,毕竟是小众艺术。

然而我又说服不了自己,书法虽是小众艺术,但最终还要走向大众,被大众欣赏;大众审美虽有不同,但对美的基本认知相同,不可能所有人都说是垃圾。

我们都知道“书圣”王羲之,他的书法历代评价也有不同,虽有部分人评其媚态,然称赞绝美者占多数。这一点可证明大众对美是有基本认知的。

反之三位大师,骂娘者占多数,称赞者寥寥无几,因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的书法确实是垃圾!

因此,完全可以确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成立的,并且是前提条件;而作为主办方的国家画院正好利用了这一点,才有了这次的展览。

射书、吼书、乱书齐聚一堂,这场书法盛宴你愿意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