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轮到你了》交换杀人游戏,敢不敢玩?

先回答两道灵魂拷问。一,有没有一个人,你想过把TA杀掉,哪怕只是某个瞬间的想法?二,如果不会被捕,你真的会杀了TA吗?

比如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职员,长期被上司辱骂,做什么都被骂。上司犯的错,甩给他扛,还骂,“像你这种垃圾,根本不配做人!”

职员忍无可忍,彻底崩溃,脑子里叫嚣着一个声音,“杀了他!”

但如果是职员动手,很快,警察会找上门来。警察总是从被害者的人际关系展开调查——有数据显示,九成的凶杀案,都是熟人作案。

那么,找一个与上司零交集的第三方去动手呢?没有人际关联,没有杀人动机,警察找凶手,简直是大海捞针。职员愿望达成还无须承担任何风险。

会有这种美事?不会。但有一种解决方案。第三方帮职员杀了上司,职员也去帮第三方杀一个他的仇人。两两交换,以物易物。这样,虽然都成了杀人犯,但被捕成本,比职员直接杀上司降低了太多。

以上,纯属理论假设。日剧《轮到你了》却变理论为实践。

而且情境设置就很刺激,把一堆神经兮兮杀气很重的男女老少塞进一栋公寓里,以一集死一人的频率,开始你杀我我杀你……目前已播6集,死了7人。

代入想想就是,身居一栋凶宅,隔壁住着凶手,楼上楼下飘着亡魂。这是什么阴曹地府的生活气息!

主线角色是一对年龄相差15岁的忘年夫妇。

在搬进公寓的第一天,妻子受邀参加居民会。会上,13位住户鬼使神差玩了一个游戏。不署名,在纸条上写下“希望TA死掉”的人的名字,交上去,再从中抽取一张别人的纸条。

13张纸条集成一本死亡笔记。

开始是有人反对的,觉得,这游戏太奇怪了,多阴暗的内心才会随随便便诅咒别人去死呢。然而,当纸条和笔摆到面前,莫名地,就有了一种想要杀人的诡异的氛围。

没有谁是真正的绝世白莲花。黑化易如反掌,只在一瞬间。那个瞬间里,13个人仿佛变身拥有生杀大权的神,神说要谁死,谁就得死。杀意在会议室翻滚。

女主有犹豫过,握着笔,环顾四周。四周都是奋笔疾书的邻居们,个个神情严肃,像在进行人生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考试。她想了想,也埋下头,写下一个名字。

13个人都是普通百姓,有医生,有学生,有退休职员,有职场妈妈。人人一副居家温良的模样。但写名字的样子,跟刽子手也没什么两样。

杀人是假,但纸条上的名字连同那份恶意是真实存在的。那些名字还不知道,有这么13个人,恨他们恨到巴不得他们死掉。

后面的神剧情是,假杀人搞成了真死人,纸条上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地“如愿”死掉。重点,每一案的死状之离奇之惊悚,堪称整部剧的名场面。

比如第一起死亡事件,发生在居民会当晚。起因是,在忘年夫妇的家中发现一串陌生钥匙。妻子猜测,钥匙主人是唯一来过家里的公寓管理员。

夫妇俩给管理员打电话,奇怪的事发生了。一边是管理员电话接通的嘟嘟声,一边,从阳台上传来手机来电的铃铃声。两个人警惕地移向阳台,哗地拉开窗帘——

妈耶,管理员竟然倒挂着悬在面前!

严重怀疑导演是恶作剧小能手。倒挂出场已经够吓破胆了,还设置一个细节,让管理员先闭着眼,以为他死了,突然推特写,眼睛居然又给我睁开!

睁开眼的管理员拼命挣扎,挣断了绳子,坠楼而亡。

第二案,恐怖升级。

一个叫山际的名医被杀,头没找到。山际是公寓医生写下的名字。于是有一天,医生回家,发现洗衣机莫名其妙在运转,边转,边发出沉闷的咚咚咚。有一团毛巾在里面。

他按下停止键,打开洗衣机门,伸手去掀毛巾——山际的头,找到了。

从此以后无法直视滚筒洗衣机。

追这部剧,必须学会适应导演对尸体展示的极致恶趣味,极致开脑洞。能够与“洗衣机洗头”比肩的画面是,高尔夫球杆的包包里装脚。

公寓有一对夫妻,原本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惜丈夫不育,妻子无法实现做母亲的梦想,感情急剧下降。梦碎的妻子逐渐变得不正常。尤其对邻居家一个5岁小男孩,产生了臆想,觉得是自己的儿子。

品品这个变态怪阿姨的笑,真的真的真的,太令人发毛了。

丈夫勾搭上了公司小妹后更很少回家。连回家拿高尔夫球杆都不肯,发信息,叫妻子寄到公司。那是一套高级球杆。丈夫洋洋得意,要给同事展示他的球杆。

一点点拉开球包的拉链——高级球杆中,直挺挺立着一只脚,皮肤苍白,指甲鲜红。是妻子的脚!

怎么样,大半夜的,清醒了吗?再来。

还有一家住户,住着婆婆、媳妇和老公。婆婆是个老年绿茶婊,在外人面前,努力营造温馨的婆媳关系,在儿子面前,装得可怜巴巴说媳妇的坏话。

其实呢,每天,婆婆霸凌媳妇,笑她没文化,指挥她干活,甚至故意从轮椅上摔倒嫁祸给媳妇。

以为媳妇把婆婆杀了?呵呵。

一次晚饭,媳妇突然站起来,把灯关了,端出一个生日蛋糕唱生日歌。婆婆不耐烦地问,谁的生日?媳妇发出哨子一样的声音,“是我!”吹灭了蜡烛。

蜡烛灭,房间漆黑。有人影闪过。

当蜡烛再被点燃,媳妇和老公倒在血泊里。

奶油蛋糕上,喷溅的血和草莓交织在一起。原本写着“HAPPY BIRTHDAY”的字牌,被凶手换成了“赤池美里”。

很好,再也无法愉快地吹蜡烛吃生日蛋糕了。生日歌从此变丧歌。

这些凶杀案,不单是杀人。按照居民会上开玩笑的说法,“自己想杀的人,别人帮你杀了,你就得杀抽到的那个人,不然算违反规则。”

事实证明,这不是一句玩笑。每一个纸条上的人死掉,纸条的主人就会收到催单,“轮到你了。”

13位住户13张纸条,击鼓传花似地,展开连环杀人模式。

居民会上,一时被煽动的杀意,最终,生长、蔓延为血流成河的真实的杀意。该恭喜他们除掉了眼中钉,还是活该他们真成了杀人犯?

他们想别人去死,却先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这是来自杀欲最狠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