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百度副总裁景鲲:百度对小度助手没有商业化要求

记者 | 肖芳

5月21日,百度宣布智能生活事业群(SLG)总经理景鲲晋升为百度副总裁,并继续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全面负责小度助手与小度系列硬件的产品、研发、运营、销售和商务等工作,继续向李彦宏汇报。

在晋升邮件中,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崔珊珊评价景鲲说,景鲲带领SLG团队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这样的评价来自于百度SLG业务的高速增长。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第一季度,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量已经超过2.75亿,环比上涨279%,月语音交互达到 23.7亿,环比上涨817%。

近日,景鲲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的采访,聊了聊关于晋升以及小度助手未来的发展等问题。

谈晋升:这是对团队和业务的认可

问:这次晋升之后,公司对于SLG有没有新的期待?

景鲲:在任何一个公司做一个创新业务都是很有挑战的。最开始时,整个市场对这个品类不相信。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同时我觉得更多的是公司对于这个业务和团队的认可。

我们也对公司讲清楚了,为什么小度业务对百度很重要,因为小度就是未来百度的搜索和信息流,它就是家庭中一个自然搜索本身。用户在获取信息的时候,原来是打开手机或者PC获取,但是其实用户想获取信息不分时间和场合,有时候在车里,有时候在家里。我们打开这个市场,跟百度主营业务关系非常强,所以百度在智能音箱、智能硬件方面持续价码。

问:晋升之后,SLG再跟搜索信息流要资源时话语权更大了吗?

景鲲:公司对我的要求,更多的关注点还是要在用户体验上。HR找我谈话时,还是希望小度作为产品体验的标杆。之前和内容部门的沟通就很顺畅,不存在升职前后话语权变小或者变大的问题。在百度我们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新场景,我们其实是为百度很多其他部门开辟了一个新的入口,大家都是主动把信息资源输入给我们。

谈商业化:公司对我们没有商业化要求

问:百度有给SLG营收方面的目标吗?今年能不能实现盈亏平衡?

景鲲:集团层面目前没有商业化的目标,对我们更多的要求是产品体验和客户。同时我们又通过一定的补贴,能够让智能音箱产品门槛降低,把一线到六线的市场全打穿。我们内部也做过很多评估,用户体验是最重要的。

目前整个音箱还是属于投入期,盈亏平衡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目前要看可持续性,有些厂家的产品体验口碑并没有做得那么好。我们要求产品是用户真正喜欢的,未来一段时间大家还要互相PK,互相竞争。

问:现在没有商业化,但未来肯定要商业化,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商业化模式?

景鲲: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谈商业化,至少是几千万。商业化也在我们的计划之内,我们近期会尝试会员服务,但目前最主要还是规模。

谈智能音箱发展:我们看到了“微笑曲线”

问:小度音箱在一年半的时间上升特别快,原因有哪些?

景鲲: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我们的品牌往上拉,把小度音箱放在春晚以及《向往的生活》的平台,让更多受众认识到小度是智能音箱的品牌;二是我们通过补贴降低它进入家庭的门槛;三是进入家庭之后,用户知道它的好就会传播。

我们也在想这个产品走进用户家庭,哪方面做对了用户才能真正接受它。我用排除法分析了几个原因:

第一个排除了销售。如果销售能力强的话,这个产品早就卖出来了。中国销售能力强的公司非常多,但是没有一家能力强的销售公司把一个新的品类卖得很好。

第二个是硬件。之前有很多硬件,做出来之后,用户的预期没有过那个临界点,没有形成口碑效应。

第三,如果销售渠道和硬件都不是决定性因素,那么什么是决定因素?体验能不能过阈值,能不能过用户的临界点,用户不止愿意使用,还愿意口碑传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竞争力。

问:如何理解临界点?

景鲲:花这么大的钱补贴,我们肯定不希望用户拿回家就放起来,那样我们这些钱就白补贴了。我们内部会看一个数据就是用户的留存。我们在使用手机APP的时候,如果把流程划一条曲线,横轴是时间,纵轴是活跃度的话,所有的APP基本上都是单调下降。第一天装APP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用,第二天一部分人,第三天就已经忘了。只有少数的APP可以下降之后维持一个稳定。

我们在智能音箱上看到了一个特别奇妙的“微笑曲线”,就是下降一段时间之后,在一定时间段又往上升;用户用得越多,反而使用频率增加,时长增加。这样的曲线让我们有了非常大的信心,相当于用户不是用的时间越长不用了,而是用的时间越长就形成了黏性。在智能音箱上发现这个“微笑曲线”之后,我们很欣慰,跟用户找到了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