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检察院“一三四”工作法落实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

记者 赵红旗

“您的来信我们收到了,下一步,我们会把处理情况及时告知您……”接到检察院干警的电话,宋某有点意外。他寄给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吴文立的信,5天就有了回复。

“我写信就是看看检察院重不重视,如果没有音讯,我就准备去驻马店市检察院当面向检察官反映情况。没想到一封信就让我省去了奔波之苦。”5月20日,宋某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宋某给吴文立写信反映的是泌阳县人民检察院批捕的一起案件。吴文立接到来信后,当即批转给泌阳县检察院检察长田冬松,并安排干警进行程序性回复。

由两级检察长直接阅处群众来信是河南省检察院全面推行“一三四”工作法的一个缩影,从而推动群众来信“7日内程序回复和3个月内办理过程或结果答复”制度落地见效。

今年初至5月10日,河南省检察机关已在7日内回复群众来信3196件,其中,属于检察机关管辖的1971件,已办结答复594件。

“办信也是办案,办信更是办民生。我们要像办案一样办理群众来信,使‘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真正落到实处。”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顾雪飞说。

检察长阅处群众来信成常态

“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制度推行以来,每天下班前,顾雪飞都会把案头的群众来信阅处完毕,从不过夜。在他看来,一封来信对于检察机关而言,可能只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对于写信的群众而言,却饱含了他们百分之百的期盼和希望。“小信件”办理联系的是民心民意、体现的是工作作风、践行的是为民宗旨。

河南省检察院率先出台《河南省人民检察院群众来信办理工作暂行规定》等制度性规定,要求全省各级检察长从站稳以人民为中心根本立场、大力提升检察公信力的高度,来认识、把握和推动群众来信办理工作,从机制上确保“一三四”工作法落实到位。

“‘一三四’工作法,即实施‘一把手’工程、成立三个中心、建立四项制度。全省检察机关通过‘一把手’工程提高思想认识,强化部署推动;通过三个中心实现分类办理,提质增效;通过四项制度规范流程,落实责任,从而推动群众来信‘7日内程序回复和3个月内办理过程或结果答复’制度落地见效。”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广军介绍说,“如今,由检察长对群众来信逐件审阅处理,已成为常态化工作。”

据悉,河南省检察院成立的三个中心即群众来信处理中心、网络信访处理中心、群众信访督办中心,专门负责群众来信的受理、分流、回复和督办工作,推进了“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工作精细化运转,不仅提高了省检察院群众来信受理、分流、回复效率,还大大提高了转办分流信件的办理、答复质效,有效解决了以往群众来信办理周期过长的问题。

建立的四项制度则是群众来信办理制度、群众来信集中审查分流制度、群众来信办理工作联络员制度及周报告、月通报、季点评制度。为提高群众来信接收处理效率,省检察院党组研究决定,群众直接寄送的和省检察院领导个人接收的所有群众来信,统一交第十检察部集中拆阅,按照相关规定分流处理。省检察院机关各部门和市县两级检察院均明确一名群众来信办理工作联络员,负责本部门、本单位承办的群众来信的接收、办理情况汇总及相关协调督办等工作。第十检察部在回复群众时,将信件分流情况及接收部门联络员手机号码一并告知来信群众,方便群众询问后续办理情况。省辖市级检察院每周、省检察院机关各部门每半个月报告本单位、本部门群众来信回复及办理工作进展情况。

所有群众来信办理全程留痕

“每天收到少则十几封多则数十封群众来信,除了拆封、登记,还要逐一对信件内容进行电子扫描、录入系统。”走进河南省检察院群众来信处理中心,第十检察部工作人员李玉彩正把收到的一大摞信件进行分拣,逐一拆封、登记。

“通过群众来信如果就把问题解决了,群众就不用到上级机关反映问题了,既节省精力和费用,又能倒逼检察机关改进工作作风。”河南省检察院第十检察部主任高保军说,为把群众来信回复办理作为打通司法为民、化解矛盾的“最后一公里”,河南省检察院对群众来信全部录入检察机关统一业务系统,信访材料、回复内容全部扫描上传,实现群众来信网上流转、全程留痕、及时办理。

为方便信访人,全省检察机关分别采取手机短信、电话、检察专递等方式予以回复。对回复内容,通过统一业务系统短信回复的,直接在系统内进行操作;通过自行研发短信回复平台、电话、书面等形式进行回复的,将回复内容上传统一业务系统,确保件件留痕。

对群众来信,河南省检察院要求当日信当日拆、当日阅、当日录入统一业务系统,从受理之日起,5日内提出分流处理意见,7日内回复信访人,承担办理责任的部门对来信群众实行“双告知”,即在接到转办信件时,告知来信群众信件所在环节、办理期限、具体承办人及联系方式。案件3个月内办结的,要进行释法说理;3个月内无法办结的,每月告知信件办理进展,直至案件办结。

“‘双告知’制度使群众对信件流转清清楚楚、办理过程明明白白,重信重访发生率明显下降。”高保军说,今年前4个月,全省检察机关重信重访总量同比下降58.8%。

小信件可以“破大题”解难题

吴某因土地补偿纠纷对公安机关不予立案决定不服,直接给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海奎写信,要求检察机关立案监督。刘海奎按办信程序交控申部门统一受理后,专门约见吴某,进行答复。

“听了刘检的解释,我明白了司法机关的决定并无不当,案件办得也没问题。一封信真是解除了我心头的疑惑啊!”吴某感慨地说。

“小信件可以‘破大题’解难题!”王广军说,办理群众来信看似是一项很普通、很具体的工作,而之所以要把这项工作提到这么高的高度,就是要以此为突破口,推动检察机关工作作风的全面转变,倒逼办案质效全面提升,把以人民为中心理念落到实处。

“把案件办准办好了,群众才会信服,群众来信才会越来越少,检察机关的公信力才会越来越高。”顾雪飞说,7日内程序性回复仅仅是“破题”,某种意义上说还属于“治标”范畴,在3个月内将办理过程或结果答复来信人,才是真正的“解题”或“答题”,必须在“治本”“求解”上下真功夫、硬功夫。从检察工作整体发展考虑,只有全面协调充分履职、严格依法规范办案、着力提高办案质效、切实践行为民宗旨,才是更高层面的“治本”之策。从这个意义上讲,“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工作既是“一把手”工程,也是全院性、全局性工作。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厅厅长徐向春到河南省检察机关调研督导后认为,河南省检察机关从机制上确保“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落实到位的创新性举措,值得推广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