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啊大地啊,现在的电视女主角都在干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影Sir喜欢去翻以前的老剧看。

越看越气。

因为能明显感觉到影视剧水平的下降。

特别是电视剧女主角的质量。

大女主变成了玛丽苏,现在的电视女主角们,都怎么了?

影Sir来总结一下,现在电视剧女主角的几种套路。

第一种套路:什么都不干等着男主男二来拯救的。

第二种套路:死命鼓吹女主角多么厉害多么专业,却整天不务正业谈情说爱的。

第三种套路:什么都别说了,猛就对了!

当电视女主角都陷入某种套路化的模式后,影Sir真的特别怀念那些,有血有肉有真情实感的大女主们。

去年在《橙红年代》中,影Sir惊喜地发现了王姬的身影。

她饰演一个复杂的双面角色。

明面上,她是一位成熟圆滑的商界女老板。

暗地里,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枭大姐大。

无需用夸张的肢体语言表达,王姬用自身的气场转换,在明暗面中切换自如。

王姬最著名的代表角色是《北京人在纽约》中的阿春,一个明艳大方的熟女。

阿春在纽约经营一家中餐馆,既能在店里招待客人,又能埋头在后厨洗碗。

她能开除私吞公款的服务生兼情人,也能和向自己的借钱的爱人讨要欠条,更有勇气表达自我。

是有多久没看过这么飒爽的女主角了?

可惜的是,老一辈的女演员们在影视剧领域备受冷落,角色也大多是婆婆妈妈这一类型,但有一个人证明,22岁是主角,59岁,依然可以是主角。

在《铁探》中,惠英红饰演总警司万晞华。

一出场,头也没抬,一句“坐坐坐,别浪费时间”,人物性格一目了然。

至于对手的挑衅,她也没在怕的。

毫不掩饰对权力的渴望。

成功上位后的洋洋得意。

但万晞华并不是一个单线条的人物,她在拼命上位的过程中,间接地害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在没人的地方,她才敢放声大哭,因为没人看到,她才能维护自己的地位和尊严。

哭完后,她立即起身,投入战斗。

能演出如此丰富的层次,全依赖惠英红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早年间的惠家是清皇族后裔,带着万贯家财迁居香港。

无奈家产被骗,三岁的惠英红被迫和妈妈一起在湾仔卖口香糖为生。

13岁时,惠英红去夜总会当舞女,后被星探发掘,加入邵氏电影,以《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一角出道。

也许是童年的经历造就了惠英红能吃苦的性格,她迅速以“不要命”的打女形象奠定自己的影坛地位,还凭借《长辈》拿下1982年第一届香港金像奖的影后桂冠。

本来惠英红可以凭借影坛中稀缺的打女形象一路顺风顺水地发展下去,可是,在惠英红加入的1977年,正是邵氏电影由盛转衰的时期。

李小龙在1973年骤然离世,让武打片慢慢冷却。由于本土意识的崛起,观众对脱离现实的武打片越来越嫌弃。而电视的普及,也给电影产业带来很大冲击

获奖后的惠英红也曾顺应时代改变戏路,出演多部文艺片。可惜,早年的“霸王花”打女形象过于深入人心,让她备受限制。

张曼玉、梁朝伟、刘德华、周星驰、陈可辛、徐克等人开启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新时代,但惠英红和她的打戏,被留在了上一代。

无奈,在90年代开始惠英红转入小荧屏,但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落差让这位曾经的绝对女一号倍感煎熬。

最终,情绪吞噬了她。1999年,30岁的惠英红尝试自杀,幸好发现及时,捡回一条命。

“既然上天不收我,不如积极地生存”。

惠英红也将自己的成绩留在了自杀前的上一世。这一世,她从零再出发。

《幽灵人间》、《妖夜回廊》让她重回观众视野,2009年的《心魔》中的神经质妈妈更是横扫各大奖项,包括曾给她荣耀的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再次登上舞台的惠英红泣不成声。

“我很想拿这个奖。拿了第一次之后,我风光了十几年,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会跌到谷底,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找我,不知道为什么逼自己进入死巷。我把自己藏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办好。我连放弃自己的生命都试过,因为真的不知道自己将来怎么样。但我现在很有信心,我知道我是属于电影的,哪怕是一天、两天,只要是好角色,我都会尽量做好。”

《僵尸》、《幸运是我》、《血观音》,这些影片不仅仅拿下多个奖项,也让年轻观众认识了这位影坛遗珠。

在《铁探》中,惠英红也为同年龄的女演员们做了个很好的示范,那就是,成熟女演员的戏路,不止局限于家长里短、婆婆妈妈

去年在《延禧攻略》中饰演太后的宋春丽,早年间出演了很多打黑剧。

她就认为中年人的戏很有看头,撑着影视剧的脊梁,可评、可点。“前些年《黑洞》、《黑冰》出了一批中年坏男人,我想,行了,这回我们也快有戏了。”

也许《铁探》的热播,就证明,中年女演员的春天,来了。

期待在影视剧中看到更丰富、更立体的女主角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