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疗中又遭病毒感染 四岁幼童艰难抗癌路

早期小若东眼角充血时的样子

当医生告诉小若东的父母,这种白血病经过治疗时有希望痊愈的,但得知后续的治疗费用需要将近伍拾万元以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再说出一句话,父亲潘宽益沉默了许久挤出了一句:“治,砸锅卖铁也治,咱家孩子一个不能少!”今年的四月份廖若东开始眼眶出血,脸色泛黄,家里人都以为只是营养不良而已。可到了四月十一号的时候病情突然加重,家人带着小若东来到河池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就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由于当地的医疗条件有限,当时医生建议转移到大医院进行治疗。在病情稍稍稳定后,家人在四月十四日半夜就把小若东带到了广州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进行治疗,终于通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小若东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姐姐与小若东合照

四岁的廖若东出身在广西宜州市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潘宽益是工厂的一名建筑工人,每个月工资不过三千出头。廖若东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前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不满一岁的妹妹。平时母亲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父亲则是去外打工维持家用,对于一个农村的五口之家来说日子虽然清贫可也算温馨。(点击公益链接【4岁重症血癌娃盼救】,帮助小若东渡过难关)

治疗费部分清单

就在大家都觉得一切都慢慢好起来的时候,化疗过程中的小若东竟然又被病毒感染,病情危急的小若东只好转入ICU(重症监护室)进行隔离治疗,父亲为了照顾小若东也只好辞去了工作来到医院陪护。面对每天千元的高额治疗费用,家里仅有的伍万元积蓄在两个星期时间就已经见底,好在亲朋好友及时伸出了援手才让小若东得以继续治疗。

母亲探望ICU内的小若东

由于是重症监护室,所以父母只能在一三五进去探望小若东,母亲每次探望的时候总是最早的一批,不仅仅是只希望能多陪陪躺在病床上的孩子,还因为早上是进行穿骨治疗和打针的时间,母亲希望自己陪在一旁多少会让小若东好受一点。每次看见孩子因为疼痛大哭母亲就心如刀绞,自从得病以后孩子不仅头发掉光了、身体也更虚弱了,而且关节疼的连路都走不了。更让她揪心的是原来活泼开朗的孩子,现在已经变得沉默寡言,而且还害怕陌生人。在不能探望的时候,母亲只能透过窗子看着小若东在病房中哭泣,而自己只能在外面偷偷抹泪。

躺在病床上的小若东

虽然被悲痛所折磨,但是廖若东一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希望,在老家的姐姐每天都会用视频电话来询问弟弟病情,想来医院看望弟弟,对着弟弟说着加油鼓劲的话,还把自己喜欢的玩具积木和平时攒下来的零食都让父母带给了弟弟。而母亲则是探望时在病床边上陪着小若东,一直和小若东畅想着当他病好了之后回去幼儿园和老师、同学一块玩耍,仿佛小若东的病明天就能好一样。

父亲正在给小若东喂饭

当我们问起今后的打算时,父亲潘宽益刚给小若东喂完饭。他说现在一切以孩子为主,等孩子病情稳定了自己也要回去外面打工了,周围能借的也都借了,家里面毕竟不能没有经济来源,父亲潘宽益说道这里疲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现在治疗只时刚刚开始,后续至少还需要伍拾万元的治疗费用,要完全治愈更是一笔“天价”治疗费,但是潘宽益说只要不放弃希望,他相信自己的孩子会重新健康的站起来。

如果您愿意献出一份爱心,请点击【4岁重症血癌娃盼救】,为小浩霖这样的大病家庭筹款,帮助他们早日渡过难关。

您也可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4岁重症血癌娃盼救】进行捐赠,感谢您的爱心。更多后续进展,请继续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