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商用渐进,各地加速推进5G建设

5G改变社会的美好愿景和上万亿的经济产出让人充满期待。而随着5G脚步越来越近,各地围绕5G的项目遍地开花,产业链上下游的运营商、芯片和终端厂商也正做好冲刺准备。

各地纷纷推动5G项目上马

5G火车站、5G智慧高速公路、5G地铁站、5G自动驾驶示范区、5G电话……进入2019年,全球正式迎来了5G规模商用部署的“风口”,中国各地围绕5G的项目也遍地开花。

5G的革命性在于实现了从移动互联网扩展到物联网。3GPP对5G三大应用场景的定义为eMBB、mMTC和URRLLC。其中,eMBB对应的是3D/超高清视频等增强型移动宽带,也是大家所熟悉的移动互联网场景;mMTC和URRLLC都属于物联网场景,其中mMTC对应的是大规模机器类通信,而URLLC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延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作为同时被三大运营商进行首批5G布局的重要城市之一,上海的5G布局领先全国。

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上海积极探索5G在制造生产、交通运输、教育医疗等众多领域的应用,目前已累计建设5G基站近500个,首个5G手机对话在沪拨通,上海成为全国首个5G试商用城市。

根据上海的规划,到2020年,上海的目标是累计建设3万个5G基站,实现5G网络在全市的深度覆盖。

在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当天,上海电信宣布将携手各方共同构建开放产业生态,在上海已经实现“万兆到楼、千兆到户”光网覆盖的基础上,加快推进5G网络建设,至2020年基本形成一张覆盖中心城区和主要城镇的5G移动千兆网络,从而将上海全力打造成5G+宽带的“双千兆之城”。

除了上海,各地政府对5G也寄予厚望。5月15日,广东省正式公布《广东省加快5G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文件指出,到2020年底,珠三角中心城区5G网络基本实现连续覆盖和商用;全省5G基站累计达6万座,5G个人用户数达到400万;5G产值超3000亿元;5G示范应用场景超过30个。到2022年底,珠三角建成5G宽带城市群,粤东粤西粤北主要城区实现5G网络连续覆盖;全省5G基站累计达17万座。

同样在5月15日,山东联通召开“5G试验网开通暨5G智慧家庭全生态新闻发布会”,在全省16地市正式开通5G试验网。

5G于2017年首次被写入两会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将基础设施列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

在今年各地举行的两会上,5G和AI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亦成为地方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内容。其中,北京3次提到5G,可见其重视程度。

各地纷纷拥抱5G,但目前进展最快的还是三大运营商的试点城市。去年12月,中国移动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在中国移动5G创新合作峰会上表示,中国移动在全国有17个实验城市。其中在杭州、上海、苏州、广州、武汉5个城市进行5G规模实验,在北京、成都、深圳、青岛、天津、福州、武汉、南京、贵阳、沈阳、郑州和重庆12个城市开展应用示范。

中国联通计划在北京、雄安、沈阳、天津、青岛、南京、上海、杭州、福州、深圳、郑州、成都、重庆、武汉、贵阳、广州和张家口17个城市进行5G试验。

中国电信则准备在北京、雄安、深圳、上海、苏州、成都、兰州、南京、福州、重庆、杭州、海口等17个城市进行试验。

共探5G商业模式

技术革命带来全新的商业模式变革。5G是万物互联的时代,但没有企业敢打包票已经找到“杀手级”的应用,产业链上下游仍在共同探讨5G商业模式。

根据中国信通院预测, 预计2020~2025年期间,我国5G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6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3万亿元,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约24.8万亿元,间接带动的经济增加值达8.4万亿元。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邓泰华表示,今年是全球5G规模商用的元年,全球5G发展超出了预期,“海外陆续会有多个5G网络会发布商用,包括在韩国、美国以及欧洲和中东一部分国家,但是全球5G产业能不能成功还是要看中国,因为现在5G海外商用规模还都不大,比如韩国一个运营商全国就十几万个站,相当于中国一个中等省份;而美国主要用毫米波,和全球主流的也不一样。”

虽然5G快速发展,但是电信运营商和产业链上下游仍在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和落地的应用。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今年一季度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指出,“5G现在大家感觉有难点,但从长远来看,建得好不是5G的目的,用得好才是5G真正的目的。

“5G不仅仅是简单的流量收费,要有复杂的计费模型,为不同的时延、不同的安全等级、不同的场景、不同客户的质量来提供不同的计费手段,没有计费就没有商业模式,没有商业模式5G投资回不来,5G投资回不来就没有未来。”亚信董事长田溯宁在一次行业论坛上表示。

“从目前的趋势看,5G的投资确实很难变成利润,2G是语音经营,3G和4G是流量经营,流量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5G赚钱模式需重新考虑。”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毕奇认为,推动垂直行业的发展需要变革思维,能否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将是决定未来5G成功与否的钥匙。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则在近日的一场论坛中表示,“面向垂直行业,对应用需要跨越的障碍,大家准备是不足的。”

“比如说,5G远程医疗手术,所有的利益相关方怎么分配利益?谁付钱,怎么分钱?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面向垂直行业应用的障碍非常大。我承认前景非常好,但我们不要忽略了它所面临的上述挑战。”胡厚崑表示,在5G时代如何调整商业模式方面,做好了可能意味着无穷的商机;如果做不好,现有很多玩家最终将被颠覆,甚至消失。

不管是电信运营商、设备商还是芯片公司、终端公司,与此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相比,5G时期产业链更加强调合作共赢,共同构建生态。同时,通信行业也在更多寻求与各垂直行业融合协作,共同探索5G的产业价值。

去年中国移动5G创新合作峰会上,中国移动联合一系列合作伙伴推出了包括“智慧5G”、“先机5G”及“炫彩5G”三大项目及行动计划,分别从网络实施、5G手机等终端以及和各行业的融合协作三方面发展5G。“绚彩5G”是指中国移动将通过应用示范、基金扶持、打造5G联创中心孵化器等方式,联合各行各业共同构建全新5G生态。

今年4月,中国联通宣布成立了“5G应用创新联盟”,联盟成员来自新媒体、工业互联网、车联网、医疗、教育、旅游等领域的数十家前沿公司,并与西班牙电信集团(TEF)、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法国电信集团(Orange)、英国电信(British Telecom)等多家国际知名运营商和数字服务供应商共同开启了“5G国际合作联盟”,共探5G漫游产业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