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后曾轶可

最新一期的《我是唱作人》中,曾轶可以一首《不明物体》点燃全场。

她不仅唱,还要弹琴,还要打鼓,最后在浓重的喘息声中给了歌曲一个迷幻又旷远的结尾。

除了这些花哨的形式,其实最打动我的还是旋律和歌词。

月球的背面,无人的禁区

藏着生命

夜空闪亮,飘忽在星际的

不明物体

坚硬的外壳,柔软的内核

难以捉摸

拥有孩童的声音,成熟的身躯

难以辩驳

其实这首歌的歌词因为种种原因被改动了很多:

大家可以看看原版的MV,只听前奏的时候就仿佛一下子置身于星际宇宙,想象力爆棚。随着歌曲的深入,整个人的情绪都掉入了无边的黑洞,最后孤注一掷、热泪盈眶。曾轶可的表演也非常动人,整首歌暧昧痛苦绝望阴冷,但又有一丝奋不顾身的希望,让人起鸡皮疙瘩。不过题外话是这首MV成本真低啊,在沙滩上摆个笼子,换两套衣服就拍完了……

虽然经过了删改,歌曲的意境大打折扣,但是曾轶可这段8分钟的表演依然算得上那期节目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回头看看曾轶可贡献出的五首歌,每一曲都基本上是高水准地呈现,无论是作词还是编曲,都有着让人惊叹的力量。

第一期的作品《彩虹》。

其实就算没有这档综艺节目,曾轶可在业内也已经很有名气了,就像高晓松当年说的:“曾轶可在我们行业内没有争议。”言下之意,业内承认她的才华,所有的争议都是大众给予的。

但是,正是由于《我是唱作人》这档节目,让更多的人对她有了巨大的改观,这其中也包括我。

同时对曾轶可本人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以前一直特立独行、偏小众的她近期屡屡登上热搜,似乎要从“独立”走向“流行”。

更让人感慨的是,自从2009年那个炙热的夏天之后,这个来自湖南小城的普通女孩就飞速地改写了命运。

选秀综艺滚滚而来十多年,多少男孩女孩浮浮沉沉,而曾轶可是为数不多的、掌控了自己命运的女孩。

当年那些为她争辩的人,为她摇旗呐喊的人,或狠狠踩她入深泥的人们,也在冥冥之中,和她一起经历了这前所未有的十年。

曾轶可的人生在2009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之前的她,是个不起眼的女孩,家在湖南,大学在东北,也不是什么名牌大学。自己呢长相一般,成绩平平,唯独性格倒是蛮好的。

但有一点她却隐藏得很深,她的同学们都不知道她会写歌,大家对她的评价是:“很普通的女孩,没什么特别的。”

后来有粉丝扒出了她当年在吉林华侨外国语学院的活动影像,确实很普通,配音大赛时甘当绿叶,班级活动中跳着不知所谓的舞步,就是大学校园中一抓一大把的那种平凡女生。

唯一有点苗头的是,当年的她非常热衷于参加选秀。

有一次在台上唱了gala乐队的《young for you》,唱到一半因为走音太严重被老师叫停,曾轶可下舞台时又想起了一件事,懵懵地说了句“I have a dance。”然后自顾自回到舞台中央跳了一段类似于出洋相的太极舞。

嗯,放在今天来看,这很曾轶可。

从这一点上来说,曾轶可又是那种天赋异禀的女孩,她抗压能力超强,同时又自命不凡,时常活在自己的小宇宙里。

她在留言本上曾写下“我注定不平凡”这样的豪言壮语。

尽管一次次地被嘘走音,选秀几乎没有成功过,但曾轶可仍执着地要来参加“快乐女声”,在2009年,终于踏上了命运的高速列车。

2009年,是《快乐女声》元年,之前的它叫《超级女声》。2004年开办的“超女”,是电视史上值得铭记的大事件,影响力席卷全国,诞生了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这样的明日之星。

到2009年的时候,选秀综艺多少有些审美疲劳,选手同质化也很严重。要么就像张靓颖、叶一茜那样长发飘飘,走实力加美貌路线,要么就像李宇春周笔畅那样中性打扮,突出个性与潮流。

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又特别又新鲜的模样了。

2009快乐女声十强。

曾轶可一开始是以后者的形象出现的。

但曾轶可一张嘴,却呈现出截然相反的气质。

她其实并不中性,相反,她却非常小女孩、非常细腻,执着于微小而细碎的感触,唱着“一个人的时候不是不想你,一个人的时候只是怕想你”这种独自神伤的小调调。

按说曾轶可这样的唱功和资质,别说全国十强,恐怕沈阳赛区都出不了圈。但她身怀利器,这利器就是她的创作能力。

一路上,她全都是唱着自己原创的歌,唯一一次唱别人的歌《小情歌》,也给改编了很多,那次改编被高晓松高度赞赏。

如今风浪已过,回归平静的时候,我们再拿出来她当年写过的那些句子,也会心底一阵惊呼——这个19岁女孩的心思,还真的是凌冽又丰富啊!

我最爱的就是那个天使

爱到可以去死

爱到整个世界 灯全熄灭

最后还要给你体贴

——《最天使》

我还是个孩子

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玩具给你、糖果给你、我还是爱你的

我还是个孩子

给我个电话好不好

虽然我脸上不屑口上随便

可是心里

好想要

——《还能孩子多久》

实话实说,当年曾轶可的现场还是颇为惨烈的,走音又忘词,颤音抖抖的,唱功不行,吉他弹得也一般。

但她又确实灵气逼人,创作技能满分。充满争议的曾轶可一路跌跌撞撞,最后杀进了全国十强。

这其中当然有人质疑、有人力挺。

扛起批判大旗的是评委包小柏。半生浸淫在台湾唱片制造业中的他,习惯了流水线包装艺人,他可以一眼看得出这个人是不是具有商业价值、是不是会被大众接受和喜欢。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曾轶可,只要曾轶可上台,他的脸就又黑又臭。

二十强突围赛里,包小柏对曾轶可表示了毫不留情的批评,句句诛心啊,也不管站在台上的19岁的女孩能不能撑得住。

曾轶可改编《小情歌》之后,高晓松大为赞赏,包小柏却画了两张图。

原话是:

你就像一个四平八稳、木造的房子,在这个地平线上。但是木造的平房,因为你没有地基,所以只要狂风暴雨一吹,很容易夷为平地。

一路走来,你运气真的很好,高楼大厦就像其他的选手,狂风暴雨在吹的时候,有人帮你挡着。除非他们一栋一栋倒掉了,才会影响到你,这就是你现在的状况。

曾轶可最终进入全国十强,对于这个结局,包小柏壮士断腕般地宣誓了“她留我走”,然后愤而离场。

力挺曾轶可的也有,最著名的是高晓松和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

高晓松说曾轶可是“一流的作词”,他毫不掩饰对曾轶可的欣赏,对她写的的词会反复推敲、赞赏,也对她极为保护,很诚恳地给过建议。

你像一个特别怪的木桶,有一根板特别长,就是你的创作,但是有两块板实在是太短了,尤其是吉他,吉他比你唱得还要差。所以你要加倍地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漂亮的、能用的大木桶。

现在可以预见,我们都不缺少优秀的歌手,我们缺少的是像曾轶可这样安静的作者,来写又一代人的爱与愁。

沈黎晖则为了保曾轶可,和包小柏正面刚了七八个回合,他也极为固执,认定了曾轶可是难得一见的璞玉,坚持力挺她——“我们乐坛需要多元化”。

高晓松对于沈黎晖与包小柏的battle也给出过一次挺好玩的回应:

大陆有拿音乐当艺术玩儿的传统,港台则拿音乐当商品痛加生产。

沈黎晖十年来默默做的贡献是我们极其敬佩的,他是中国原创音乐最执着甚至是偏执的推手和战士。

在革命事业最艰苦的岁月里宁可带领一群摇滚青年打游击也不下山向地主老财投降的忠贞好同志。

虽然戏谑口吻,但是惺惺相惜是有的,也顿时产生了“高山流水觅知音”之后的喜悦。

观众们的态度也是两极鲜明,喜欢她的,都以“可爱多”自居,迅速地形成了曾轶可的粉丝群;反感她的,叫她“曾哥”、“绵羊音”等等,也会在论坛里把高晓松和沈黎晖骂个半死。

不管怎样,曾轶可始终是红了,成为了一种现象,成了一个巨大的话题。尽管这“红”里面带着很多恶意。

快女第二年的草莓音乐节上,万人烧香膜拜“曾哥”的画面历历在目。曾轶可唱歌的时候,嘘声、笑声、嘲讽声此起彼伏。

20岁的曾轶可不为所动,面带微笑,淡淡地唱完全场。

也是那一年的草莓音乐节,高晓松带着刚刚新婚的娇妻徐粲金亮相,被媒体追逐狂拍。

而沈黎晖就是“草莓音乐节”的主推手,此后,他带着他的摩登天空开始了爬坡的征程。

2009快女已经慢慢远去,带来的波澜也渐渐平息,各人都有各人的路要走。

但也甚是奇妙,2009年这场“快女”,似乎成了某种玄奥的契机和起点,这三个人面对了潮水一般的质疑,但各自的事业也同时踏上了加速飞升的旅途。

高晓松2009年接下《快乐女声》评委的时候,大概是本着好奇和有趣的心态试一试这份新工作好不好玩,初试之后感觉不错,很快又接下了《中国达人秀》、《快乐男声》的评委,风生水起。

谁想到乐极生悲,两年后醉驾撞人,锒铛入狱。

可是,高晓松大概是明星公关史上的奇葩案例,他出狱之后没有迎来事业低潮,反而关注度和粉丝更多了。

此后,高晓松游走在互联网音乐产业链中,搜狐、新浪、优酷、爱奇艺全呆了个遍。新东家、老东家、老老东家,都没出去过一条街。

从2012年的《晓说》开始,高晓松又成了脱口秀领域的标杆,此后就是《晓松奇谈》、《奇葩说》,一路嘚啵嘚,声誉日盛。

一把折扇一张嘴,高晓松终于找到了除了音乐之外最为契合的职业。

见过高晓松本人的人,基本都会形成共识,那就是惊讶于他滔滔不绝的口才,还有通晓古今、雄才奇辩的能力,脱口秀应该就是他最佳归宿。

后来加入阿里,帮马云写歌,再之后就又回归自由身,闲来无事就常居美国,写写剧本,搞搞翻译,真正是“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

这十年里,高晓松的状态是惬意的、舒展的,他欣赏的人都是有才华的,曾轶可、朴树、马伯庸等等。

相较于高晓松的快意江湖、闲云野鹤,沈黎晖则有更大的野心,做音乐和做生意都要成功,凭借一己之力成了乐坛的大佬级人物。

当摩登天空准备开第一场草莓音乐节的时候,沈黎晖还要打个出租车,从海淀奔波到朝阳,然后仔细算算一场音乐会要赔多少钱。

如今,音乐节已经开到美国去了。

经过十年征战,沈黎晖的“摩登天空”已经成了国内最大的独立音乐的孵化场,有50%的摇滚乐出自摩登,沈黎晖也成了“引路人”一样的存在,成了音乐人最信任的品牌。

他同样有一套自己的审美,不符合自己审美和兴趣的东西他一概拒绝。

“我们是一间按兴趣办事的公司”

“摩登天空拓展的所有业务,都需要尽可能地跟沈黎晖感兴趣的事情发生更多的联系。”

“我们不追求市场份额,不管怎么样,网红和女团是肯定不会签的。”

这样一想,当年对曾轶可的坚持正是出于这股执拗的劲头吧。

说来也有趣,像沈黎晖这样硬颈、坚持自我、坚持优秀原创、坚持真正好的东西,错过了很多资本,赔了很多年的钱,也不追求上市。

但是慢慢就变成了最坚不可摧的竞争力,“摩登天空”四个字就成了优质原创力的品牌,成了音乐人的金字招牌。

摩登天空的号召力有多强?别的不说,光是曾轶可签约摩登天空的时候,粉丝用的形容词是“普天同庆”。

那么曾轶可呢?

曾轶可的十年里没有什么轰动的新闻,但她从不曾远离。

十年时间,曾轶可发了五张专辑,写了56首歌。其中有三张专辑是高晓松制作的。

曾轶可先后创作出版了专辑《Forever Road》(10首歌,制作人高晓松)、《一只猫的旅行》(12首歌)、《会飞的贼》(10首歌,制作人高晓松)、《25岁的晴和雨》(10首歌)、《Anti!Yico》(11首歌)。

其中有一些歌词仍旧是惊鸿一瞥,才华横溢,让人心头突然就湿漉漉地伤感起来。

没有源头没有电流没有位置够

我是第三盏灯

没有醒透没有入喉没有人带走

我是第三杯酒

没有入口没有电梯没有门把手

我是第三号楼

……

你是如此特别,如此特别,

被你伤害,竟留下幸福感觉

——《三的颜色》

和天娱期满之后,曾轶可毫不犹豫地签了沈黎晖的摩登天空。谈起两个人的合作,沈黎晖云淡风轻:

她一直挺好的,我们也不需要聊,挺心有灵犀。她的约到了,我说签摩登呗,她说嗯。

有十年了,没想到会真正做这件事,她也等了很久,有一点点互相证明的意思吧,因为现在签下了她,是对当初的她最大的认可。

曾轶可是草莓音乐节的常客,几乎年年不落。

十年里的曾轶可,一直闷着头写歌,写出了很多歌,停留在创作力的巅峰状态。

签了摩登天空之后更是如鱼得水,歌曲的境界也不再纠缠于小女孩的敏感与多愁,写出了《雌雄同体》、《彩虹》这样意境深邃、力量感深沉的歌。

写歌也不追求市场反应多么热烈,多么流行,只写自己真实的心情、真实的感触。

十年的时间里,骂声渐渐退潮,理性回归,曾轶可的才华开始被人们承认。

十多年过去,当年的粉丝依旧是铁粉,当年力挺她的人也依然坚持己见,把曾轶可视为珍宝,然后,又增加了一些新的粉丝。

罗永浩当年是曾轶可疯狂的歌迷,微博名“罗永浩可爱多”用了很多年,还自掏腰包帮曾轶可歌。

十年中,她当然也有一些隐秘的传闻,可是不管怎样,写歌最重要,曾轶可似乎从不被外界的声音左右。

快女时和潘辰的惊人一吻。

和刘亦菲关系亲密。

和郭碧婷也是好朋友。

至于这些传闻是真是假,我想,还是从她的歌里找答案吧!

总之,漫漫十年,曾轶可有一个青涩的起点,经过了历练与成长,现在的她看起来更像一个无所畏惧的女人。

19岁的她就展现了极为成熟的心智,面对如潮的骂声,她羞涩地说一句,难过一下就好了吧。

十年之后,当然也是有点社恐,但不管怎样,更加百毒不侵,舆论再也不能奈她怎样。

她非常清醒,骂声也好、热爱也好,一切都会过去,能留下来的,只有自己写过的那些歌。

十年来,曾轶可和高晓松、沈黎晖一直保持着淡淡的交情,说不上多么热络,高晓松许多年不和曾轶可联系,突然就接到了她的微信,还特意发了个微博感慨一下。

但即便如此,这三个人,依然是同类,那种不需要过多表达什么的同类,一切理解和懂得,全都融进歌里就好了……

曾轶可这个女孩,确实蛮有趣的。

当年的她如此弱小,19岁的年纪,一个人站在世界的风暴中心,可她那么淡定,再恶毒的话也不会令她生气。

19岁的时候又那么清醒,知道自己“需要学习”,但又坚定地说“不会丢掉自己的东西。”

面对包小柏的严厉,她觉得“这算不了什么”。

主持人问她怎样评价包小柏,曾轶可羞涩地说:

你很难想象,一个女孩最在意自尊的年纪,经受了那么多的非议后,还对这世界如此善良和包容,甚至有种随他去的洒脱。

这不仅仅是酷,更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把一切尖锐都消融,把一切负面都沥掉,只是心无旁骛地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也许这一切都源于热爱和自信,我本来就是“注定不平凡”的人啊,我很擅长写歌啊,我写歌又快又好,很快乐又有成就感,自己知道就好了,管别人怎么说呢。

只是,创作这件事终究是孤独的,是一个人的舞蹈。

《唱作人》之后的曾轶可,获得的关注和光环更多,是不是还能坚守初心就真的不好说了,但愿真的能像她说的那样,写到死吧。

曾轶可的十年逆袭,让我们知道了:不要轻易给别人贴标签,更不要轻易地去评判一个人或一件事,因为有些事情,需要将时间拉得很长,才能看清它的本质。

曾轶可也让我们看到,一个人有着天生热爱的事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热爱产生勇气,产生能量,足以让一个柔弱的女孩百折不挠。

最后,曾轶可也让我们深深地欣慰,这个世界并非粗俗不堪,总是有一些人“偏执”地坚持着美好,坚持着内心的一些东西,纯粹的幸福或悲伤,用干净的眼睛去打量这个世界、讲述故事,用呕心沥血的作品带给所有人感动。

原创不易,我们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这些还有着赤子之心的创作人。世界终会越来越美,一起加油,y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