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意识形态争论应当远离华为

中国社会应当高度尊重、体谅华为,以该公司需要的方式支持它,而不应让它背负与它作为商业公司承担不起的过多道义责任。

任正非上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以来,他的谈话传播很广,激起强烈反响。任正非的谈话记录下来有两万多字,内容相当广泛,但最核心的内容大概是两点:一是国家的未来的前途在对外开放,民粹主义有害,他面向苹果公司所表达的谦逊态度可以看成这方面论述的标志。二是要坚持且理性对待自主研发,华为要与美方在“山顶”上交锋是这方面的标志性阐述。

任正非上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

应当说,任正非的谈话展现了他作为国际化大企业家的宽阔胸襟,以及他和华为公司当下面对国际经济和政治风暴时的一份非凡理性。他的世界观在改革开放的中国是非常主流的,而且由于这一世界观经历了当前风暴的洗礼,尤其显得真诚、坚定,有感染力。

在任正非谈话之后,互联网上出现海量讨论,绝大部分都是表达对他钦佩和支持的,但也有一部分在赞扬任的同时,重点放在了引申他的意思上,表达评论者对中美贸易战中方策略的意见,以及做各种吐槽。不过这与任正非的谈话实际没多少关系了。

我们认为,任正非领导华为在中国现阶段的条件下可谓走了最远,华为团队对改革开放的资源和潜力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挖掘,取得了成功。同时他们对高处不胜寒的感受也是最刻骨铭心的。任正非的谈话充满了时代的正能量,他对爱国主义的认识非常丰富、厚实,那种认识与华为的经历和成就紧密交织。

任正非也指出了包括科研和教育领域在内的一些问题和弊端,华为团队是克服、超越它们的积极实践者,这支团队百折不回的精神是他们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的真正秘诀。

对任正非谈话的议论潮总体上也是积极的,这当中形成了对华为战胜美国封锁的更多信心,也汇聚了冷静看待中美贸易战的更多理性。中国不能被美国的打压逼向收缩和封闭,我们要以更宽阔的胸怀和更加实事求是的策略应对挑战,任的谈话显然有助于中国全社会加强这样的信念。

在此也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社会现在有部分人对因贸易战出现的问题怨天尤人,更有少数人总想证明是中国错了才导致美方的种种打压,而且鼓吹中国应该更加彻底地向美方让步,那些人也想蹭任正非谈话的热点,然而他们的主张与华为的理念和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无论在哪个语言和思想体系中,斗争游戏都包括包装、截取他人讲话为自己的目的服务这一款,任正非已经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以后的谈话被这种力量“为己所用”的情况恐怕少不了。

理性的爱国主义毫无疑问是中国、也是世界各个大国的正面资源,在今天的中国存在将爱国主义搞成极端民族主义,和用所谓“普世价值”瓦解爱国主义、找各种机会嘲弄爱国主义这两种互斥的倾向,我们认为它们都是错误的,其中任何一种倾向试图绑架华为都对这家高科技公司非常有害,相信也不会受任正非和他的团队欢迎。

华为就生存在极其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它需要充分的智慧,也需要坚韧不拔的精神。中国社会应当高度尊重、体谅华为,以该公司需要的方式支持它,而不应让它背负与它作为商业公司承担不起的过多道义责任。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争论应当远离华为。

(本文系《环球时报》社评,原标题:中国的意识形态争论应当远离华为)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