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下一个金棕榈奖导演何时能出现?

网视导读:5月25日,第72届戛纳电影节正式闭幕,获奖名单如下。

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奖项

金棕榈大奖:《寄生虫》

评审团大奖:《大西洋》

最佳导演:达内兄弟《年轻的阿迈德》

最佳男演员:安东尼奥·班德拉斯《痛苦与荣耀》

最佳女演员:艾米丽·比查姆《小小乔》

最佳编剧:《燃烧女子的肖像》

评审团奖:《悲惨世界》《巴克劳》

特别提及:《必是天堂》

《寄生虫》收获官方和观众双重好评

今年戛纳电影节上由奉俊昊执导的韩国电影《寄生虫》斩获“金棕榈”大奖,而且是全票当选,可谓实至名归。这也是韩国电影史上的第一座“金棕榈”。影片讲述全家都是无业游民、集家族众望于一身的长男基宇去到IT企业朴社长家里面试补习老师的同时展开的出人意料的故事。

《寄生虫》在戛纳放映后,外媒对该片好评如潮,《综艺》评价说:“《寄生虫》从各个方面来看都堪称完美,是真正强有力的金棕榈候选者。”《Indiewire》评论说:“这是奉俊昊最好的电影,没有之一。”

目前,这部影片在IMDB评分9分,烂番茄新鲜度97%,豆瓣开分9.1。在国内也可以看到许多观众的好评:比如豆瓣网友老末说:“奉俊昊对底层人民有怜悯,他没有把底层人民的故事当做文化工具和个人背书的筹码。”

从剧情介绍和目前的观众评价来看,《寄生虫》和去年提名金棕榈奖的《燃烧》一样,都是讨论韩国社会阶级差异、贫富差距的作品。

与《燃烧》的含蓄、压抑不同,《寄生虫》是一部高密度以及不断转折的故事。从片名就可以看出影片在进行讽刺。而通过两个身份地位悬殊的家庭生活的展现,更直接展现了为什么同一个社会能有如此大的阶级差异:有些人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而有些人却只能寄托于别人生活。

奉俊昊说:“阶级之间的这种冲突,或者称之为富人和穷人的两极分化,是一个世界范围的问题,也是在韩国正在发生的事情。这部电影涉及收入不平等的问题,但它也是一部犯罪惊悚片和一部黑色喜剧。”所以,《寄生虫》关注社会贫富差距但又不止于社会差距这一点。

这一届的戛纳电影节有许多佳作,比如颁奖前被人认为头号种子选手的昆汀的《好莱坞往事》;讲述非法移民故事的奇幻灵异类型片《大西洋》;和现实激烈冲突的新闻电影《悲惨世界》;大胆、尖锐现实主义题材的《年轻的阿迈德》。评审团主席伊纳里图对《寄生虫》的评价为:“真正具有社会关怀的佳作”。可见,《寄生虫》不仅是韩国电影百年的胜利,更是类型片的胜利。

韩国电影行业对导演的高要求

韩国电影在中国可以说是屡受好评。从小清新的爱情片《触不到的恋人》《假如爱有天意》《雏菊》再到揭露社会黑暗的《素媛》《熔炉》《辩护人》《釜山行》,可谓好评不断,影响力也很大。

众所周知,导演对一部电影来说至关重要,而在韩国要想从事影视导演一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韩国的电影人想要成为导演,绝大多数都只能通过两个途径:

一,毕业于韩国最顶尖的电影院校,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中央大学导演系。二,真正在片场踏踏实实从打杂做起,一步一步做到导演。

现在太多数韩国新锐导演都是走第一个途径,也就是考取名校。比如《八月照相馆》的导演许秦豪、《晚秋》的导演金泰勇等,都是从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毕业的。《太极旗飘扬》的导演姜帝圭是从中央大学导演系毕业的。

考上电影院校只是第一步,要想从这里毕业可谓难上加难。以韩国的中央大学尖端影像大学院为例,该学校的学生在就读期间除了修满学分外,还需要拍摄4部短片。而拍摄费用需要学生自己筹备。拍摄完成并不代表毕业。

因为须满足三个条件中的至少一个:至少有一部短片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至少有一部短片在釜山、东京、上海等同级别电影节上获奖;能够拍一部进入院线放映的长片。

历艰难毕业之后,依然不能成为真正的电影导演。因为需要在剧组里从打杂、摄像或者副导演做起,还要不停的自己找剧本,写剧本,最后才可以被人叫一声“导演”。

韩国电影导演入行门槛如此之高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导演的综合素质和平均水平较高,所以,这也是韩国电影烂片少的重要原因。

《寄生虫》导演奉俊昊也是毕业于韩国电影艺术学院,此前拍摄过的电影作品分别是豆瓣8.7分的《杀人回忆》;8.3分的《母亲》;8.0分的《潮流自杀》;7.4分的《雪国列车》;7.3分的《江汉怪物》。

再反观国内电影导演的入行门槛,演员、歌手甚至主持人都可以去当导演,所以,烂片多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自《霸王别姬》在1993年第46届戛纳电影节夺得金棕榈奖之后,26年的时间里中国少有电影能冲击金棕榈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