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大通玩笑开得有点大,频繁蹭热点股价跌停,董事长背锅?

5月22日下午,一则“深大通暴力抗法、殴打证监会上门调查人员”的消息震惊了众人。正在人们难以置信之时,5月23日晚间,深大通公告承认“实锤”。随后的5月24日,深大通一字跌停。

但,深大通事件并未就此结束。在工作人员暴力抗法打伤稽查人员4天后,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5日26日连发两则公告,董事会公开致歉,并辞退三名涉事人员,而董事长袁娜同时引咎辞职。

5月27日(周一),深大通开盘再度跌停。直至此时,这个爱“蹭热点”的深大通,从2018年的区块链到如今多次攀上“工业大麻”概念,已经引发业内外包括深交所关注,深大通背后似乎的确“不简单”。

1

董事长引咎辞职

深大通再度跌停

首先,来简单回顾一下深大通事件:

5月22日下午,证监会4名调查人员按照计划前往深大通公司,向该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送达调查通知书。然而,公司相关人员不仅拒绝接收,竟然还对调查人员进行了言语辱骂和人身攻击,并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

一名女性稽查人员遭到严重抓伤,被送往医院处理伤口,最后执法人员拨打110报警,才保障了人身安全。深大通公司采取暴力,阻碍证监会稽查人员执法的行为,震惊了整个市场。

在24日下午的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就“深大通暴力抗法事件”回答央视财经记者提问。

高莉表示证监会稽查人员在执法过程中遭该公司的言语攻击、身体攻击,这种行为严重干扰了证监会的依法履职,严重影响了资本市场的正常的法治环境。

在事件愈演愈烈之际,5月26日晚间,深大通发布公告称,当天下午,公司召开第九届董事会专项会议,针对公司相关人员拒绝、阻碍证监会稽查总队工作人员依法履职的行为做出深刻反思与检讨。

同时提出五项整改措施,包括公司董事长袁娜引咎辞职,辞职后仍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立即辞退相关三名涉事人员等。

图片截自深大通公告

事实上,金妹儿了解到,袁娜并非深大通“卸任”第一人。

在5月22日下午,深大通内部职员在“暴力逼退”证监会稽查人员当晚,深大通董秘李雪燕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的职务,仍担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等其他职务,公司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事会秘书期间,暂由董事于秀庆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此后的多个工作日,深大通对外公布的证券部联络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另外,深大通实控人姜剑,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也不担任任何职务,其出生于青岛,任职青岛亚星实业董事长兼总裁,并通过亚星实业持有深大通7095.57万股。

据媒体报道,去年夏天,证监会稽查人员还曾在深大通控股方办公地青岛开展监督检查,也被工作人员拒绝配合。

种种迹象将这家本就“疑点百出”的上市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

从市场上来看,5月24日(上周五)开盘,深大通直接跌停,报11.04元,成交1457万元,总市值57.71亿元,收盘时跌停封单达14.34万手。

5月27日(周一)深大通开盘再度跌停,报价9.94元,封单超8万手。这是该股连续第二个交易日跌停,相较于5月23日12.27元的收盘价,深大通总市值蒸发12.19亿元。

深大通27日收盘价

2

深大通迷上工业大麻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深大通主营业务新媒体传媒运营、广告发布等,产品类型包括供应链管理、广告传媒、房地产等。

然而,5月22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注函,成公司近期多次发布涉及工业大麻及相关领域的公告,且均与不同对手方进行合作,请说明是否真正具备工业大麻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存在利用工业大麻炒作概念的情形。

主营广告媒体、供应链的企业却被监管部门问询竟然是与工业大麻有关,这背后又是怎么回事?

金妹儿梳理发现,纵观深大通25年的发展历程,期间由于经营不善,深大通的主业多次变更,真可谓业务五花八门。

而在1994年8月挂牌深交所时,深大通的主营业务是陶瓷电容器,生产电熨斗、吹风机等。

2003年,深大通主营业务增加了商业、物资供销、兴办实业、计算机软硬件开发等。但是,改行卖电脑配件的深大通,不得不面对国内IT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局面。深大通2003年就坦言,公司从事的电脑配件贸易业务竞争加剧,贸易业务毛利率越来越低。

到了2006年,深大通已经遭遇债务危机,甚至面临退市风险。公司在年报中称,报告期内,公司暂停了全部贸易业务。

有意思的是,2006年严重亏损的深大通,因物业租赁业务暂时“喘口气”。

2010年,深大通开始专心卖房。当年年报中,深大通称,公司主营业务转变为房地产开发,前期注入公司的子公司产生了较好的收入和利润。

然而,发展至2014年,深大通业绩依旧再次严重受挫。深大通此前收购的几家子公司也出现亏损,也就是在2014年,深大通提出了“积极探讨新型盈利模式”。

次年,深大通就进行了重大资产重组事宜。2015年7月24日,深大通宣布以27.5亿元收购冉十科技100%股权和视科传媒100%股权,这两家公司都是以新媒体广告运营为主业。冉十科技增值率2587%,视科传媒增值率659%。由此,2015年公司从房地产主业转型为新媒体传媒运营。

但是,也是由于这两家子公司,2018年深大通出现了亏损。财务数据显示,深大通2018年全年亏损23.49亿元;而一季度,公司净利润只有42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些公司一样,深大通在2018年也爆了一个“大雷”:公司2018 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24.85亿元,其中光是计提商誉减值一项就计提了21.23亿元的减值。

深大通业绩 来源:Wind

业绩堪忧,深大通开始向新领域进发。随后,2018年,公司开始涉足区块链。然而,在2018年8月深大通却未交出满意的成绩和结果。

时间来到2019年,工业大麻概念热度持续攀升,深大通自然也没有缺席。在“工业大麻”概念火热的当下,深大通更是在一个多月内连发4个涉及“工业大麻”项目的公告。

5月20日晚间,深大通发布公告称,拟与汉麻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主要投资方向为区块链在工业大麻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CBD提取工厂建设落地、工业大麻种植,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大麻基生物制药应用产品的研发、生产及境内外销售。

而这也已经是深大通最近第三次与工业大麻概念“亲密接触”。汉麻集团堪称工业大麻领域中的“资深玩家”,此举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看起来好像既多元,又有内涵,但其实并不是,简单来说,深大通并不真正具备那些‘多元领域’的技术储备和开展条件,或者说至少不具备将之转化成盈利的途径。”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深大通一直鼓吹概念,让股民认为其领域发展多元,看好股票涨势,其实也就是俗称的“蹭热点、炒概念”。

尽管如今深大通表露出一副知悔的样子,在董秘辞职、致歉信之后又辞退三名涉事人员、董事长引咎辞职。但深大通如此频繁的切换主业,蹭每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热点,已经让股民们失去信心。

事件将怎样演化,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部分资料来自央视财经、证券时报等

编辑|陈思源 审核| 刘柯

本文为|金融投资报jrtzb028(微信号)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