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氢车迷局:骗局or高科技?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

造车界从不缺少新闻。

深响原创 · 作者|周昕怡

从疯子天才马斯克到赌上身家性命的贾跃亭,造车界从不缺少新闻。蔚来、小鹏、奇点、拜腾……一家家英雄式的新能源造车品牌正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瑀瑀前行。

在行业尚处于探索期的艰难时段,一个神奇的玩家出现了——5月23日,《南阳日报》一篇名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引发热议,随即将背后的青年汽车集团及南阳市政府推上风口浪尖。

报道中写道:

“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5月22日上午,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市委副书记、市长霍好胜参加现场办公。”

“水氢发动机”的原理是什么?仅靠加水就能行驶,这是否是下一个“水变油”的骗局?该报道一出就饱受质疑。而受质疑的不仅仅是该技术本身,作为生产方的青年汽车集团和投资方的南阳市政府也都站在了舆论风口。

南阳政府官网上显示,去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项目达产后预计销售收入达300亿元,利税超百亿,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南阳高新区官网截图

有公开报道称,其中的40亿由南阳政府进行投资。但新华社随后报道,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回应,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并不存在由高新区给出的40亿元投资。

更让各方产生怀疑的是,青年汽车集团的创始人庞青年是有名的“老赖”。据央视财经报道,十余年间,青年汽车集团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鄂尔多斯、杭州萧山、石嘴山、海宁、泰安等8个地方政府合作,但很多合作项目都陷入中断,一些还卷入纠纷。

那么这次的水氢车,究竟是一场骗局,还是一个将大有所为的“高科技项目”?

「时间线」

5.22.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当日南阳新闻联播对该事件进行报道

5.23.《南阳日报》在头条刊发文章《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称“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引发广泛的舆论关注

5.24.南阳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发声,称“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

5.25.舆论风波中的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现身南阳洛特斯,接受多家媒体采访并进行水氢车现场展示

5.26.庞青年在新闻通气会上再次露面,介绍其“车载铝合金水解制氢技术”;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公开回应“水氢车”事件

5.27.工信部回应,尚未收到“水氢车”准入申请

对于此次事件,事件涉及各方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庞青年:催化剂是商业机密

政府投资并未到位」

5月25日,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现身旗下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公司,接受多家媒体采访,回应“水氢车”事件。

在采访中,庞青年向媒体们解释了“水氢发动机”是如何工作的,并现场开动了“水氢车”。工作人员先是通过水管给“水氢车”加水,然后司机在上车时临时接上了电线接头。随后车辆发出刺耳的声音,成功的跑出了几十米。

据央视财经报道,在现场的庞青年称,青年汽车的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已成熟,水灌入水解制氢装置后,和铝等原材料进行化学反应后生成氢,继而成为汽车行进的能量。庞青年还表示,加入1公斤的水可供他们公司的水解制氢汽车行驶1公里,目前他们的车可装满300公斤水。

但对于外界诟病的技术细节,庞青年却一再回避,并称这涉及公司的商业秘密。庞青年还称,催化剂是氢能源研究过程中最大的障碍之一,但他们已经研究出了可循环利用的纳米级材料。而当现场记者继续询问是什么材质的纳米级材料,庞青年却再次沉默。

针对网上“政府40亿投资”的言论,庞青年则公开表示,青年汽车与南阳市签订了框架协议,协议中南阳市40亿投资并未到位,只支付了9800万注册资金,而青年汽车在南阳已经投资几十上百亿。

「南阳市政府:没有投钱

已要求书面说明」

南阳政府方面,则同样因为对本次氢能源汽车项目的巨额投资,正处于风波当中。

南阳市工信局的相关负责人在5月24日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系报道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的误解。

据新京报报道,目前南阳工信局要求涉事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写情况说明,同时要相关部门协调处理此事。该负责人称:“(当天)开会时庞青年简单把技术说明了一下,但大家对这个东西的理解不一样。现在我们要求写一篇东西,把技术的事儿说清楚、说明白。”

随后在5月26日,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做出回应。根据中国之声记者的报道,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彭书新表示,所谓“水氢发动机汽车”,其专业名称是“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相关技术由湖北工业大学与青年汽车联合研发,项目名称为“车载水解制氢用铝合金制备的关键技术基础研究”,2010年被科技部“973计划”批准立项。

其基本技术原理是“铝合金粉末+催化剂+水”反应制氢,目前已取得相关专利。今年5月22日,青年汽车在南阳研发基地试制了第一台样车,定型量产还需要进一步改进完善。

5月22日南阳新闻联播画面,图为水氢车

而关于高新区和青年汽车集团的合作情况,彭书新承认“双方于2018年12月28日签订了合作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社会各界关注的‘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属于青年汽车的技术储备项目,由企业自主研发,技术成熟后将在南阳批量化生产。”

对于投资的问题,彭书新的回应是,为推进项目建设,双方合作分两步走:第一步,青年汽车租赁厂房建设南阳研发基地,进行氢能源公交车、物流车和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等样车的试制。第二步,在此基础上,启动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建设。

报道中提到的40亿元投资就用于该产业园建设,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

彭书新表示:

“社会普遍关注的40亿元的投入,明确的说,目前在这方面的投入,我们没有进行一分钱的投入。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问题。下一步,将继续本着积极审慎的态度,对该项目做进一步可行性研究,严控风险,确保在资金投入方面不出问题。”

「专家观点:技术上可行

商业上价值有限」

关于“水氢车”的可行性问题,相关专家也做出了探讨。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博士张抗抗,在腾讯科技稿件中提到,水氢发动机的原理是实际上是铝和水反应变成氢,燃料电池用氢发电再生成水,本质上的燃料是铝,产物是氢氧化铝。而《南阳日报》的记者实际上是混淆了概念,将铝当做催化剂而不是燃料。

张抗抗表示:

“新闻中的(铝)水氢燃料电池,可能可以降低对车载储氢技术的要求,但代价是要增加车载制氢装置、氢气处理装备等,技术难度不见得低,可能还要更高。在氢气的制取、运输与储存等相关产业链问题的解决都还没有时间表的情况下,这不失为一种快刀斩乱麻的可行方案(但未必是经济可行的方案、更未必是最优方案)。”

这样的观点得到了不少从业者的认可:“水氢车”是可行的,但并不是直接以水为燃料,而且现行方案并算不上是一个经济可行的方案,量产、商业化前景存疑。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更多还是当地媒体误读,有对尚在研发试验阶段的产品过度宣传之虞。

5月27日工信部就水氢车事件回应央视财经,称尚未收到青年汽车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一波激起千层浪,一篇小小的报道,最终牵扯出宣传近乎魔幻的“水氢发动机”、“被巨额投资”的政府以及信用不良的企业。青年汽车集团始终不愿透露细节的技术,只能让这场“魔幻”的迷局,更多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混乱。

参考资料:

南阳相关部门回应“水氢汽车”:尚未投资40亿元 将做进一步可行性研究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4649652286096647&wfr=spider&for=pc

再添新料!央视记者独家采访,“水氢车”背后关键人物露面了!句句都是亮点

央视财经记者探访“水氢车”车间,信息量超大的…

今天我们去现场探访了南阳水氢车车间,发现信息量好大

南阳工信局:水氢发动机报道不当 要求涉事公司说明情况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4383329217201247&wfr=spider&for=pc

鹅知道 | 给水氢发动机洗个地:有科学原理 但项目未必靠谱

http://view.inews.qq.com/a/TEC201905240017420Euid=&chlid=news_news_tech&shareto=&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openid=o04IBAI9zAClnNNkJ71EDKnDXuw8&key=&version=1700042b&devicetype=iOS12.2&wuid=oDdoCt3rpANeDcuZGDxg_MPvdaM&sharer=o04IBAI9zAClnNNkJ71EDKnDXuw8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