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过春节淡季,美团一季报数据还不错

下沉市场硝烟又起,美团想要保证利润,还是有点压力。

深响原创 · 作者|马小军

上周美团点评第一季度财报交卷,得到了高盛、摩根斯坦利等多家机构给出的「买入」评级,次日市场反应强烈,股价上涨近5%,市值一跃超过百度。

从财报数据来看,美团点评这个季度的表现确实不错:

收入增长至达191.7亿元,同比涨幅70.1%;

毛利增长至50.7亿元,同比涨幅57.8%;

亏损14.3亿元人民币,仅为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7亿元人民币的一半。

超出预期的数据,给市场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但与此同时,下沉市场外卖竞争加剧、打车新业务扩张投入等因素,也让不少人对美团点评能否保持这样的表现提出了质疑。

美团点评的表现究竟怎么样了,让我们从数据上来一探究竟。

「核心数据表现超出预期」

首先来看美团点评的核心财务数据的表现。

第一季度财报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收入同比增长超过70%,核心业务仍然保持增长。

美团的营业收入被分为三块,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和新业务及其他。

从财报中可以看到,作为美团最核心的业务,餐饮外卖的业务交易金额由2018年同期的545亿元,增长了38.6%至本季度的756亿元;订单数据则由2018年同期的12亿笔,增长35.8%至本季度的17亿笔;订单平均价值同比增长了2.1%,变现率则从12.9%上升至14.2%。

因此,餐饮外卖的整体收入情况也得到了大幅提升,由去年同期的70.6亿,上升到了今年的107.1亿元。而且,在收入同比增长50%以上的情况下,毛利也由去年同期的5.35亿,上升到了本季度的15亿元,大幅增长187.9%;整体的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7.6%,提升到了2019年Q1为14.4%,甚至高于去年全年平均的13.8%。

从数据表现来看,餐饮外卖做到了内外兼修:市场扩张,整体交易金额上升;变现率、毛利率上升,则体现了运营效率的提升。对于本是传统餐饮淡季的Q1来说,这个数据表现相当不错。

而到店酒旅方面,美团的收入从去年同期的31.3亿,增长到了今年的44.9亿人民币,且依旧保持较高毛利率,本季度录得88.4%,略高于去年同期的87.8%,也较上个季度的86.8%提高了1.6个百分点。

美团的到店酒旅业务起始于2012年。2017年,美团酒旅事业群与美团平台合并,成为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到2017年底,已经成为了内部的重点业务之一。2018年,美团酒店间夜量则首次超过携程系间夜量总和,一直以来都是美团毛利率表现较好的一项业务。

至于新业务及其他部分,则尚未扭亏为盈,短期内还将继续拖累美团的利润情况。虽然新业务部分本季度收入增长了近4倍,由10.8亿元,提升至了39.8亿元,但毛利率为-11.1%,亏损为4.4亿。

不过这个数据虽然较去年同期则增加了近4个百分点,比起上个季度的-23.3%,还是收窄了不少。这说明,今年美团显然是已经将减损的目标优先级调高了。之前美团在新业务的尝试上态度比较激进,美团副总裁王慧文就曾采访中表示,美团“每年会研究一下,但最后不一定做的新业务”大概有“几十个”之多。本次的财报则明确提出,对于新业务现在是「量入为出」,采取了一系列提高运营效率的手段。

仅财报中提到的,就包括:关闭了低线城市的小象生鲜,专注改善北京余下两家超市的运营效率;持续重组摩拜的海外业务,减少无法给平台带来协同效应的支出;大幅缩减了打车业务的补贴,且在扩张中改自营为“聚合”,接入了首汽、神州、曹操等网约车平台,降低自身的运营成本。

在包括面向新业务「量入为出」的一系列操作下,美团本季度整体的变现率(收入/GTV)也有所提升,达到13.9%,高于去年全年平均的12.6%——也说明美团整体的运营效率在提升,整体销售变现能力在增强。

从公司费用结构角度整体来看,美团点评的费用结构也得到了一定优化。美团点评2019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及营销费用率由去年同期的25.2%,下降到了本季度的19.3%,缩小了近6个百分点。从指标上来说,销售及营销费用占收入比例同比及环比均下降,一般说明收入的增长并不是依靠持续大幅补贴来实现,用户忠诚度及粘性有所提高。

此外,美团点评的研发费用整体保持稳定,一般行政费用比例则呈现出了下降趋势。

收入开源,支出节流,因此在盈利能力方面,美团经调整亏损率大幅收窄,2019年第一季度经调整亏损净额为10.4个亿,亏损率-5.4%,优于去年同期的-8.7%以及上个季度的-9.4%。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点评单季度调整后EBITDA首次实现盈利,录得4.6亿人民币。同时,我们在财报中也看到,2019Q1 经调整亏损额在向调整后EBITDA调整过程中,最大的调整项是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这也就是说,如果美团在剔除大额固定资产折旧费用的影响下,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王兴曾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提到过,IPO后的核心将更多地放在内部建设上,要“通过基础架构调整,使我们能提高能力、确定方向、提升队伍、抓住机会、领先对手,不是执着于个别业务,而要提升整体组织能力”,上市之后也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让业务更为聚焦在以“吃”为核心的主营业务上。这份多项指标有所提升的财报,也可以说明,“聚焦核心,苦练基本功”的努力,初见成效。

「外卖市场抗住压力,结构性优势明显」

不过,面对这么一份数据表现不错的财报,坊间依然有不少质疑的声音。

其一,美团的收入环比下降,在一些分析中被称为,“上市以来的首次营收负增长”。

对于这个问题,美团CFO陈少晖在财报电话会上给出了直接回应:外卖业务本身具有季节性波动,就订单量而言,由于一季度有春节,所以对于一般商家,尤其是本地商家来说是淡季,同时由于用户、骑手返乡的原因,无论是在需求侧还是在运力方面,都会受到春节的消极影响。

第二季度,人们返程工作,需求、供给和配送能力会逐渐恢复正常。同时,由于二三季度,天气转热,且随后暑假来临,用户对外卖的需求会有所提升。陈少晖还提到,在过去几年美团发现,当学校放暑假,学生返回家中之后,会出现外卖需求的显著上升,贡献更高的订单量。第四季度一般会出现地域化差异,北方天气转凉,对于外卖的需求也会上升,南方则受气温影响要小一些。综合来讲,四季度相比二季度和三季度的订单量会下降。

事实上,不仅是外卖业务如此,对于不少纯线上产品,由于春节线下场景关注度的集中释放,第一季度也经常是数据下滑最为明显的淡季,譬如说资讯内容类产品,这样的季节性特质就更为明显,也因此才有了每年春节集中向春晚等线下场景“买量”的操作。

而对于去年9月才上市的美团来说,这是它的第一份覆盖了春节的Q1财报,外卖仍是它占比最大的主营业务,因此收入情况受到外卖的季节性业务特征影响确在情理之中。

相较之下,行业更关心:外卖市场的消耗战可能又要开始了。

去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和口碑合并组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由阿里15年老将、集团合伙人王磊挂帅。

而今年年初饿了么联合口碑,提出了“3个100万”计划,表示要帮助100万线下商户新上线、帮助100万商户数字化升级、新增100万就业岗位,同时通过激进的降费率优惠和用户补贴,在三四线市场的用户、商户两端打起了价格战。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行业老二老三抱团,同时又有阿里系整体在O2O领域的布局及能力支持,这样的竞争压力,显然是会让美团头疼的其中一个因素。同时,饿了么所瞄准的三四线市场,对于外卖业务来说,由于家庭氛围更浓厚,人口密度更低,且配送基础较薄弱,目前处于更容易吃力不讨好的市场环境中,很有可能将业务的毛利率带下来。

而无论是美团,还是投资人,都不愿意看到已经逐渐健康的市场,再次被拖向高销售及营销费用的价格战。

面对投资者的忧虑,王兴在财报电话会上给出了回应,表示“面对竞争,我们并不担心”,称美团目前在高低线城市,“都占据着领导地位”,且“与同行相比,我们的用户和商家质量更优,我们更高的收益和毛利就是最好的印证。 ”

从目前整体的市场数据来看,美团在市场份额上的优势,确实非常稳固。

DCCI最新数据显示,按外卖市场交易额计算,18年以来,美团的市场份额持续在增长,截至19年Q1,美团占到了外卖市场的64.6%。相较之下,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原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悬殊较大,约占大盘的33.9%,加起来约为美团市场份额的一半。

与此同时,美团在B端商户服务上的进化明显。可以看到,相较于去年同期,美团在其他服务及销售上的收入占比是去年的3倍以上,面向B端的餐饮供应链业务快驴,及餐厅管理系统服务(RMS)也做了不小的贡献。

在过去半年饿了么及口碑联盟攻势强劲的情况下,美团依然能守住自己原有的阵地,且市场份额还能有所上升,可以说规模效应下目前美团在餐饮外卖领域的绝对优势已经很难撼动了。不过,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在中国互联网竞争中多次见效,不得不防。这也对美团如何继续提高运营效率,避免在下沉市场被消耗战拖住增长步伐,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良性竞争永远是行业发展的重要助力,美团与饿了么+口碑之间的拉锯战,对于到店到家业务的进一步数字化,倒可能是一个福音。对美团来说,怎么防止对手消耗战带来的损伤,以及如何继续开拓新业务、提升收入多元化能力的同时,保证自己的利润水平,是上市后面临的第一个大考题,但对美团这个资本市场新兵而言,此次季报至少可以称得上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了。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