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这个外国人在中国拿走了一样宝贝,现今世界各地都在研究

都知道,汉字是中国独一无二文字,它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的主要文字。从世界文字历史看,还没有哪一种文字能像中国的汉字一样传承几千年而不衰。然而,这期间,甲骨文作为我国汉字的鼻祖,在我国汉字研究史中占有着极其重要位置,

近代中国社会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一时期的中国军阀割据,彼此纷战不休。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多是关注自身安危生存,而对于历史遗存的文物自然是无暇顾及,而外国文物盗窃者,则是趁着这个机会,深入中国腹地,对中国的文物实行疯狂的盗取。

期间,稍微文明一些的行为便是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一些珍贵文物,敦煌里的文物被盗取便是血淋淋的例子,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专家们”用几个大洋就向看守敦煌的王道士换取了价值连城的经书。然而,在这些文物匪徒中,有一个来自加拿大的传教士则稍显不同,他叫明义士。

1885年,明义士出生在加拿大的一个基督教家庭,自幼接受基督教文化熏陶的他,在大学因受到一个从中国归来的传教士的经历所触动,因此,产生了动身前往中国传教的念头。他在中国居住了十几年,十几年在中国定居让他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之后,他收购了大量中国文物,其中,数量最大的就是甲骨文。

明义士曾受命驻守安阳,当时的安阳因甲骨文而闻名,北京和天津的文物爱好者就曾经多次造访此处向当地人求购甲骨文。明义士早以神往甲骨文许久,在1914春季的某天,闲散无事的明义士就前往安阳当地出土的甲骨文的小屯寻找甲骨文。

尽管,初次到访小屯的明义士未能购得甲骨文,但却与小屯的人们建立联系。小屯的人们意识到,这个洋人是一个出手阔绰的主,因此,一有甲骨文的出土就很快联系了他。明义士也出了很高价格,并爽快的给了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得到了真正的甲骨文。

这里多年的甲骨文倒卖,已经让这些穷苦的农民们看到了一个发财机会。他们开始在鲜牛骨上仿刻商文,并埋入地下冒充甲骨文。而明义士购得一些甲骨文在不久之后发出一阵阵臭味。得知真相的明义士气的破口大骂,这迫使他下定决心去研究甲骨文辨别其真伪。

在中国居住十余年的他,自称收集了五万片甲骨文,若是数据属实的话,那么,明义士应该是当时收集甲骨文最多的收藏家。而且,他对于甲骨文的研究也十分痴迷,再度回到中国时曾入职于当时齐鲁大学,作为一名教师,他并不专注教学,据其同事透露,明义士平时和学生交流极少,与同事更是沉默寡言。但唯独与老舍私交不错,老舍还曾经送过他亲笔题的书。

二战爆发后,由于中国过于动荡不安,明义士只好携妻儿回到加拿大,但这一别就是永远。回到了祖国的明义士在加拿大略的一家博物馆工作,并继续他的研究。在这里他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获得了考古博士学位。功成名就的他对留在中国的甲骨文恋恋不忘,为此,他曾特地写信给加拿大的驻华大使,嘱咐将其留在中国的5万多片甲骨文转赠给齐鲁大学作为研究之用。

他很清楚,自己在中国获取的甲骨文并不属于自己,用欺骗的手段获取了这些珍贵的甲骨文,终有一天还是要归还给中国人民。遗憾的是,加拿大驻华大使并没有听从他信中的建议,而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这些甲骨文送往了多伦多。这些甲骨文原本的主人明义士则是过着节衣缩食的贫困日子,至始至终,他都没想将这些甲骨文成为自己获利的手段。

1957年,这个痴迷于甲骨文的老头心脏病去世,1961年,其子明明德则是将他父亲一生之中的部分藏品和甲骨文拓片,捐赠给了明义士曾经工作过的加拿大略皇家博物馆。在1996年,来到中国的明明德,将自己父亲研究所的3箱有关于甲骨文研究的书籍与资料,都赠于了山东大学,这也算是弥补了父亲生前的一部分夙愿。

我们并不能准确的去形容明义士这个人,作为一个文物爱好者,他痴迷于甲骨文的研究,不惜花费一生的精力,这种毅力和专注度是我们现在的大部分考古学家都缺少的,并且,此人一度推动甲骨文研究的进程。只不过,他始终未能让这些珍贵的文物回归它们的故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甲骨文,以各种方式流失到法国、苏联、比利时、瑞典、瑞士、新加坡、韩国等国。

留存在加拿大略皇家博物馆的那些甲骨文,也揭示了在历史起起伏伏的浪潮之中,文物在本国完整的保存与否,则是一个国家国力强弱的反映。之后,虽然外国在甲骨文研究上取得的成果与我国也都进行了交流,但是,一些外国人研究中国的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并且,还有了一定的成果,很显然外国人在中国这一领域也有了“话语权”,这实在让人无奈。

参考资料:

【《明义士在甲骨文方面做出的贡献》、《国外的甲骨文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