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3首端午诗,哪首最得你心呢?

  陆游3首端午诗,哪首最得你心呢?

  1、《乙卯重五》

  [宋]陆游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

  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

  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

  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

  阴历五月,绿荫秾郁,榴花繁锦,正是山村好时节。恰逢端午,村民奉上两头尖尖的粽子,诗人也按当地习俗,将具有招百福、去邪秽作用的艾草高高地插在帽子上。

  五月五日为百姓禳灾日,他们采草药,储备药物,以蠲除毒气。诗人虽已老羸,也随俗尝试,祈祷平安康健。日薄西山之时,一日的烦劳过去,诗人与山村乡老笑话诗酒,更是一快。

  2、《重午》

  [宋]陆游

  叶底榴花蹙绛缯,

  街头初卖苑池冰。

  世间各自有时节,

  萧艾着冠称道陵。

  五月端午时节,榴花盛开,明艳照眼。皇宫中冬日所藏之冰,于此时失去其尊贵的身份,为人在街头叫卖,走入寻常百姓家;而平日任人践踏刈除的蒿艾,此时却被扎成道教天师张道陵的形状,悬于门首,为人所尊崇。

  诗人于此寻常端午风物的描写中,暗寓感慨:世间万物,各有时节,都随时序盛衰消长。这既是自然、天地运行之无言大道,也是芸芸众生俗世生活所奉行的朴实的规则。这一感慨,诗人全以客观冷静的景物描写透露,却用“各自”一词轻轻点破。

  3、《归州重五》

  [宋]陆游

  斗舸红旗满急湍,

  船窗睡起亦闲看。

  屈平乡国逢重五,

  不比常年角黍盘。

  在屈原的家乡秭归过端午,其景象自是不比往常。但诗中的风物角黍、红旗、竞渡等,与其他地方并无特殊之处,想来是诗人此刻内心的体验不比常年了。但诗人此刻之状态,既不似屈原当年忧谗畏讥、独自行吟,又不似乡民们热火朝天、划船竞渡,诗人竟然“睡起闲看”。

  但此一“闲”字,既是一种空间的疏离,热闹是乡民的,诗人是伤心人别有怀抱;又是一种时间的超越,乡民只是形式上娱神,实则娱己,而诗人之心魂,早已上下求索,与前贤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