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夫子教导弟子 这四种东西要根绝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第24章)

  孔夫子是谦和的,但是夫子对于认为该做的事情,又是坚决地去做的。夫子曾说:看到应该做的事情不去做,就是没有勇气。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论语·雍也》第11章)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论语·子罕》第20章)

  颜回不只学得孔夫子乐观、积极、勤奋不息的精神,而且也学得了孔夫子的谦虚。孔夫子曾说:颜回太好了,吃的是粗饭,喝的是清水,住在又窄又小的巷子里,要是别人就愁死了,但是颜回还是照常快乐,颜回太好了。孔夫子又曾说:告诉一个人如何学习,听了从来也不懈怠的,大概只有颜回了。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论语·述而》第1章)

  孔夫子对历史,特别是文化史,有极浓厚的兴趣,夫子根据鲁国的史书,也参考了各国的史书,着手编写历史著作《春秋》。孔夫子曾说“我不会创作,我只是转述,我喜欢古代的东西,并且愿意做解释的工作。”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论语·述而》第20章)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论语·述而》第22章)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论语·子罕》第8章)

  孔夫子也常常以自己的虚心的榜样来教育弟子们,夫子曾说:我不是生来就知道什么的,我不过是喜欢古人积累下来的经验,很勤恳,很不放松地去追求就是了。又说:三个人一起走路,其中就一定有我一位老师。还说: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有人来问我,我也是空空的。但是我一定把人们提的问题弄清楚,我尽我的力量帮他思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子罕》第4章)

  孔夫子在教导弟子的时候,最反对主观自是。夫子说要根绝四种东西:一是捕风捉影的猜想。二是把事情看得死死的。三是固执自己片面的看法。四是把主观的“我”看得太大,处处放在第一位。

  ——中国佛学院广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