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经典家居 带你领略明式柜子之美

  |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古董蕴含古人的大智慧,古典家具的设计亦与人心相连。展之、藏之,不是所有的事物都能放在架子上任人观赏。

  相较于全敞开式的架格,同为储藏类家具的“柜”,默默承担储衣纳物家居重任之外,更符合古人含而不露的生活哲学。

  明式家具经典 / 柜

  在古人的财产观念中,形制硕大的“柜”成为家道传承的载体,延续财产的同时,也延续了文化。

  今天精选四例经典款,与读者朋友一起品析“柜”的设计美学和文化意蕴。

  01 穿凤牡丹万历柜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黄花梨雕花万历柜

  SIZE:柜124.8x55.5、高172

  几126.5x57、高23.5、通高195.5厘米

  黄胄旧藏/见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版图137

  在中国古典家具当中以明式家具最为经典,在明式家具中,万历柜最为特殊。

  因为它不像圈椅、官帽椅一样为经典坐具,也不像方角柜、圆角柜仅仅可以将物品存储在内,但是在橱柜类家具中,万历柜是橱和柜的合体,是多形式集于一体的家具,既实用又风雅,是文人士大夫优质之选,因它流行于明代万历年间,故后人用年号称之为“万历柜”。

  清早期 黄花梨万历柜 故宫博物院藏

  在古代,人们用橱或者箱储物,古代姑娘出嫁也会陪嫁大箱子,但是现在中国家庭都摒弃了这样笨重的储物家具。因为箱子使用不方便,若是箱子过大,储物和取物都非常的不方便,只有把箱子里上层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才能拿到下面的东西。

  现在人们改变了居住环境,箱子就被慢慢取代。长时间储物就用柜子,短时间储物就用格子,万历柜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储物方式。

  万历柜的亮格多数为单层,可以放置古董珍玩等物品,陈列于书斋或厅堂上,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亮格的正面围子,犹如戏台的栏杆一般,将亮格装饰成一个舞台,而主角是那些主人珍爱的雅玩器物。

  这样的方式,或许与明末文人的失意相关,多数文人在那个时代,没有展露才华的途径和场所,唯有以物言志,含蓄的表露心迹。而万历柜上的“小舞台”,正是他们心中的期许。

  二十世纪黄花梨雕花万历柜

  此万历柜通体以珍贵黄花梨为材,是一款非常经典的万历柜,体量适中偏大,高1.95米,亮格有后背板,三面券口及栏杆都透雕寿字及螭纹。

  每扇柜门中间加抹头一根,上下分成两格,装板为外刷槽落堂踩鼓。

  上格方形,委角方框中套圆光,浮雕牡丹双凤,四角用云纹填实。

  明黄花梨雕花万历柜局部特写 黄胄旧藏

  下格略呈长方形,浮雕牡丹双雀。几子在牙条上雕卷草纹。柜内有隔层,并安抽屉两具。

  所见万历柜以此对雕饰最繁,有富贵豪华气象。

  明黄花梨雕花万历柜局部特写 黄胄旧藏

  这对黄花梨雕花万历柜曾被黄胄所藏,黄胄先生是中国著名的中国画画家,笔法娴熟,用笔如神,寥寥几笔,形神尽显,所画的驴,栩栩如生,无人能比。

  他不仅在绘画艺术上有很高的造诣,在收藏上也别具一格。

  他用独特的眼光审美,收藏的这对黄花梨雕花万历柜,成对传世极为罕见,当时也有很多收藏家对这个万历柜望眼欲穿,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就是其中一位,他是一个凭借一己之力收藏精绝之品的人,因为当时囊中羞涩而错失这万历柜收藏,为此遗憾不已。

  后来,该对万历柜被王世襄收录在《明式家具珍赏》一书之中。王世襄先生对此柜同样青睐有加,毫不吝啬赞美之词,每每来黄胄家中研究这对柜子,总要一边欣赏,一边感慨:“太难得了!太难得了!”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的黄花梨雕花万历柜

  令人遗憾的是,20多岁时与这对柜子擦肩而过的马未都,隔了很多年,当他50多岁的时候再碰见这只柜子时,只剩一只了。

  02 素工万历柜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黄花梨万历柜

  SIZE:柜113x55.5、高166

  几115x57.5、高21、通高187厘米

  北京市文物商店藏/见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版图136

  在明朝第十三位皇帝明神宗亲政后,他饮水思源,勤政爱民,开创了“万历中兴”的局面,国民安居乐业,国家一片安详,民族的手工业也得到了一个迅猛的发展。

  当时的家具,大体纹理优美,繁简相宜,所以喜欢它的人特别多。可是明代家具一般没有固定的名字,唯万历柜除外。

  我们知道,中国历史上,有若干次收藏热,第一次是北宋,第二次就是晚明,晚明期间的全国收藏热导致了万历柜的出现。

  现代仿制紫檀万历柜

  此黄花梨万历柜上层亮格有背板,安券口,稍用回纹,栏杆浮雕螭纹,余均光素,只矮几略有纹饰,与上部相呼应。它繁简适中,比较接近万历柜的基本形式。

  明黄花梨万历柜 上层亮格

  此万历柜被王世襄收录在他的《明式家具珍赏》一书中,成为现今红木家具厂争相模仿的对象。

  但经典始终不可超越。

  就材质而言,此素工万历柜通体以黄花梨为材,黄花梨不温不燥,不卑不亢,不寡不喧,特别适合打造简洁凝练的素身家具,所以但凡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会对明式黄花梨家具产生共鸣。

  而且,明、清时考究的木器家具都选“黄花梨”制造,其纹理或隐或现,色泽不静不喧,被视作上乘佳品,备受明清匠人宠爱,特别是明清盛世的文人、仕大夫之族对家具的审美情趣更使得这一时期的黄花梨家具卓尔不群,无论从艺术审美、还是人工学的角度来看都无可挑剔,可称为世界家具艺术中的珍品。这也是用红木替代的仿品所难以超越的。

  就文化属性而言,物是精神世界的延伸,家具中的万历柜,给人一种沉稳儒雅之感。亮格柜主要是突显一个“亮”字,亮代表明朗,明摆出来,给人以豁达,坦荡荡之感。以光与美的完美融合,在视觉上有层次及通透之感,表达光明之意。

  清早期 黄花梨万历柜

  再者,由于万历柜在形制上为上格下柜的造器形制,传达的是“上虚下实”、“上天下地”的易经哲理,所以它不仅融汇了中国人虚实与阴阳的辩证思想,而且也反映了古人执著的宇宙观念。可以说,其不仅是珍稀的家具陈设用品,也不失为可供收藏的艺术珍品。

  清早期 黄花梨上格加圈口万历柜

  即便到了今天,从审美的角度凝视此柜,以及其代表的明式家具的美丽,典雅的光辉令人痴迷,那种美丽仍然永恒,依然令人震憾不已。

  03 圆角柜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黄花梨圆角柜

  SIZE:柜顶77x41、足底76x39.5、高130.5厘米

  见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版图141

  若要说出一样最能代表明式柜类家具超前世界的例子,那必定是圆角柜。

  文人画中的圆角柜

  著名收藏家安思远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豪宅中,就有一对小圆角柜

  圆角柜是典型的明式家具,各历史时期都有由各种木料制作的圆角柜,流行区域遍及大江南北。“上小下大”造型的圆角柜,又可称之为“A字柜”、“面条柜”。

  圆角柜的结构

  圆角柜存世多光素无斫,仰仗线条的爽利和间架比例的匀称,凸显明式家具线与面构成的简约之美。尤其多见面心一木对开,天然花纹流畅自然,乃藏家大爱。

  明黄花梨圆角柜

  此例圆角柜,全身光素,有门栓,无柜膛,是比较标准的中型圆角柜。

  柜子看似简单,其实有非常多的奥妙在里头。

  在造型设计上,它是“上小下大”的造型,符合人的视觉落差。自然的张力,产生向上移动之感。其柜门与柜体之间无合页,之间采用插轴法,不用任何链接件,就能达到柜门灵活转动的功能,利用力学特征,实现不用外力便可自动关闭的科学结构。

  圆角柜外观毫无装饰,尽显其简洁雅致的本色,丝毫无拖泥带水之嫌。而且整体稳定、优雅。传达出中庸、含蓄的“文化特性”,体现了儒家“中和”、“温柔”及“敦厚”的审美思想。

  “中和之道”在圆角柜上的另一体现,是不同材质的相宜并用。

  比如这款明铁力五抹门圆角柜,整个柜子以铁力木为主,柜门用四段五抹攒成,其中的三段在桦木上镶贴薄板圈口,中间开光露出桦木板,体现了不同材质的美感。强调“违而不犯,和而不同”。造物中能够取长补短,兼容并蓄。

  明铁力五抹门圆角柜 北京市文物局藏

  为与中国人中庸而平和的品格相呼应,中国的古典家具在造型设计上也讲究中和,多以线条柔缓的曲面造型,少有坚硬的棱角。

  这一人文理念,在圆角柜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圆角柜以“圆”作为主旋律,柜帽及各处的转角都为圆角,且整体材料几乎都为圆料制作,四角、四框都有圆。

  如圆角柜的细微处虽有不同的设计,但也都设计成方中带圆的结构,呈现中庸方正的理念。加之圆角柜结构的设计复杂而精巧,使得一切榫卯结构都不外露,充分表现了儒家的道德礼仪教化和含而不露、沉静内向的审美特征。

  明 黄花梨方材大圆角柜

  诚如明朝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所言:

  “随方制象,各有所宜,宁古无时,宁朴无巧,宁俭无俗”

  足见中国古典家具设计所蕴涵的东方美学的至高境界,以及古人通过器物所传达的审美取向与生活向往。

  现如今很多厂家经常仿制的圆角柜,是一款素面带双屉底座的。然而仿制还是良莠参差,相比这两件而言,在品韵和美学意境上,更是高下立判。

  现代圆角柜仿制款

  04 方角柜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黄花梨大方角柜

  SIZE:123.5x78.5、高192厘米

  天津市文物商店藏/见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版图147

  明式书房的隽永清雅,透着不食人间烟火的闲远。其中滋味,唯好书之人能品。书斋雅物,少不得书籍画册卷轴,而盛放它们的书柜,自然是必不可少。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的这一方角柜,是一件硬挤门、无柜膛的 “一封书”式方角柜,通体选用上等的黄花梨木料,色泽含滋蕴彩,格外通透温润,木纹肌理流畅自然,莹洁光彩,瑰丽非凡。

  清 黄花梨方角柜

  柜身大框包括门的边抹都打洼,是此类明式柜子的常见做法。惟牙条直而宽,沿边起线锐而立。

  方角柜两门对开,一股陈年旧气扑面而来,岁月的踪迹清晰可闻可见。方角柜的面叶、拍子和柜门的合页,都是以黄铜制作而成,铜配件上留下了时间的痕迹,也留下了厚实的包浆。

  清 黄花梨方角柜 一柜门开启后的情况

  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道:

  “造橱立柜,无他智巧,总以多容善纳为贵。”

  橱和柜子,为了充分利用空间,须多设隔板,所以分层多放物品。

  在这个方角柜当中,也设有隔板,增大了储物空间,而且还分格出两个抽屉,基于实用的目的,节省了很多空间,最大限度的利用方角柜放置器物。

  清 黄花梨方角柜

  除了完备的实用功能,此柜所有的构造均是以稳定为基础,因而能历经数百年结构依然十分稳定。可想而知,匠师在制作的时候,必经一番深思熟虑后开工,将家具使用当中种种细节一一囊括,力求美观、坚固、耐用,儒家追求的“悠远、长远”当莫过如此。

  目前家具市场对此款经典制式的仿制,一味强调夸张设计,漫无目的地张扬个性,不追求结构上的牢固、稳定、科学性,榫卯也粗制滥造,导致家具的使用年限非常低下。

  方角柜因用途有别而大小相去悬殊,小的摆在桌上、炕头使用,大的置于殿堂,高可逾丈,惟尺寸有别而形制不变。

  明末 黄花梨小方角柜

  《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的另一黄花梨方角柜,造型雄伟,是一件罕见的大型方角柜。以黄花梨为材,如此大件家具用料异常华贵奢侈。

  明黄花梨大方角柜 天津市文物商店藏

  其大框及柜门边抹一律用素混面两旁起灯草线,正面及两侧牙条锼出壸门式曲线。这些做法常见于圆角柜,而很少见于方角柜。

  纵贯柜子里外,极少雕刻,与佛家的以少胜多,化繁为简的禅宗禅道不谋而合,追求的是清净静穆,我心即佛的思想境界。审视其细部,细腻圆熟,柜子的点、线、面之间的对比,让人产生简洁空灵之感。故不论远观近玩,皆饶古趣。

  明黄花梨大方角柜侧面

  古典家具的纯美在这具方角柜上得到反映:其结构和形状,光泽和光彩,以及硬件设计的简洁。如今很难找到这种风格和高度的方角柜。

  明黄花梨大方角柜背面一角

  中国自古对“方”有独特的看法,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中国人讲究规矩和秩序,这些都是建立在道德传统上的秩序。这种约定俗成的比例关系,就是一种秩序,一种中国规矩,进而是一种美。

  方角柜中的另一制式——四件柜,即在方角柜上加上顶箱,因需要成对摆放,加上顶箱正好是四件,故此得名。

  四件柜基本结构图

  四件柜流行于清代,明式四件柜多为黄花梨制作,由于黄花梨有大料,极适合表现黄花梨行云流水般的自然纹理之美。

  黄花梨顶箱柜 玛丽.泰瑞莎.L.维勒泰旧藏

  四件柜是一种大器晚成的家具。在中国的家具史上顶箱柜成型较晚,但丝毫不影响它在明式家具中的地位,一经产生,便迅速风靡,成为上品。四件柜形体较大,所用材料非常讲究,是价值很大的重要因素之一。

  明末 黄花梨大四件柜成对

  由于其体积硕大,一般房舍难以容身。随着社会的变迁,经常被拆散或改作它用,成对完整传世极为难得,在全世界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做工精良的黄花梨大四件柜非常罕见,雕刻云龙纹饰的更是屈指可数。

  《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的这款家具,本是一件小四件柜,算不上上品,但造型式样极其简单。

  清黄花梨小四件柜 北京硬木家具厂藏 《明式家具珍赏》收录

  观察市面上仿制的方角柜,大部分依循的还是这个款样,只在规格上做大小调整。但也不乏仿照其他款式的,毕竟近几年拍卖会上也拍出不少明式方角柜。

  欣赏、感受明式经典家具的过程,也是通过家具与古人进行对话的过程。

  既可体悟人与自然的情感交联,也能为后人研究传承发扬明式家具,提供更可靠更有价值的参考依据。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