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每一个“作爹”背后,都有一个著名“愚孝儿”

文:泽泽老妈(读史专栏作者)

前段时间电视剧《都很好》热播,倪大红扮演的“作爹”范大强,几乎是引起了“人神共愤”。

其实,历史上也有很多个“作”到极致的爹娘,还有很多个愚孝的儿女跟着赔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甚至搭上性命。

01

三皇五帝中舜帝的爹瞽瞍大概就是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个“作”爹了。

舜十多岁就失去了亲娘,瞎了一双眼的爹又娶了一个妻子,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叫象。

老爹糊涂,后娘凶狠,弟弟也异常顽劣,想也想的出舜在这个家里受了多大的委屈。后娘总是怂恿瞽瞍打他,每次打起来就不分轻重。用细棍打的时候,舜就站着不动,任由棍棒抽在身上,用粗棒打的时候,舜怕被打死,就逃开了。

当时的帝尧正在选接班人,听说了他孝顺的名声,就把两个闺女娥皇女英都嫁给了他,又送去很多嫁妆。舜为了好好照顾父亲,把家安在离父亲不远的地方。

看到舜一下子啥都有了,父亲、后娘、弟弟妒火中烧,眼立马就红了,三个人就开始谋划怎么杀了他,因为舜死后,美貌的妻子、贵重器物理所当然的都归象继承。

第一次谋杀是借着修谷仓的名义,把舜骗到谷仓顶上,然后抽梯放火想烧死舜,舜借着两只斗笠做“翅膀”,从谷仓上跳下来,立马消失在父亲眼前。

放火不成那就活埋,瞽瞍就又找了一个借口,召舜过来疏通水井,等舜下到井底,就开始往井里填土,舜又逃了出来……就这样,三番五次的折腾,虽然最终没能杀死舜,但也让舜的日子鸡飞狗跳。

舜不愧为五帝之一,骨肉至亲这样如此残忍的对待他,他仍旧不计前嫌,没有一丝怨言,这是常人无法做到的,虽然孝顺,但也明白父亲的心,召之即来,但来了之后,总是小心翼翼,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方才有了儒家孝子的典范。

02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又出了一个著名的大孝子,就是孔子的弟子曾参。

儒家提倡孝,孔子讲“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后代误解并流行于世的愚忠愚孝的口号是:“君叫臣死,臣不死,臣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子为不孝。”

其实,孔子是不主张愚孝的,这从他教育曾参的故事中能看的出来。

一天,曾参在地里锄草,一个不小心就锄坏了一棵庄稼苗,他的父亲曾皙拿起棍子就打,曾参不逃也不躲,任由父亲打骂,一直到昏倒在地。

过了好长时间,曾参才慢悠悠的醒过来。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曾皙:“您刚才教育我,没累坏吧?”回到自己屋里,故意大声地抚琴唱歌,表示自己挨打没事,让父亲放心。

曾参觉得自己做的还不错,老师一直提倡孝道,一定会夸奖他。就高高兴兴地去拜见老师,谁知孔子连大门也不让他进。

曾参一头雾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老师,就叫人去问原因。

孔子说,昔日虞舜至孝,被打的时候,还知道逃跑,这样既能成全孝道,又避免父亲犯下杀子的罪名,现在你的父亲用大棒打你,万一被打死了,你就是陷父亲与不义,乃是大大的不孝。

曾参这才明白这种无原则的顺从只是变相的把父母陷入不仁不义之中,这不是孝,是愚蠢。

03

一个人对长辈孝顺无疑是其美德,但无原则的孝,也会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东汉末年一首叙事诗《孔雀东南飞》,描写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安徽怀宁县的一个小官吏叫焦仲卿,他的妻子刘兰芝聪明能干、心灵手巧,两个人情投意合,相互敬爱。

可是焦母却是个难缠的婆婆,对刘兰芝百般刁难:“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每天纺纱织布到三更半夜,焦母就是看刘兰芝不顺眼。

焦仲卿为妻子去求情,反而激起焦母更大的怨恨,以“七出”的第一条“不顺父母者去”,逼着儿子立刻休妻。

焦仲卿百般哀求,母亲把床拍的山响就是不答应,“百善孝为先”,儿子不敢忤逆母亲,无奈把妻子送回了娘家。

分别时执手相看泪眼,并立下海誓山盟:“君当做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相约从此不娶不嫁,再求母亲回心转意。

然而最终也没能等到这一天,刘兰芝被哥哥逼迫再嫁,为了分别时的誓言,刘兰芝“举身赴清池”,投水而死,得到消息的焦仲卿也“自挂东南枝”,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吊死了。

焦仲卿以为顺从了母亲就是孝顺,但最终的结局却是大不孝,焦母以为当家作主才是母亲的权威,殊不知最终家破人亡。

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固然是专横顽固的母亲,但愚孝的儿子也是这出悲剧的推手。

04

朝代不断更迭变换,历史却在不断地重演。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与妻子唐婉的爱情悲剧以一唱一和的两阙凄清绝美的《钗头凤》而家喻户晓。

陆游与表妹唐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小两口的心中,都以为可以偕老百年。不料,就像陆游那首诗中说的“不如意事常千万”,也不知道什么缘由,偏偏陆游的母亲看不惯两个人的恩爱,以唐婉不能生育,两个人过度缠绵,妨碍了陆游的仕途等理由,逼迫陆游休妻。

孝为先,就是金戈铁马的陆游也不敢违抗母命,从此劳燕分飞。后来陆游再娶,唐婉也再嫁为人妇。

但悲剧并没有到此了结。

过了几年,两人在沈园偶遇,彼时,唐婉的身旁是她现任的丈夫赵士成。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就在这种情况下把那首著名的《钗头凤》写在沈园的影壁上。

此时的唐婉就像词中所写的“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鮹透。”泪眼朦胧中读完这阙词,忍不住提起笔也和了一首。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不久,唐婉郁郁而终,成为陆游一辈子的心痛。

盲目的顺从,可恨的愚孝酿造出这两场爱情的悲剧。明明知道自己的母亲做的是错事,陆游和焦仲还违心顺从,最终为自己的“孝”付出了代价,促使他们的人生变成了一场无可挽回的悲剧。

汉代著名的经学家赵歧在所做的《十三经注》中这样解释不孝:于礼有不孝者三者,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这第一不孝,就是对父母无条件地屈从,容忍他们做不义之事。

真正的孝顺,不是无条件的服从父母,而是对长辈错误的要求是要有“度”的,慈、孝应该相辅相成,既不能对子女溺爱,也不要对父母愚孝。

.End.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