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汉赋吗?原来中华文化之后的发展都离不开它!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建安时期是文学发展中的一个重要时期,在这个时期涌现了一股新的作家力量,比如"三曹"、"七子"等等,他们的文风一种"慷慨悲凉"的独特风格,因此逐渐形成了"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文心雕龙?时序》)的"建安风骨"这个传统。曹植,为"三曹"之一,为曹操之子,曾七步成诗,被称为"建安之杰",是建安文学的集大成者,被谢灵称其"天下才共有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刘勰说他是"思捷而才俊,诗丽而表逸"但后世对他的评价和称赞主要在其五言诗和乐府诗的成就上,钟嵘称他的诗为"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古今,卓尔不群。"对他的辞赋和其他文体皆略有提及,但实际上他的辞赋成就不亚于诗歌,特别是曹植的《洛神赋》更是对后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洛神赋》是曹植赋中名篇,它通过运用丰富奇特的艺术想象,描绘了人神相恋的悲剧,是黄初四年曹植回潘地经过洛水时有感而作,正文先叙述在经过洛水时遇到一位美人,以和御者的对话引出洛河之神,接着用浓墨重彩、极力铺成的方式描绘洛神之美和双方的感受,最后以悲剧人神殊途、洛神离去和作者不舍眷恋之情为终。《洛神赋》虽然不足千字,到思若有神,词采华茂,清彻绚丽。它摆脱了汉大赋铺张堆砌的习气,开启了魏晋抒情骈赋之先河,它对后世艺术创作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对绘画的影响

  《洛神赋》对洛神形象的刻画成为千古绝唱,不仅促进了中国辞赋的进一步发展,而且也成为绘画、书法的素材,在绘画方面,影响最大的就是运用艺术技巧将洛神之美推向极致的顾恺之绘画作品《洛神赋图》。

  顾恺之,不仅精通诗词歌赋,绘画成就也极其突出,被称为书画家四祖之首,留下绘画作品百余件,《洛神赋图》就给中国绘画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顾恺之运用高超的绘画技巧和丰富的想象力具象了《洛神赋》中人神相恋的情节,将整个画卷分为四大部分:初见洛神时曹植的惊喜和周围人的漠然、眼神交汇时的爱慕和惊异、人神殊途终是分离的不舍与怅然。整幅画卷在描绘情节的同时淋漓尽致的运用细节、对比、反衬、眼神交汇、颜色等充分展现出人物关系和复杂的心理,充分展现了什么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真正实现了"文学和绘画的相通"。可见,《洛神赋图》不仅完美诠释了曹植的《洛神赋》,也丰富了中华民族艺术遗产,创造了更高的价值。

  二、对书法的影响

  冠书圣之称的王献之,在曹植去世后的一百年后,钟情于书写曹植的《洛神赋》,最终创出惊世小楷《洛神赋十三行》,成为小楷中的极品,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

  据研究考证,王献之因迫于政治压力,导致婚姻坎坷,无法与意中人相守,这种情感与曹植《洛神赋》有共情之处,当悲情难抑时便长笔飞扬,同时魏晋时期政治争夺的苦闷也让他只能寄情于书法作品,用不拘一格的恣肆笔法去消解内心的悲痛。因此,他的书法结合形态美和精神美将曹植的《洛神赋》推向小楷的巅峰。

  除了王献之,赵构、祝允明、赵孟頫等众多的书法家也钟爱于书写《洛神赋》,使曹植的《洛神赋》成为"母体"的存在,历久弥新,可见《洛神赋》强大的文化艺术生命力和艺术内涵。

  三、对后世小说的影响

  《洛神赋》作为中国文苑的一朵奇葩,对中国文学内容、题材以及对作家的影响都是不容小觑的,单从对小说的影响来看,在塑造人物形象、容颜、体态上,很多作家便借鉴了《洛神赋》的美女标准,《洛神赋》从第二段开始用大量篇幅描绘了洛神宓妃的容颜、体态和着装:"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曹植极尽一切辞藻写了洛神体态轻盈,远看若朝霞、近看若芙蓉的典型形象。之后的小说作品像《李师师外传》中描写李师师"新浴方罢,娇艳如出水芙蓉。"《红楼梦》中描写探春"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儿,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还有蒲松龄笔下的《画壁》中"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等无不以《洛神赋》为范本,体现出《洛神赋》之价值。

  另外《洛神赋》中对人神相恋却终无法相守的故事模式,影响了大批小说家,特别像是《聊斋志异》、"三言""二拍"、唐代传奇等这样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志怪小说类,都遵循了从一见钟情到人神(鬼)殊途,最终怅然离恨的模式。比如蒲松龄《葛巾》中洛阳书生常大用对牡丹仙子葛巾一见钟情,并结下姻缘,最终却以悲剧收场的故事等等都以《洛神赋》故事结构为原型。

  一篇《洛神赋》不仅继承融合了前者之精华,又将艺术魅力延伸到书苑和画坛,可见《洛神赋》艺术魅力是源远流长,经久不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