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的这首诗,气象高远,有个字卖了1000两白银

  在中国,诗歌是经久不衰的文学体裁,从《诗经》开始到当代诗歌,层出不穷的杰作,总是让我们诵读、欣赏、沉醉。不管是牙牙学语的童声,还是沧桑嘶哑的老者之音,诗歌的魅力总会跨越时光,迷人地散发。

  诗歌最巅峰时期是在唐朝,唐诗是诗歌文化最为灿烂的时光,伟大的诗人如同井喷般爆发出来,为中华文化宝库增添了最闪亮的明珠。其中“初唐四杰”就是领其风气之先,王勃则被后人视作四杰之首。

  其实,在当时自然不会有“初唐四杰”的说法,人们习惯将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称为四才子。他们的排名,并没有公认的顺序,只不过后来王勃的名气越来越大,将其他三位甩到后面。王勃之所以能够一枝独秀,最重要还是那篇千古传世的经典骈文《滕王阁序》,其实在这篇美文的最后,还有一首《滕王阁诗》: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这首诗可以看作是对《滕王阁序》的高度概括,它以滕王阁的位置和遥想当年宴会的盛况开篇:赣江之滨的滕王阁高耸入云,佩玉无声,鸾铃静寂,歌舞都已经停止了。南浦飞来的朝云,在画栋之上轻轻掠过,傍晚时分,珠帘卷起可以看到西山的阴雨。潭中白云悠悠,度过了多少岁月,时光流逝,物是人非已是多少春秋。修建高楼的滕王现在何方?只有那栏杆之外的长江空自东流。

  这首诗看上去是写景,实际上却是借滕王阁的兴衰,感叹世事无常,盛衰不定。它的第一句,以老练的笔法,描述了滕王阁的位置和雄伟,可是话锋马上一转,将当年的盛宴和现在的空寂形成对比。第三句和第四句中,作者将滕王阁的美景写得如诗如画,却暗含深意。因为这样的高楼,本该是喧闹不已的,而如今却是一派乡村牧歌的景象,同样暗含了世事变迁的意味。

  这种感受,在第六、七句中更为明显。诗人以岁月悠悠,春秋几度,来感叹物是人非,繁华不再。至于结尾两句,更是点睛之笔。特别是“槛外长江空自流”获得了后世文人的一致好评。比如明朝人凌宏宪在《唐诗广选》评论道:

  只一结语,开后来多少法门。

  确实,这句话为后人所模仿很多。李白就曾经在《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的结尾写道“唯见长江天际流。” 宋末元初文人陈允平则在《钱塘旅舍》的结尾直接使用“长江空自流”。更有意思的是,关于这句诗,还有一个典故。

  王勃当年犯罪,经过大赦之后才免死,然而他的父亲却因此遭到了连累,被贬谪到交趾当县令。王勃内心十分愧疚,千里迢迢去看望父亲。就是在途径南昌时,王勃参加了都督阎伯舆举办的宴会,并且一气呵成写下了《滕王阁序》,而正如前文所说,这首《滕王阁诗》也是同时写成,并且附在最后的。

  但是,当时王勃将最后一句故意写成“槛外长江自流”,即空了一个字。等到王勃走后,阎都督问遍旁边的宾客,到底空出来的字是什么。然而在场的人七嘴八舌,有的说是“水”,有得说是“独”。都督连忙派人去问回到驿站的王勃,请他将最后一个字补上。

  没想到,王勃却对来人说:“一字千金,不能随便再写了。”阎都督知道这是在开口要润笔费,只是价格比较高。但是,阎都督有了爱才之心,再加上总是不明白也很好奇,就包了一千两白银给王勃送过去。

  这在当时也是一笔巨款,不过王勃却没有太过诧异,他对来人说:“我记得应该是全部写完了,还缺什么要补的?”来人说:“就在最后一句,空了一个字,请先生补全。”王勃听后哈哈大笑:确实空了一个字,也确实是已经写完了,这最后一句就是:槛外长江空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