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过后怎么选专业?让我们来听听胡适先生的心得

  欢迎关注《写乎》,您的足迹就是《写乎》!

  作者必看:

  采用即有稿酬,每月6000元等着您:《阅读悦读》作者奖励标准(2019年第一版)和征稿选题

  作者:张宁芳

  (胡适)

  转眼就是六月天,数百万莘莘学子将走进高考考场,十余年苦读换来一朝金榜题名,这对每个学生都是值得庆祝的,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摆在考生们面前:该选择什么专业呢?是听家人长辈,选个热门科系?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还是追随内心,去做北大宣传片《星空日记》中那个摘星星的少年?可别说,不光是今年的青年学子会为之困惑,那些声名赫赫的大师们也曾面临过这样的选择,让我们来听听胡适先生的心得吧。

  胡适早年留学美国,师从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杜威先生,归国后任教于北大,以新文化运动猛将而闻名于世,也是一代学子心中的大师级人物。他关心青年学子成长,通过演讲、文章,与一代代青年分享他的人生故事,以自身为例讲述发现自我的心路历程,这其中的曲折与摸索,对今天的中学生也很有价值。

  (以下为一组有关高考的图片)

  (一)一专业的迷茫?他也有过

  胡适当年考取第二批“庚款留学生”身份赴美留学,可谓是炙手可热的“洋翰林”,经历金榜题名的喜悦,眼前展开一片金光大道。然而,对于赴美学什么,他并没有想特别清楚,初到美国,他选择入读东岸名校康奈尔的农学院,对于最初的选择,他有清晰的记忆:

  当时哥哥特地赶到上海为他送行,叮嘱他出国要学些有用之学,学开矿或造铁路,因为这是比较容易找到工作的,千万不要学些没用的文学、哲学之类。

  胡适早年丧父,寡母拉扯他长大着实不易,家里也盼着他重振家业、光复门楣。未来方向的选择,对他相当关键,他在船上便开始认真考虑。开矿造铁路这些实业可谓当时热门之选,回国也不愁出路,不过他不感兴趣。退而求其次,要学有用之学。

  最后他把目标锁在了康奈尔的农学。康奈尔是美国古老的名校,而农学院更是全美数一数二的。他考虑康大农学院不收学费,且每月有八十元津贴,正可补贴家用。而我国是农业之国,百分之八十是农民,学了科学的农业,或可有利于国家。

  他的这种考量对一个青年来说,也可谓深思熟虑。然而,入校之后的学习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首先,他不曾有过实际的农村劳动经验,而农学是一门重视实践的课程。虽然他靠着记忆应付考试问题不大,却也不曾对这些科目产生浓厚兴趣。另外,在实习课上,他们需要辨识各种苹果,这些苹果对于美国学生是常见的,在中国大地上却看不到。他意识到科学的农业对他的理想并没有什么帮助,他需要另寻目标。

  (二)如何选专业?不要人云亦云

  经历过一番摸索的胡适最终转到文学院,主修哲学,追随大师杜威学习,他留美期间利用各种机会实地了解美国政治思想,打开了眼界。也正是经历过这番曲折,他意识到确定专业目标对青年人并非易事。

  跟今日情况相近,重理轻文、重实用轻基础这样的现象比比皆是。“天才比较高的都跑到医工科去,而且只走入实用方面,而又不选择基本学科,譬如学医的,内科、外科、产科、妇科,有很多人选,而基本学科譬如生物化学、病理学,很少青年人去选读。”

  胡适懊恼于青年人专业学科方面的短视,就譬如一位有作诗天才的人,不进中文系学做诗,而偏要去医学院学外科,结果文学院失去了一个一流的诗人,而国内却添了一个三四流甚至五流的饭桶外科医生。

  读到这里我们也不禁一笑,确实,当我们被指点,若干年后又指点别人所谓选择人生道路的时候,我们或许也只是一个个从众者。

  (三)如何选专业?兴趣与天才

  那么,如何才能在诸多学科门类中找寻到自己的方向呢?

  热点永远在变,今天生物制药、明天环境工程,金融和计算机仿佛是永远的热门,可一旦有了机器人,或许我们都将失业?

  这样的问题,在胡适看来只需看两个标准:一个是“我”,一个是“社会”,看社会需要什么?国家需要什么?中国现代需要什么?然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因此,这个问题的落脚点仍是在“我”。

  我的兴趣在什么地方?与我性质相近的是什么?问我能做什么?对什么感兴趣?即所谓“性之所近,力之所能”。胡适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答案,他转系进入文学院,终成一代大家。

  那青年人该如何确定自己的所长呢?他提醒大家不妨多尝试、多摸索,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当初所填的志愿,不要当做最后的决定,只当做暂时的方向。进大学校后第一年到处去摸、去看、探险去,不知道的我偏要去学。如在中学时候的数学不好,现在我偏要去学,中学时不感兴趣,也许是老师不好。现在去听最好的教授的讲课,也许会提起你的兴趣。好的先生会指导你走上一个好的方向。

  幸运的是,今天的我们有更多机会在大学里接受通识教育,拓宽学科视野,或许会更好帮助我们找到自身的定位。

  大学教育是人生的重要一环,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精力旺盛、善于吸收新知的阶段,回看大师们也曾有过摸索和失落,愿他们的经验为我们指明前行方向。

  【作者简介】张宁芳,文史爱好者,现居上海。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近现代史方向,对于近代人物、文化有浓厚兴趣。于各类报纸杂志发表作品十余篇。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点一下文末“在看”。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