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榜,李元霸第一,李世民第几?

  文:唐风宋月(读史特约作家)

  武艺在春秋战国时被称为“技击”,也就是格斗技巧;汉代叫做“武艺”,延用至明末;清初叫“武术”,民国叫“国术”,现在叫武功。俗话说,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帝王家不要,爷爷去落草。

  春秋时期的士,大体分文士和武士。文士靠忽悠混饭,武士靠打架混饭;文士动口,武士动手。文士多为君子,落魄王孙贵族;武士多为小人,贩夫屠狗之辈。

  国人在宋朝武禁大盛之前,一直尚武之风盛行。尤其唐朝,经过三百多年的五胡乱华,一股凛冽豪侠的英武之风遍布中华大地,包括哪些我们现在印象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那时候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动不动就“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李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李白)。

  因此鲁迅先生说“唐朝大有胡气”。

  李白,一脸剑气

  我们今天要探讨的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武术造诣到底有多深。他在玄武门之变中为何能够绝杀李建成。他在隋唐英雄榜上能够排第几。

  在说李世民之前,先说说李世民出生的山西太原地区(隋朝称为晋阳)彪悍的民风。《旧五代史·张宪传》记载:“太原地雄边服,人多尚武,耻于学业。城旁少年,骁勇劲捷,驰射如飞。百姓至于妇人小童,皆闲习弓矢,以备无虞”。吕思勉先生说;“山西近狄,俗尚武艺。”

  就是说,山西太原由于跟突厥打交界,为了防犯突厥人“打秋风”,因此境内人民纷纷习武,包括妇女小孩,尤其弯弓射箭,个个不在话下。就如后来的河北沧州。著名作家赵家三郎在《草民的江湖》中写道:“身为一个沧州人不会武,就如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山东人不知道孔夫子一样让人耻笑。”

  太原人民由于人人练习武艺,因此在文艺上很少下功夫。偶尔遇到个摇头晃脑的读书酸腐措大,马上一口唾沫啐死他:“你个小球,给爷滚开”。因此后人有“山东出相,山西出将”的谚语流传。

  唐人骑射图,一片强劲

  李家兄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兄弟四人个个好武,没事干就带着一帮小弟走狗射猎,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童年时光。如果李渊不造反,如果三人不夺权,那么他们演绎的就是兄友弟恭的童话故事。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张大千《唐人秋猎图》,一片祥和

  老大李建成性情随意闲洒,不拘小节,好色好酒,喜欢装逼,因此练剑,因为剑为“王者之兵”,又为“兵中君子”,耍起来剑气纵横,好似岳不群。喜欢游猎没有节制,终日结交赌徒大侠。时人都把他当任侠看待。(《旧唐书》:建成幼不拘细行,荒色嗜酒,好田猎,常与博徒游,故时人称为任侠。)何谓任侠,令狐冲杨过韦小宝胡斐小李飞刀楚留香的便是。

  持剑李建成,一脸专注

  老二李世民喜欢射箭,由于臂力强劲,一般标准的箭满足不了他的要求,因此他让兵器专家给他特制了四羽长箭,比常箭长一扶(扶为古代长度计算单位,一扶相当于正常成人四指并列的宽度),配有四支大号白色箭羽,能把城门门关射一大洞,因此号为“大白羽”。

  四羽箭,一片宁静

  他自幼喜欢弯弓射箭,日常娱乐郊野打猎。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在射箭这个领域的技术已经臻于至境。当皇帝之后跟萧瑀吹牛逼:“朕少好弓矢,自谓能尽其妙”。我在射箭这个领域绝对是专家级,能评特高级职称,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李世民长一脸络腮胡,戴一顶高帽子,江湖人称“胡子圣人”。(《酉阳杂俎》太宗虬髯,壮冠,人号“须圣”。)

  我们印象中的李世民是这样的

  李世民,一脸慈祥

  其实他真实的样子是这样的

  李世民,一脸嚣张

  为何他要打扮这么装逼,一来他是胡人出身,喜欢留胡子。二来看起来威猛,战场上让人害怕。当时人打仗喜欢戴面具,面具上画着张牙舞爪的各路神仙鬼怪,增强杀敌气势。后来京剧中的画脸谱就是从中古面具艺术发展而来的。李靖打仗就戴着青铜面具。

  李世民的做法跟曹操有一拼。曹阿瞒长得其貌不扬,一次接见匈奴使者,觉着自己唬不住人,就让崔琰坐在他的位置上。老崔长一脸络腮胡,特威猛。老曹带一刀站在老崔身后,假装侍卫。匈奴使者走后老曹让人问,魏王咋样。使者说,魏王倒是威猛,可是魏王身后那个带刀侍卫是个人物。

  曹操,一脸清秀

  李世民的武艺不是盖的。 洛阳城外大战王世充,登魏宣武陵侦察战场,被王世充率步骑兵万余人包围。王世充部下悍将单雄信持槊直奔李世民,李世民弯弓搭大白羽箭,一箭射中单雄信枪刃,火花迸出。

  单雄信所持长槊也为特制,号为寒骨白。单雄信年幼时于启蒙之学堂院里手植枣树一棵,及至十八岁,伐而作枪,长一丈七尺,仅槊刃就达七十斤之重,正常成人合抱不拢。可见小单同学念了十几年小学啥都没干,每天刚琢磨这棵树了。

  尉迟敬德望见,跃马前来相救,边走边喊,横刺单雄信落马。随后将寒骨白空手夺去,折为两段。

  尉迟恭单鞭救主

  虎牢关前大战窦建德,亲自带领尉迟敬德等三名骁勇骑兵前去侦察敌情。李世民边行边与尉迟敬德说:“有我弓箭在前,你持长槊在后,虽百万众能奈我何。”又说:“夏军看到我能识时务回去,算是他们运气。”

  四人驰入窦建德营壁前拍门大喊:“我是秦王李世民,把你们军中能打的派出来,单挑。”然后引弓搭箭,射杀夏军一名将领。夏军本以为李世民只是唐军普通一名侦查小队长(斥候),对其并不为然。听闻李世民自报家门,且惊且喜,立即追出五六千骑兵。追随李世民出来侦查敌情的其余两名骁勇见之失色,恐慌之情写在脸上。

  李世民说:“你们先行回去报信,我与尉迟敬德殿后”。李尉二骑不慌不忙,按辔徐行,只要有追兵逼迫太近,就张弓搭箭将其射杀。追兵且追且止,二人且战且退,直将夏军诱入唐军埋伏圈,一时间唐军伏兵四合,斩杀夏军三百多人,擒其二将而还。

  当皇帝后一次去皇家园林打猎,放猪的园林管理员放出一群野猪让他射,李世民弯弓搭箭,连射四发皆中,四头野猪倒地而死。忽然一头公猪突破封锁线,直冲李世民马前。群臣大惊失色。李世民毫无慌张,随手拔出长剑,一剑砍下野猪头颅。回头与群臣大笑:“你们难道没见过我上阵杀敌吗,看把你们一个个都吓成什么屌样!”

  李世民杀猪,一脸血腥

  老三李元霸,早早死掉了。后来《隋唐演义》把他列为隋唐英雄榜第一好汉,使一双大锤,自称只有天才能收他,结果扔出锤头想砸死老天,却被老天抓住锤头扔下来把他砸死了。

  正史有李元霸这个人,但是没李元霸这回事。估计写演义小说的人一看,李家兄弟四个,有练剑的,有练箭的,有练枪的,再弄个练锤的吧。本来一桌好麻将,不想玩成斗地主,心有不甘啊。

  李元霸,没说书的说的这么牛

  李元吉,小字三胡,自幼喜欢玩鹰斗狗,一出门拉着捕猎用具三十多车,跟人说:“我宁愿三天不吃饭,不能一天不打猎”。(《旧唐书》:元吉喜鹰狗,出常载罝罔三十车,曰,我宁三日不食,不可一日不猎。)

  李元吉,一脸不爽

  李元吉耍的一手好枪(善用槊),十个人近不了身(力敌十夫)。一次与尉迟敬德比武,尉迟敬德擅长空手夺槊。唐高祖李渊就让二人比划比划,让李元吉把槊刃去掉,以免误伤。尉迟敬德说无妨,有刃也伤不着我半根毫毛。

  于是二人加刃比试,尉迟敬德顷刻间三次把李元吉槊夺下。李元吉羞愧难当,恨不得立马找上一斤上好的棉花撞头而亡。

  李元吉干不过尉迟恭,就想着单挑单雄信,不想还是癞蛤蟆跳门槛,既伤屁股又伤脸。洛阳之战中,王世充为了突围,派单雄信引兵出战,行前用金碗给他倒了一碗壮行酒。单雄信一饮而尽,驰马而出,结果李元吉差点被枪杀,长槊屡屡将及李元吉身后数尺。幸亏徐茂公阵前跟单雄信高呼:“大哥大哥,他是我家主公”。(阿兄阿兄,此为勣之主也)。单雄信听到,揽辔而止,回头笑着对李世勣说:“胡儿要不是有你,今天就被我干掉了(胡儿不缘你,且了竟。了竟,了结,玩完)”。

  单雄信,一脸不服

  最后就要说到决定命运的玄武门之战了。李二单挑李大、李四,李大拨马而走,李四提枪直奔李二。

  风月君开始没看懂这一幕。照说应该一起跑才对啊。后来想明白了。李建成和李元吉这一招叫做死里求生。因为他们是知道李世民武艺的长处和短板的。

  经过上文分析我们知道,李世民长于远射,短于近战。如果二人一起跑,那么很显然就是李世民的活靶子,李世民的箭都是加强版的,一箭一个,二人根本没有一点生还希望。根本跑不出李世民的射程。而现在两人在电光石火之间居然能够想出一个跑一个反向迎敌的作战方案,可见弟兄二人合作的密切程度。

  玄武门,一箭穿心,改变历史走向

  不过,李世民也绝对是个人物,电光火花的瞬间,不顾李元吉可能刺杀自己,一箭直射李建成,改变乾坤!

  很显然,如果李世民射李元吉,那么李建成就有跑出去的希望和可能,因为城门是开着的。只要跑出去就有活路,城外就是他的人。

  之所以说李世民是个人物,那就是:他冒着被李元吉近身绝杀的危险,坚定地选择射杀射李建成。因为他知道如果让李建成跑出去,那么一切就完蛋了。李建成比李元吉更危险。

  当然,如果李建成和李元吉选择一起杀向李世民,那么李世民的第一箭就会是李元吉,而不是李建成了。因为即使李建成近身,李世民还可以拔出剑来与李建成一决高下。李建成的近身格斗之术未必在李世民之上。

  战斗形势正如建成元吉所料,李世民根本来不及射第二箭就被李元吉近身。他知道自己的近身格斗技术根本不是李元吉对手,只好拨马逃跑,被李元吉紧追,眼看跑不了,只好抽出弓弦迎战,被李元吉夺取弓弦,勒住脖子,眼看就要勒死,又是尉迟恭拨马赶来,大喊大叫。

  李元吉是尉迟恭手下败将,一看尉迟恭斗志全无,只好放开李世民起身就跑。被尉迟恭追上兜头一下打死。尉迟恭的近战武器是铁鞭。

  因此李世民的武术造诣在隋唐英雄榜上的排名应该为:箭术第一,格斗术第n,综合战斗指数:n+1。

  .End.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