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在滴翠亭说出黛玉名字,用心何在?脂砚斋的批注有提示

  《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智慧奇书,让我们在对《红楼梦》的解读中找到人生真谛、处世智慧。

  林红玉也就是小红,是林之孝的女儿,宝钗素日与小红很少有交集,可是有一天,宝钗却在滴翠亭无意间发现了小红的一个天大秘密。原来,宝钗无意间偷听到了小红与贾芸的一桩风流案。宝钗对此事的处理很有意思,诗绿凤对此也有与众不同的解读。

  说一下事情的大致经过。当宝钗在滴翠亭外还想继续听小红与坠儿说私房话时,忽然里面的话让她吓了一跳。

  “嗳呀!咱们只顾说话,看有人来悄悄在外头听见。不如把这槅子都推开了,便是有人见咱们在这里,他们只当我们说顽话呢。若走到跟前,咱们也看的见,就别说了。”

  如果把槅子都推开,宝钗在外偷听就会被发现,宝钗得想个应急措施。

  宝钗在外面听见这话,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臊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

  诗绿凤认为,上面这段话信息丰富,有三点奇怪之处,理解了这段话,就明白后面宝钗说出黛玉名字的用心了。

  1、很奇怪的是,宝钗对平素与她毫无交集的小红的观感非常不佳,竟然觉得小红是“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红楼梦里恐怕宝钗就对此人有过如此恶评吧。

  2、小红就一个怡红院里的粗使丫头,宝钗竟然觉得惹不起小红“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也是怪事一桩。

  3、为了避开与小红的是是非非,宝钗决定金蝉脱壳。

  通过以上分析,宝钗的女性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与其自己说得好听是金蝉脱壳,不如说是嫁祸于人罢了。为什么说他是嫁祸于人,下面还有更多的解读,我们先来看她是怎么金蝉脱壳的呢?

  犹未想完,只听“咯吱”一声,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那亭内的红玉坠儿刚一推窗,只听宝钗如此说着往前赶,两个人都唬怔了。宝钗反向他二人笑道:“你们把林姑娘藏在那里了?”坠儿道:“何曾见林姑娘了。”宝钗道:“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的。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他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别是藏在这里头了。”一面说,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抽身就走,口内说道:“一定是又钻在山子洞里去了。遇见蛇,咬一口也罢了。”一面说一面走,心中又好笑:这件事算遮过去了,不知他二人是怎样。

  诗绿凤认为,对于宝钗临时瞎编的这段话,脂砚斋说她编得活灵活现,就像真有其事一样,尤其虚伪的是,她为了让他的谎话像真的一样,竟然还乐此不疲“一面说,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抽身就走”,装得煞有介事,连脂砚斋对她如此做作都看不下去了,特意对此进行批注:闺中弱女机变,如此之便,如此之急。

  诗绿凤的观点,脂砚斋这批注什么意思呢?当然不能望文生义,直接就按字面意思翻译,解读成是反应了当时的紧迫感。这样的理解大错特错。脂砚斋在这里其实是在暗讽薛宝钗,你一个看起来端庄稳重斯文的弱女子,想不到嫁祸起黛玉来,如此轻松自如,如此之急迫,所以脂砚斋尤其在这里强调,说读者们不要弄错了作者的章法,会错了曹雪芹的意思,就是此意。

  如果理解不了脂砚斋的批注,我们再从女性心理学这一角度来解读,会更好理解宝钗的女性微妙心理。

  女性心理学讲到,女性的妒忌与对威胁的感知有关,不论被感知到的威胁是真实的,还是臆想的。只要感知到自己受到威胁,妒忌的反应就会被点燃。

  有读者可能会问,你从何说宝钗妒忌呢?拿出证据来。对,我们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能凭自己臆想,尤其不能像某些人那样断章取义来解读,我们得拿出证据来。可能很多读者忽略了,宝钗是在去找黛玉时发生所谓的滴翠亭事件的,她在去找黛玉的途中,内心里是充满对黛玉与宝玉亲热关系的妒意的,看下面这段证据:

  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想:宝玉和林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况且林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的。此刻自己也跟了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罢了,倒是回来的妙。想毕抽身回来。

  宝钗原本要进潇湘馆找黛玉,但她看到宝玉先她进去了,这段话曹雪芹写出了宝钗一种油然而生的妒意心情。于是宝钗掉头回来,就发生了滴翠亭事件。心理学认为,你心里、你的潜意识里怎么想,尽管你表面伪装得满不在乎,但一旦遇到触发点,就会一览无遗暴露出来。

  诗绿凤认为,女性潜意识里对对方的妒忌心里,一旦感知到受到威胁,就会把这种对其人的妒忌明朗化,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对对方进行攻击。是以宝钗当着小红的面说出黛玉的名字,也就不奇怪了,她表面上对林黛玉毫不在意,但潜意识里对黛玉的妒忌无时不在,黛玉就像一个要他命的恶魔,让她一旦感知到其实并不存在的威胁(自己臆想的威胁),就要借机爆发出来。

  因此,通过脂砚斋的批注,通过女性理学的分析,可以知道,宝钗轻描淡写对小红说出黛玉的名字,其实是暗地里与黛玉较劲了无数次后的一次大规模总爆发而已,嫁祸黛玉的心思昭然若揭。

  对此,你有何看法呢?如果有比诗绿凤更好的观点,欢迎留言。

  每个人对红楼梦有自己深浅不一的认识。至于孰是孰非,很好判断,马就是马,非要说成鹿,这不明摆着是错误的么!难道,以为给自己戴上一顶“多歧为贵”的漂亮帽子,就可以不丢人现眼、掩耳盗铃?!

  纯原创,抄袭必究。我是《好看的红楼梦》作者诗绿凤,每天给你新鲜营养的红楼妙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