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摩洛哥人的套路

  来到摩洛哥,你会看到真实的“一千零一夜”——童话原来也有暗黑的一面。你要去的摩洛哥西撒哈拉沙漠并不贫瘠反而相当奢华;

  而卡萨布兰卡也并非电影《卡萨布兰卡》里那么优美,电影中的里克酒吧也是在电影红遍全球后,才被人照着电影中的模样做出来;

  围绕着绿洲而居住的人们

  洛哥人并非如他们表现的那么友好,所有善意都有可能是笑里藏刀的陷阱。一趟旅程下来终于发现,在摩洛哥走过最多的路,就是当地人的套路。

  真实的卡萨布兰卡

  细数摩洛哥防不胜防的“套路与深坑”

  有人说,到达摩洛哥后第一个坑你的人就是的士司机,此话不假。

  对于游客而言,乘坐出租车时打表计费,有可能会绕远路而吃亏;和司机谈好一口价又可能会遭到司机到达后出尔反尔耍无赖。甚至有司机只说一个数字,然后到达目的地时告诉你他刚刚说的是欧元不是迪拉姆——两者可是十倍的汇率差。

  尽管如此,由于摩洛哥公共交通并不发达,打车依然是市内出行的最优选择。在这里,的士可以拼车,如果车上座位没有坐满,只要有路人招手,的士司机都会停车揽客。

  如果你选择坐大巴去其他城市,一定要选择最正规的大巴公司。在上车前记得把行李称重,按重量结算好行李费再上车。不少游客因为乘坐大巴在车上就被当地人宰了一大笔行李费——行李费的要价甚至高于车票钱。

  摩洛哥街上的小面包车

  旧金山的旅游作家约翰·弗拉海德斯为《孤独星球》写过12本旅游指南。即使像他这样一位经验老到的旅游者,也曾在摩洛哥的大巴上被宰了一笔行李费,可谓防不胜防。

  从丹吉尔市区通往斯帕特尔海角的公路

  如果你要问既然公共交通一定会“被黑”,何不尝试自驾游,那么我要告诉你,自驾游最大的敌人是无处不在的摩洛哥交警。

  不熟悉当地潜规则的中国老司机们贸然自驾游,罚单很可能会如同雪片般飞来,更别提在偏远地区随时会失灵的手机信号和GPS。

  自驾游需谨慎

  向导,可能是游客在摩洛哥遇到的第二个坑。翻看网上的游记,可以看到游客对菲斯古城带路人满满的吐槽。

  山上俯瞰蓝色小镇

  菲斯古城被称为工匠之城,实际上看起来更像世界上最大的城中村。

  每个隐蔽的门后面都可能是一群忙碌的匠人,他们仍然保留着最古老的手工艺。据说菲斯古城里面有九千多条巷子,无论GPS还是谷歌地图,在这样复杂的地形前都形同虚设。

  蓝色的房子无处不在

  然而,千万不要因为菲斯地形复杂而请导游带着逛古城,因为他带你去的地方只有几个“游客指定购物点”,并且价格非常昂贵。

  热情的老板会一上来就用流利的英语给你介绍当地某种手工艺的由来及制作过程,五分钟后便话锋一转变成了兜售产品,价格大约是正常购买价格的十倍。

  我最终没有掏出钱包,贫穷使我清醒。

  蓝色小镇舍夫沙万,人们穿着当地的服饰行走在巷子里

  在摩洛哥,砍价是一种社交

  菲斯古城的当地人对于治安的看法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版本。

  有人说:“晚上不安全,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他晚上在古城里面乱逛。”也有人说:“这里晚上很安全,大可以放心出去逛逛。”

  事实上,夜幕下黑漆漆的巷子里经常会聚集着一些无所事事的盯着游客看的年轻人,仿佛狼群在暗处等待迷途的羔羊。

  摩洛哥的当地人

  若非人多势众、人强马壮,不建议夜晚在菲斯古城里游荡。菲斯古城中的巷子错综复杂,只要你稍微面露难色,不知往哪儿走,马上会有觊觎已久的当地人走上前问你是否需要带路——当然,带路是需要付费的。

  如果说付费就能带到你要去的地方,那算是好运气了。有游客半夜迷路找不回酒店,找了几个人带路,但都没有带到正确的地方。

  摩洛哥参差错杂的小巷

  摩洛哥至今都以传统的手工业为主,从鞋子、皮包、地毯、杯子到首饰,哪怕是花纹繁杂的瓷砖,都是用手工制作。

  摩洛哥的集市

  老板会拿着商品在你面前反复强调“all handmade”,以激起来自工业发达地区的人对手工品的独特情结,从而以高价卖出。这招对于文艺青年来说是屡试不爽。

  摩洛哥的手工地毯非常出名,妇女们手工制作一条地毯往往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在摩洛哥,讲价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重要社交。

  老板开个价,客人回个价,一来一去,往往需要好几个回合才能把价钱谈妥。如果你嫌价钱太高,只还了一口价便不再松口,那对方便认为你毫无诚意,且不会再与你交易。

  因此客人第一次还价时,需要仔细权衡好合适的价位,然后再一点一点往上加,老板再把他的价格一点一点地往下减。

  一小时下来,谈钱伤了感情,那就再通过一杯茶、一次握手来和解。导游Rachid说:“砍价在摩洛哥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重要方式。我们摩洛哥人就算是买个马铃薯也要砍价,尤其是精明的柏柏尔族以会砍价著称。

  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柏柏尔族的孩子一出生还没学会走,就先学会了砍价。”

  如果明目张胆地给孩子们拍照,他们会围过来问你要钱

  人们恨摩洛哥,却又忍不住爱它,

  哪怕摩洛哥有最糟糕的游客体验,也不影响它被评为全球最佳旅游目的地之一。这凭借的是它上千年的手工艺文化,以及得天独厚、无与伦比的自然环境。

  你可以前一天还在阿特拉斯山上滑雪、徒步,第二天便进入红色的撒哈拉沙漠看夕阳西下;你可以在梅祖卡看到壮阔的荒漠景观和地壳运动遗留下来的奇特地貌,也可以在海边小镇丹吉尔喝一杯法式悠闲下午茶。

  摩洛哥的下午茶格外悠闲

  欧洲许多贵族都喜欢到摩洛哥度假,也有不少名人和艺术家被摩洛哥独特的气质所吸引,深爱这个国家。

  骑骆驼进沙漠

  马格南摄影大师布鲁诺·巴贝深受摩洛哥的影响。他镜头下的摩洛哥满是古城那浓烈的赭石与柔和的蓝,而雪中波兰乡村的素色调,以及莫斯科城里旗帜和大幅宣传海报的鲜红色,都是因为他去过一次摩洛哥后受到的影响。

  他说:“摩洛哥是最懂得运用色彩的民族。”对巴贝而言,色彩绝不是简单的表层元素,而是一种再创造的方式,用来表现所到之地及所见之人的本质。

  蓝色小镇里,街上售卖的天然染料

  马拉喀什位于摩洛哥西南部,坐落在贯穿摩洛哥的阿特拉斯山脚下。马拉喀什之于摩洛哥,就像马赛之于法国、格拉纳达之于西班牙,让人感受到恰到好处的拥挤,以及让人心安理得的慵懒。

  马拉喀什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古城内有摩洛哥最大的露天市场。

  大多数游客的路线都把马拉喀什定为行程的第一站。但对于爱买买买的女性游客来说,我建议把马拉喀什放在最后一站,因为这里的商品种类之多,你应该不想买了一箱东西然后拖着走完后面的行程。

  五颜六色的摩洛哥帽子

  集市里的道路错综复杂,时而走到满是手工皮具的店铺,时而是手工铜灯店,拐过一个巷口,满目都是挂满天上铺满地上的五颜六色的摩洛哥拖鞋。

  五颜六色的摩洛哥拖鞋

  在马拉喀什古城内,有个贾马夫纳广场——世界上最繁忙的广场之一。每当午后,游客们会来到广场旁边的咖啡店,喝上一杯冰薄荷茶,看着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马拉喀什的民间文艺活动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以来自山区和沙漠地区的小型歌舞队表演的带有乡土气息的阿拉伯民间歌舞最为著名。

  广场上除了有歌舞表演外,还有杂技演员表演惊险绝伦的杂技,阿拉伯人吹着笛子戏耍眼镜蛇,说书人讲起《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卖水人把各种果汁纷纷摆出来,午后的广场变为了一个空前热闹的露天集市。

  马拉喀什的露天集市非常热闹

  看看欧洲人在摩洛哥高级玩法

  都说摩洛哥是欧洲人的后花园。

  摩洛哥最北部港口城市丹吉尔到西班牙只需要40分钟渡轮的时间。许多欧洲人都会选择到摩洛哥度过一个小周末或者悠长的假期。

  对于欧洲来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他们往往会挑最难走的路,挑战一下自我极限。对于还处在打卡式观光的大部分中国游客来说,欧洲人的玩法可以说是相当高级了。

  斯帕特尔海角,对面就是西班牙

  从菲斯去梅祖卡的路上,我看到有些欧洲牌号的私家车,车尾还拖着一辆ATV(All Terrain Vehicle)全地形车。经验老到的导游Rachid告诉我,这一看就是欧洲来的游客,他们喜欢自己带着ATV进沙漠去飙沙。

  ATV是一种野外奢侈运动方式,丛林、沙漠、泥地等,不管有没有路,它都可以无所畏惧地开。当地的ATV型号选择比较少,于是欧洲人干脆把自己家的ATV运过来开。

  沙漠中的营地和帐篷

  从沙漠出来后,在梅祖卡前往马拉喀什的荒漠公路上,还看到成群骑着自行车的人。他们身穿专业的单车服,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专业程度甚至让人误以为这里有赛事正在举办。

  Rachid介绍说,这些也是欧洲的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们喜欢结伴来荒漠公路沿着阿特拉斯山脉骑行。

  荒无人烟的沙漠公路,会看到有成群结队的欧洲人在骑行。背后一定有一台面包车跟着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来摩洛哥阿特拉斯山徒步和滑雪的欧洲户外达人。阿特拉斯山是非洲第二高山,夏季是一个非常好的徒步季节。

  不少欧洲人在夏季特意安排徒步假期,苦行僧似的跋山涉水征服阿特拉斯山。而到了冬季下起大雪,欧洲人便会来这里享受滑雪。

  比起瑞士阿尔卑斯山的滑雪乐趣,摩洛哥滑雪显得性价比高得多。据说随着全球气候的变化,未来阿特拉斯山有可能会变成全球热门的滑雪地。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5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