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风病常用药3年疯长6倍,五家药企曾达成垄断协议遭处罚

  文|AI财经社 刘碎平

  编|祝同

  “(别嘌醇片)去年34元100片一盒,今年比去年涨六倍。”2018年末,一位网友在某网站吐槽别嘌醇片价格涨得太快了,据他透露10年前,该药仅售13元。

  别嘌醇片为痛风病患者常用药,不少患者在网上直呼该药价格上涨过快,无力承担。

  AI财经社在某电商平台注意到,同等规格、不同药厂生产的别嘌醇片售价不一。比如,广东彼迪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别嘌醇片,规格为0.1g*100片装的售价为298元;而广州康和药业生产的同等规格的别嘌醇片售价175元起。此外,不同药店的售价也有差异。以2017年售价30元左右计算,别嘌醇片在最近3年的时间上涨约6倍。

  一家药店客服告诉AI财经社,每批新到货的产品都会根据市场的货价及需求关系等客观原因进行调价。

  为此,有网友在去年8月就爆料称,别嘌醇片上涨或与生产别嘌醇片的原料形成垄断有关,希望有关部门严查。

  国家药监局数据库信息显示,目前,持有别嘌醇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共有6家。截至目前,别嘌醇原料药GMP证书在有效期内的仅剩下两家企业,分别是黑龙江麦之伦制药有限公司和重庆西南合成制药有限公司。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麦之伦制药公司方面称,其别嘌醇原料药只供给澳利达奈德制药,生产量比较小,并不对外销售。这也意味着,其他生产别嘌醇片的厂家只能盯着西南合成制药。从这一方面来看,别嘌醇片的价格在近一两年内疯长,与上游原料厂家形成的垄断不无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部门早在2015年就对别嘌醇原料药市场的垄断行为作出过处罚决定。2015年10月,重庆工商局对重庆青阳别嘌醇原料药市场垄断行为作出43.93万元的处罚。

  此外,2016年1月,针对重庆青阳及其经销商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及其经销商商丘华杰等五家公司对别嘌醇片达成的垄断协议,国家发改委通报称对其处以合计399.54万元罚款。

  不过,针对以上处罚决定,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处罚太低,威慑力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