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莫高窟的浪漫:放妻书

  放 妻 书

  盖说夫妇之缘,伉俪情深,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幽怀合卺之欢。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妇。夫妻相对,恰似鸳鸯,双飞并膝,花颜共坐;两德之美,恩爱极重,二体一心。三载结缘,则夫妇相和;三年有怨,则来仇隙。若结缘不合,想是前世怨家。反目生怨,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相憎,如狼羊一处。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以求一别,物色书之,各还本道。

  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这是1900年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唐代“放妻书”,也称休书,只能由男方签发,并经双方亲属见证,才具有法律效力,类似于我们今天的离婚证,证明解除婚姻关系,男女双方依法可以再婚。

  否则,按照《唐律疏议·户婚律》规定:诸有妻更娶妻者,徒一年,女家减一等;诸和娶人妻,及嫁之者,各徒二年,妾减二等,各离之;妻妾擅去者,徒二年,因而改嫁者,加二等。

  之所以称“放妻书”,是因为在夫权制度下,妻子通常从夫而居,离婚后丈夫就要放妻子回归本宗。

  通常,唐代放妻书在内容上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 重温夫妻感情

  谈及夫妻感情,都说恩深似海,义重如山。说到同床共枕,都会想起当初新婚喝交杯酒时的欢愉。

  世间但凡能成为夫妻的,定是前世三生结下的缘分,才换得今生的夫妻一场。夫妻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夫妻又如同梁鸿孟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彼此深爱对方,心心相印。

  第二部分 叙说离婚理由

  多年的情分,夫妻相处和睦;多年的积怨,由爱生恨。

  如果夫妻姻缘不合,就好比是一对冤家,常常横眉冷对,处处针锋相对。妻子碎嘴碎舌,喜欢东家长西家短,丈夫动不动就翻脸,久而久之便心生厌烦,搞得夫妻之间势同水火,就像猫和老鼠一样憎恨对方,又像狼和羊一样各怀鬼胎。

  既然两人的心思不同,又没有共同的语言和想法,还不如尽早通知各自的亲友,就此分手,先前彼此互赠的东西,物归原主。

  第三部分 离婚祝福

  希望娘子离开后,重梳蝉鬓发髻(盛唐流行发型),用胭脂描画眉黛,完美地展现你那轻盈柔美的身姿,再嫁个达官贵人,过着情投意合的“琴瑟和鸣,起舞弄清影”的生活。愿自此解开心结,放下恩怨,更不要相互憎恨,宽人宽己,彼此开心生活!

  第四部分 涉及扶养费等

  最后,尽做夫君的责任和义务,给娘子备好了一些衣物和米粮,恳请收下。衷心祝愿娘子永远幸福安康、永远年轻漂亮!

  这是唐代放妻书的基本书写格式。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形,如范摅《云谿友议》中记载:

  颜真卿为抚州刺史,邑人杨志坚嗜学而居贫,其妻以资不足,索书(放妻书)求离。

  杨志坚以诗送之:

  平生志业在琴诗,头上如今有二丝。

  渔父尚知溪谷暗,山妻不信出身迟。

  荆钗任意撩新鬓,明镜从他别画眉。

  今日便同行路客,相逢即是下山时。

  尽管这首诗确有“和离”(唐律规定: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之意,但妻子还是认为不符合“放妻书”的格式,于是“持诗,诣州公牒,以求别醮”,希望官府支持判离,好另嫁他人。

  最后,倒是支持了杨妻的诉讼请求,但颜真卿却以其“休夫”伤风败俗,杖二十!

  让我们再来看看转“唐”基因的现代版“放夫书”:

  因奴少年不经事,受汝花言巧语所骗,兼慕汝之才干,遂以夫妻相待。汝本当尽人夫之责,对奴怜惜疼爱,未曾料之汝竟不知其所以,无善待之心,反生诡戾,多有过失,其正合七出之条(注:休夫七条标准)。千般万瑞,奴晰晰在目,每念此,奴焚心彻骨,泪如雨下。但念及夫妻之情,不忍明言,情愿将其退回本宗,并无异言,是以情愿立此休书。

  愿相公相离之后,重梳发型、再刷皮鞋、巧打领带、选名牌衬衣,喷法国香水,用XX牌TT、开宝马之车,坐哥伦比亚飞船,娶窈窕之姿,聘高官之女,此相携遨游天际,切莫返回。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每当月明之时,奴家当偕帅过皮特、富过盖茨、才华出众、智慧超群,温柔体贴之新欢遥祝安康。恐后无凭,自愿立此为照。

  (来源:育则维善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