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光吓人就够了吗?

  开篇让我们回答标题那句话:“恐怖片光吓人就够了吗?”

  当然不!吓人只是恐怖片的标配,能否有创意和打动人心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不觉2019年已经快要过半。

  回首之前写过最期待的20部恐怖电影,已经有很多得以看到。

  但无一例外的,都不太行。

  《宠物坟场》《忌日快乐2》新瓶装旧酒。

  《拍栗得》、《死寂》大数据写剧本,拼凑堆积。

  《我们》、《哭泣女人的诅咒》有创意但bug太多,导演很有才华可惜常识没了。

  总而言之,六个月看下来,竟然没有一部让人满意的恐怖片。

  虽然下半年还有《小丑回魂2》、《鬼娃回魂》、《安娜贝尔3:回家》、《爬行》这样的大菜。

  《小丑回魂2》

  《安娜贝尔3:回家》

  《爬行》

  但按照续集十部九扑的定律,一切都很难说。

  回想去年这时候,我们已经对着《寂静之地》、《昆池岩》、《噩梦娃娃屋》看呆了。

  看来,全世界的恐怖片都到达了一个瓶颈期。

  毫无新意

  恐怖片归根究底套路就那么点:主角遭遇非常规的事件。

  《我们》里主角一家被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一家人追杀。

  怎么办?

  反杀活命。

  《拍栗得》女主偶然得到一台能杀人的摄像机。

  怎么办?

  找到鬼怪来源。

  《宠物坟场》主角遇到能复活生物的坟场。

  怎么办?

  当然是不停作死把自己作死。

  总而言之,这些事件绝不会在日常生活中出现。

  跟一周一次海底捞一样,套路拍了千万遍,观众还是很吃这一套。

  但架不住导演毫无新意的拼凑。

  比如《宠物坟场》——

  本片翻拍自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说,在1989年被拍过一次,很还原原著,节奏氛围都很不错。

  《宠物坟场》(1989)

  只要新版老老实实按照史蒂芬原著拍,没有80分也有70分。

  但导演偏不。

  原小说故事是男主一家人搬到了某小镇中,新家近傍公路,屋后有一条蜿蜒小路通往宠物坟场,那里埋着多年来死在公路上的动物们。

  不久,儿女的猫被车撞死,隔壁老人感激男主曾全力救治过妻子,于是带领男主将猫埋葬在山上的印第安坟场。

  复活的猫咪变得异常暴力与恶臭。

  数天后,小儿子不幸被车撞死,伤心欲绝的男主想把儿子的尸体埋入印第安坟场……

  之后大家都猜得到,儿子复活归来杀了妈妈,伤心欲绝的男主又把妻子带到了那片坟地。

  而故事结尾:

  「一只冰冷的手落在了路易斯的肩膀上。瑞秋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刺耳,充满了泥土的气息。“亲爱的。”这声音说。」

  老版对原著进行了很好的改编,一切都不可阻挡地走向悲剧。

  新版倒好,女儿死了,杀了邻居,又杀了妈妈。

  妈妈杀了爸爸,最后三个人围着还活着的小儿子转圈圈。

  彻底没了那种宿命悲剧感。

  完完全全就是“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丧尸片。

  改编不是瞎编,戏说不是胡说。

  同样发生在《哭泣女人的诅咒》这部片中。

  这个故事设定很令人惊艳。

  美丽的女人错杀了自己的孩子,悔恨中自尽,变成了怨气十足的女鬼,向无辜的小孩索命。

  似有若无的女人哭声飘荡在黑夜中,女鬼每杀死一个孩子,怨气增重一份,就这样不断堆积。

  完全可以拍成《咒怨》+《鬼妈妈》+《妈咪》。

  年度恐怖片妥妥的。

  结果,在温子仁的监制下,导演成功模仿了《招魂》系列的外壳。

  故事却沦为三流的妈妈斗恶鬼剧情。

  女鬼真的就是一个女鬼而已,完全没有进一步的深挖。

  所谓创新,不是指把剧情一通胡改,更不是拼凑一堆三流的jump scare。

  受够一惊一乍了

  jump scare,就是从黑暗的画面深处突然冲出来的鬼怪式惊悚。

  目前最经常出现在温子仁作品中。

  比如突然跑出来的黑影,乍现的鬼脸,猛然放大的音效。

  jump scare是最直接有效的吓人办法。

  但恐怖片单纯吓人,爽就完事了?

  自从温子仁之后,大家对这类jumpscare也逐渐疲软,通常在鬼怪出现之前都有了心理预期。

  你看,他肯定要这样吓我:

  比如《拍栗得》里,女人摔倒后,惊恐地注视着前方,没有鬼怪的踪迹。

  那么会藏在哪儿呢?

  当然是头顶——

  《哭泣女人》也是如此。

  女鬼上门索命,女主腿软的跟没骨头一样,又仿佛瞎了一样,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女鬼。

  还是对面的小孩机灵,指了指她身后。

  下一个画面,女鬼对着女主狂吼。

  震得橘子眼镜差点掉了。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种幼稚的吓人手法太过低劣,再配上角色匪夷所思的行为,令人扶额叹息。

  人物依然蠢

  恐怖片比一般电影更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事件都是非常规的。

  很多导演设置了恐怖事件,偏偏连人物也要设置的非常规。

  简单来说,就是蠢钝如猪。

  相信橘子,正常情况下,你绝对不会像这些主角一样这么干事。

  《宠物坟场》新版里的男主,完全没考虑或者完全不愿意去考虑回来的女儿是不是人这个问题,陪着女儿睡了一夜。

  当然,也没管她诡异的行为。

  原作里男主让人对他既忧且怜;新版只剩下作死。

  《哭泣女人的诅咒》里,女主为什么要把儿女带到命案现场?

  那就不怪留在案发现场的女鬼找上门来了。

  《拍栗得》里,男孩明知道自己女朋友有危险还离开,你是有多恨她?

  还有女主结尾把相机丢在海里。

  好了我们都知道你想拍续集了。

  至于恐怖片bug这个终极问题,橘子只能说不要深究,否则百分之80的恐怖片没法看。

  所以,2019上半年,真的没有能入眼、有创新、不一惊一乍、人物不蠢的恐怖片了吗?

  有的,阅片无数的橘子还是给大家找了几部不错的恐怖片。

  《娑婆诃》

  一户普通的韩国人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姐姐是鬼胎,啃了孪生妹妹的腿。

  孕妇产后即刻死亡,孩子的父亲上吊而死。

  与此同时,重建隧道时从岩石里挖出了一具少女的尸体。

  嫌疑人很快被锁定,是当时在此处修建的普通工人。

  这一切,都跟某种宗教有关。

  《沼泽怪物》第一季

  讲述疾病防治中心医生Abby Arcane去家乡小镇上一处沼泽调查致命的传染病病毒,却发现沼泽中有神秘而可怕的东西。

  男主被感染病毒,成为了“沼泽怪物”。

  这么看下来,虽然上半年不给力,但下半年还有一份强大的片单。

  鬼娃、鳄鱼、安娜贝尔、小丑,各类鬼怪都将粉墨登场。

  能否赶超2018恐怖片大年,就看它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