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做一个说话得人心的人

  面对琐屑繁复的世事人情,

  洞明容易,练达却难。

  而薛宝钗却可以面面俱到,

  尽得人心,

  她到底有怎样的处世哲学?

  薛宝钗被称为《红楼梦》里最会做人的姑娘,荣国府人口众多、人际关系复杂、各种矛盾交织,薛宝钗却在其中左右逢源,以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和高超的处世艺术赢得了荣国府上下的交口称赞。

  宝钗与惜春等人讨论《大观园行乐图》的画法时曾表示“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 分主分宾, 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虽是薛宝钗对作画的见解,但却令人联想到宝钗做人的成功及其性情的含蓄、深沉。藏巧于拙堪称宝钗做人处世的策略和方法。

  藏巧于拙,出自明代洪应明的《菜根谭》,即有才能而不显示出来。整部《红楼梦》,不管是日常琐事,分内事,还是身外事,薛宝钗都一以贯之,从容应对。

  藏巧于拙,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智慧

  薛宝钗在日常处事时深得藏巧于拙的神髓。第二十二回,贾元春从宫里送出来个灯谜,除了迎春和贾环,大家都猜出了贾妃出的灯谜,可见灯谜之简单,宝钗却故作思量状,表示灯谜“难猜”,这正是宝钗一贯藏巧于拙、韬光养晦的作风。

  在她看来 , 一下子猜着显得娘娘出的谜语没水平 。于是她经过一番“思量”,遵太监之嘱 , 暗暗的将谜底恭写在纸上后让娘娘自验 ,这样即给足娘娘面子又让娘娘感知到自己的聪颖。

  庄子云:“直木先伐,甘井先竭”。人生在世,宁可显得笨拙一点,也不可显得太聪明,宁可收敛一下,也不可锋芒毕露。锋芒毕露易夭折,深谙藏锋露拙之道,才更容易在纷纭人世安然处之。

  藏巧于拙,是一种是非心外的宽容

  在与人的矛盾面前,薛宝钗同样懂得藏巧于拙的道理,巧妙回避矛盾,再寻找合适的时机解决矛盾。 第八回中,黛玉看到宝钗让宝玉温热了酒再喝,宝玉很听话心中不快,借雪雁送手炉一事指桑骂槐,宝钗明知是在奚落她和宝玉,但“素知黛玉如此惯了,也不去睬她”。

  宝钗对于林黛玉的琐屑繁复的猜疑中伤,采取的就是这样一种“浑然不觉”,装聋作哑、故作糊涂的姿态,钝化二人的矛盾。 也终于在“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一回中,主动以宽容之态使黛玉心悦诚服,追悔不已。

  藏巧于拙是是非心外,是对小恩小怨的不执著,不计较,是幸存忠厚,是体恤宽容。观世人,多对人斤斤计较,于自己得过且过,若世人都能换个视角,对自己多检点,对别人难得糊涂,则天下太平矣。

  藏巧于拙,是一种置身事外的超然

  在与自己无关的人事纠葛中, 宝钗更是内敛、藏愚、退避的。

  第二十八回,大家在王夫人处谈起黛玉的病, 宝玉说只要给他三百六十两银子, 就能替林妹妹配一料特效丸药。王夫人不相信,宝玉便说薛蟠也配过这个方子, 并请宝钗作证。宝钗却连忙笑着摇手儿:“我不知道, 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

  在贾府复杂的人际交织中, 薛宝钗选择藏巧于拙,明哲保身。《诗经》有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明智的人总是善于置身事外,保全自己。我们为人处事,行自己之路,有自我之格,有自善之准,适度超脱,并不逾越,自然也能置身各种纷繁琐屑之外。

  薛宝钗凭借一种藏巧于拙的智慧,在贾府盘根错节的矛盾纠葛里,难得地保持了属于自己的人际和谐。

  人行于世,再聪明也不宜锋芒毕露,不妨装得笨拙一点,即使非常清楚明白也不宜过于表现,宁可用愚昧来收敛自己,有时候,藏巧于拙,才是立身处世的救命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