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学术腐败尚需加强基础建设

  对话人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程方平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储朝晖

  《法制日报》记者 赵 丽

  审查规则不断细化

  避免查重变成形式

  记者:教育部近日公布2019年预算,拟拨款800万元抽检6000篇博士论文。此消息引发社会热议。有评论称,在诸多应届毕业生“吐槽”的背后,是一届学生大面积翻车,从深层次看,是N届学生被放纵的连锁反应。

  程方平:有些学校、有些专业在坚持学术严谨方面做得比较好。但总体来看,高校的学术规范仍然有些懈怠。

  利益驱动是学术造假的主要原因之一。这种现象如果不能及时规范,就会蔓延。查重只是一个工具,学术造假是风气问题。学术造假将导致严重的后果,即不敢坚持真理、不敢坚持学术规范。学术领域需要形成“较真”的风气。

  论文抽检制度的优势大于劣势。教育部的上述工作很重要,但更应该让高校研究生教育回归正常轨道。

  以中国人民大学为例,一直在坚持抽检,效果逐渐增强。要想让学术繁荣、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让学者真正做出创新成果,论文抽检可以提供一些保障。但也要注意清除抽检体制中那些不利于独立思考和学术繁荣的内容。

  记者:目前的论文审查机制是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储朝晖:学术研究应该是严谨的,抄袭问题本身就属于学风问题。学术肯定会越来越严格。现在的查重率都是按照统一的标准,论文审查需要进一步细化。一些论文作者可能把应该完整呈现的文献进行分拆,这反而不利于简明地表达某一个事件的过程、某一个观点或论述。这个问题应在规范学术的过程中不断明细化。

  从专业角度看,不同专业应该提出什么要求;从内容角度看,不同的文献应提出什么要求,若表述的是客观史实,那只能是重复某一个相对权威的表述,但如果没有完整引用这段陈述,反而无法还原或者尊重历史的原貌和全貌,可能会存在新问题。那么,这种算不算重复?这些都有待于论文审查标准的进一步细化。

  程方平:论文审查规范存在的问题是忽略了行业之间的差别。有些行业与科学相关,如心理学中数量化的研究看起来很规范,但文史哲类的论文很难做到这种“规范”。

  记者:长此以往,论文查重是否会越来越形式化?

  程方平:是的。在论文查重方面还应注意,硕士与博士的培养体系不同。硕士论文的重点是通过对一个问题的研究受到训练,但现在在硕士阶段就要求实现创新,其实这是不容易达到的。博士论文则包括了很多规划课题,每年各个领域都有大量的规划课题,这些规划课题其实存在很多问题,但都没有检测。

  改良学术评价体系

  坚决遏制学术腐败

  记者:未来需要优化查重标准,审核论文方式是否能够完善?

  储朝晖:完善只能是相对的,但现在如果不去完善,还会产生新的问题。总体来说,查重只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细节。不能盯着查重而不考虑改变整个学术风气。实际上,应该从意识上遵循创新原则,减少对一般重复的依赖。这才是学术界更需要花力气去做的事。

  查重只是一种技术监督,不是一种引领和动力,不能依赖查重解决学术问题。更重要的是,从小培养孩子的创新意识。

  程方平:首先,引用部分必须注明。引用的内容多,不代表论文质量不高。有些论文的注释占50%以上,但大家都觉得这篇文章非常好。

  同时,创新的方式可以多样。创新并不意味着整篇文章都要创新,可能只是某一个观点比较独到或对某一个问题分析得非常到位。

  记者:剽窃、抄袭等都是最低级的学术问题,高级的学术问题应该是积极探究、质疑学术精神。目前,对于学术腐败,抓的都还是比较低级的问题,是底线问题。学术批评才是更重要的监督,才能推动学术繁荣。

  储朝晖:目前存在学术泛化的问题,好像任何一个行业都应该有博士、硕士。这背后体现出唯学术论的倾向,这个观念应该改变。要从中小学生开始抓,完善相关教学评价体系,同时还需要更新科研体系,朝着鼓励发明与创新的方向倾斜,不能只做简单的量化评价。

  程方平:目前,在抵制学术腐败方面仍缺乏基础建设。应不断加强监督与监管,改良学术评价体系。现在对于学术的考量主要靠发表论文,而要想发表论文其实可以花钱,有些杂志发一篇论文可以收几万元。此外,还要确立良好的学术规范。查重、反抄袭是学术研究最基本的要求,是从消极的角度规范;还要通过学风建设、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独立思考等推进学术创新和繁荣。

  记者 赵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