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究竟是男神还是女神?

  陕西黄陵的黄帝浮雕

  众所周知,我们是所谓的炎黄子孙,但祖宗黄帝的真实形象,其实谁都不太清楚。目前唯一略有参考价值的,是汉代画像砖上的一幅传为黄帝的侧身像,头上戴着汉代式样的皇冠,前后垂有那种门帘似的冕旒,双手朝外张开,回头望着身后,一望可知是汉朝人的想象,并没有太大的事实意义。尽管如此,陕西省黄帝陵博物馆仍然用它作为原型,制作了一个大型雕塑。在落成典礼那天,我作为嘉宾参加了剪彩,但我心里明白,这跟真正的黄帝形象有很大的距离。

  话分两头。1959年,湖南宁乡出土了一座人面四方鼎,轰动了整个考古界和文物界。这座鼎的四面,出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写实风格的浮雕人面,圆形的大眼,弯曲的月眉,颧骨高突,嘴形宽大,唇角微微下垂,柔和的线条中透露着三分威严,有点大观园里贾母的意思。这种样式的铜鼎,在已经出土的商周青铜器里,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因此,这座人面四方鼎,现在已成湖南省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大家不但诧异于它的独特风格,而且也对这个青铜器上的人脸感到十分好奇,不知它究竟属于何方神圣。

  直到一天,国学大师饶宗颐写了一篇文章,把黄帝跟这座人面鼎联系起来,认为这上面的人像,即是古史所记载的华夏祖先神黄帝,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传说中的黄帝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就现身在这座鼎上,一直沉默不语,嘲笑着那些无知的后人。另一方面,通过对仰韶半坡遗址的发掘,研究人员发现,公元前5000年前后,东亚地区很有可能处于女性统治时代,即教科书所言的“母系氏族社会”。因此,当时的人们信奉女神,无疑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人面方鼎上的头像,在柔美中透露着威严,与其说是一个彪悍的男神,不如说祂更接近于一位性格刚烈的大母神。

  皇帝画像

  事实上,黄帝,本名当作“黄神”,祂是一位来自西戎的地方神。当时的西戎人,基本上是一些牧人和猎人,他们一面放牧,狩猎,一面展开掠夺战争,是一支极其彪悍的民族。黄神,应当即是西戎部落所信奉的大母神。为什么说黄神与游牧民族有关?因为甲骨文中的“黄”字,刻画的乃是一枝箭垂直穿过田地的图像。它所表达的意思是:那些马背上的骑士,用弓箭征服土地,或者用箭来分配和丈量土地——你的箭射得越远,你所占有的土地就越大。这无疑是骑马射箭风俗的一种明显痕迹。一个小小的“黄”字,暗示了黄神所统帅的民族的真实身份。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黄帝为“轩辕黄帝”,给祂加上了一个“轩辕”的名号。这个“轩”字,指的是一种有帷幕的车辆;“辕”字,指的则是车辆前部的两根直木,用来驾驭拉车的牲畜,无论“轩”字还是“辕”字,显然都与大型车辆有关。驱动这种车辆的畜力可以是牛,也可以是马,但是马的可能性似乎较大,因为斯基泰人当时已经学会驯养家马,并由此习得了骑马和驾驶马车的技术。他们以这种先进的交通力量,征服了欧亚大草原。那么,为何黄神要以车辆为号?关于这一点,古今无人曾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然而,如果最初信奉黄神的乃是游牧民族,那么,用自己赖以维生的交通工具去命名这位大神,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反过来,这个“轩辕”的名号,也进一步证成了黄帝乃是女神的推断。司马迁在《史记·天官书》里说,轩辕星乃“女主之象”,她预兆着人间会发生得到女子或失去女子的事件。《淮南子·天文》也说,轩辕星座是上帝妃子所居住的地方。既然“轩辕”在天上代表女性,并且是上帝的妃子,她为什么要在大地上扮演男性角色呢?我们似乎已经目击到黄帝的英雌形象:在她身上保留着早期游猎部族的鲜明特点:面容刚毅,手持弓箭和双叉戟,驾驭着双轮战车,率领她的人民驰骋在中原大地之上,向敌人发起无情的进攻。这种战斗性格,是猎人战胜农人的秘诀。在东亚地区的舞台上,黄神与炎神的对抗,从一开始就已决出胜负。中国的数千年历史,无非是游牧民族攻击、占领和同化农耕民族的过程。正是在这种血腥的征服中,中华民族完成了自己的民族融合。

  湖南人面方鼎

  我们难免要问:黄帝的形象难道从开始就如此高大伟岸吗?并非如此。黄帝之所以有今天这样崇高的地位,事实上是拜历史上的三次整容手术所赐:

  第一次是在战国年间,由道家黄老学派主导,改“黄神”为“黄帝”,并将祂与老子相提并论,初步奠定了祂在整个中原地区的权威地位;第二次是在西汉年间,以司马迁为代表的儒家知识分子,以修史的方式,再次为黄帝整容,伪造了以黄帝为开端的帝王世系,使他转型为华夏民族的第一祖先;第三次是在西汉末年,由国家图书馆长刘歆,率领他手下的学术写作组,炮制出大量赝伪古籍,以此抬高黄帝的地位,从而为王莽篡位的合法性寻找血统神学的根据。经过三次整容的黄帝,从女神变成了男神,性情反倒温和起来,胸襟也变得非常博大,发明了农耕时代所有的必需品。由于黄帝后来变性为男神,所以一些跟女性有关的发明,像镜子和梳子,养蚕和纺织之类的,就由他的四个老婆分担了。他还特别关心民众的性爱、生殖、繁衍和美容之类的事务。在南方,他进一步接管了灶火、巫术、医疗、长寿以及地下亡灵的生活,俨然是一个全知全能的祖宗。

  在道家伪托的对话式文献中,黄帝扮演了一个意态谦卑和虚心求教的君主,发出天真的疑问,而由一些身份不明的隐士作答,说出关于政治、权术、战争、医学和养生等问题的真知灼见。在一部名叫《素女经》的典籍里,他还采访了一个自称“素女”的女神,举行了一场关于房中术的著名对谈。借助这种方式,黄帝教导他的人民,通过性生活去实现三个重大的战略目标:第一是欢乐,第二是长生,第三是繁衍后代。毫无疑问,人口是帝国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它能够维系权力机器的长盛不衰。黄帝是这种生命政治学的开拓者。没有黄帝的努力,就没有14亿中国人民,没有全球最大的人口基数,更没有全世界最丰厚的人口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