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大师都是怎么看剧本的?

  源|看电影杂志

  导演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面对剧本。他们创作、篡改、涂抹,甚至扔剧本。平面的文字被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折叠成立体的影像。他们对剧本的干预程度和干预方式,也是各不相同。

  涂鸦法

  克里斯托弗·诺兰

  诺兰一般不写什么故事大纲,而是抓到纸就从第一页开始写。写出来的都是顺序的线性故事,但接下来,他就会把它们的次序打乱,变成我们看到的烧脑故事。

  如何有效防止烧别人脑不成,反而自己被烧?诺兰的方法是画图表,他将所有图表都贴在墙上,帮助理清思路。看来[记忆碎片]很写实。

  [盗梦空间]的一层层梦境,都在诺兰的这张草图里

  排除法

  杨德昌

  杨德昌在拍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时,抓着没什么经验的编剧们讲戏,讲完了让他们写出来。可是他们辛苦写出来的剧本,他看完就扔掉。

  咦,杨导,这是什么玩法?原来,杨德昌是用他们做排除法,让他们给出剧本写作的错误示范,避免陷入自己改不出自己毛病的陷阱。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开机仪式

  买买买法

  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当然也做原创剧本,但在与本·赫克特合作了[火车怪客]之后,他极少与知名编剧合作。除了发掘新人,他更爱在不知名的小说或戏剧中寻觅剧本。

  “不知名”当然是希胖保持电影悬念的一个好方法。但并不保险。在拍摄[惊魂记]时,他甚至企图把市面上所有的原著都买回家,以防剧透。

  希区柯克正在阅读[惊魂记]的原著

  [惊魂记]浴室场景故事板

  去肉留骨法

  库布里克

  而库布里克也可说是个改编控。但大刀阔斧的修改,对他来说是常事。以致于当他得知[斯巴达克斯]的剧本已经是最终版,自己毫无修改权,立刻暴走。即使拍完,他也不愿意承认这是他的作品。

  他拍摄[闪灵]时与斯蒂芬·金的撕逼更是路人皆知。库布里克说的很明白了:“《闪灵》的优点在于叙事的技巧性结构。”他罢免了斯蒂芬的编剧之职,留下的是原著的结构,填充上了自己的血肉。

  库布里克在斯蒂芬的原著上做了大量笔记、注释。两个迥然不同但又同样杰出的大脑,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

  拍摄过程中斯蒂芬常常与库布里克深夜撕逼,聊人生聊理想。撕到最后,还是只能看着被改得面目全非的电影,哭笑不得。

  画饼充饥法

  岩井俊二

  岩井俊二的[情书]也借用了《挪威的森林》的骨架,但创造的是全新的故事,完全没有撕逼之虞。

  岩井俊二一直很喜欢《挪威的森林》。当他起意将其改编成电影时,村上春树正在内蒙古旅行。而且,村上此前也对外界再三表示《挪威的森林》无法改编成电影。

  于是,岩井俊二自己重新“画饼”,以解拍不了原著之饥。书中说“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电影便以“死与重生”为主题。书是“村上春树百分百的现实主义恋爱小说”;电影便是“岩井俊二百分百”的浪漫主义恋爱电影。而书与影片中的角色,都包括一个已经死去的男人、被留下的心碎之人、和一个试图拯救她的男人。

  [情书]借用了某些框架,但他的内核与浪漫气质,还是属于岩井俊二

  扯淡法

  侯孝贤

  侯孝贤幸运的多。他有朱天文做长期合作伙伴,剧本的构思过程就是与老友闲适的扯淡。而且,好友们的经历都可以拿来做素材,比如吴念真唠过自己的初恋,侯孝贤便拍成了[恋恋风尘]。

  听故事聊天写剧本,侯孝贤电影的本子来的水到渠成。他和朱天文有着相似的生活背景,默契满分,说起故事,都是共同经历,一说就懂。

  侯孝贤与朱天文默契十足

  结对编程法

  埃德加·赖特

  要说与编剧的默契搭档,羡煞旁人的必推埃德加·赖特与西蒙·佩吉。他们合作编剧本,是两人关在小黑屋里,偷偷摸摸就把脑洞清奇的剧本编出来了。

  在实际操作中,两人各抱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边敲字一边看对方的进度。后来干脆弄了台可以连接电脑的大电视,一人敲字,另一人深情(雾)望着出现在电视屏上的剧本。啊,这就是传说中程序猿们加深感情的结对编程吧。

  赖特与西蒙手牵手写[世界尽头],一口气写一百页剧本。

  领悟法

  伍迪·艾伦

  广告创意法中,有一种叫做顿悟法。这种方法对于死理性派过于邪乎:什么都不干,创意突然就来了。

  但对于艾伦来说,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午夜巴黎]是早就确定的片名,但要在这个浪漫的片名之下,发生什么故事,却久久定不下来。

  突然,艾伦冒出了一个点子:如果马车可以把人拉回过去怎么样?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年轻的时候就研究过海明威、毕加索等人,现在连资料都不用查,文思便如泉涌。

  马车的点子是[午夜巴黎]的核心,电影的结论倒显得过于潦草,甚至是用爱情来敷衍哲学议题了

  这种方法也不是呆坐着便能生效。要知道,艾伦年轻的时候做过电视编剧,每天的工作是不容等待灵感的时间的。顿悟,要有长久的积累。

  拼图法

  佩德罗·阿莫多瓦

  阿莫多瓦的方法更实用。每天我们都经历、听闻各种故事。电影,把他们拼接起来就成啦。

  在拍摄[对她说]之前,阿莫多瓦听说过零碎的几个故事:一个美国女人昏迷16年后苏醒;一个年轻人迷恋上了一具女尸,每天倾诉心事,而那个女尸竟复活了;昏迷的少女怀孕,孩子的父亲是看护。他还做过这样两个梦:绝色美女流泪;自己拍摄了小人国的影片。

  这些元素加起来,就是[对她说]的故事与主题:幻梦一醒,爱恨情仇转头空。

  尤其是[对她说]中的默片[缩水情人],绝了

  播报当日票房、排片数据、档期资讯、深度票房数据挖掘、电影产业观点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