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幂:一路小跑,希望离好演员越来越近

  传媒内参导读:演员始终是第一位的,做一个好演员也是我一直努力、一路小跑去完成的目标和梦想,如果现在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那就再努力,争取离好演员越来越近。——杨幂

  来源:《电视指南》杂志(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

  文/赵静

  一个精彩的成长故事有几个必须要走的套路。一定要不同于普通人的经历,人生无论从低谷到巅峰还是瓶颈,总会有不得不交代的跌宕起伏,痛说自己曾经孤注一掷的执着与努力……可这些都不在杨幂的记忆里。

  采访中,杨幂坦然道:“我觉得我性格中,最好的一点可能就是心大了,我对很多事情都真的不care,我一直觉得在一个人身上天大的事情,也只是报纸的一角,没必要太在意,让坏事过去,把好心情留下。顺其自然,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我不害怕失去,走到哪一步,都是生命的安排,每个阶段的状态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杨幂最近几年的工作已经放慢了许多,虽然仍会有一些人觉得特别拼的人是有企图心的,但杨幂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洒脱。她也承认,打磨自己的过程虽然疼,“但是也很爽”。她期待元气满满地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

  这一次的采访是在《筑梦情缘》的热播期,这是一部由她和霍建华主演的年代剧。杨幂被剧中傅函君的许多特性所吸引。她喜欢那种独立自主、坚定不服输的性格,也非常认可“人人生而平等” “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和人格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等剧中角色的观念。她希望通过自己每一部作品的诠释、一步步的努力,朝着好演员的目标一路向前。

  访谈实录

  一路小跑,

  希望离好演员越来越近

  《电视指南》:拍摄过程中有什么记忆犹新的故事?作为演员感觉拍摄的时候更辛苦,还是后期开播路演宣传更辛苦?因为经常看到记者会问你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

  杨幂:拍《筑梦情缘》这部戏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场跳水戏,要跳的那条河是当年《情深深雨濛濛》的时候赵薇老师跳过的河,是死水河,味道真的很刺激,人在里面走一步就会翻涌出来很恶臭的味道,我记得当时拍了一个小时左右,出来之后全身痒,用水冲都冲不掉,对我来说挺印象深刻的。

  我其实更习惯在剧组的工作节奏,每天在剧组好好拍戏,收工后研究研究剧本,吃吃饭,听听音乐,然后好好睡一觉,第二天起来再元气满满地开工,真的觉得特别好。

  《电视指南》:演员、歌手、公司合伙人、带货达人等多重身份,内心的喜爱顺序是怎样的?难度顺序是怎样的?你对自己的人生是否有下一步规划?

  杨幂:演员始终是第一位的,做一个好演员也是我一直努力、一路小跑去完成的目标和梦想,如果现在有做得不好的地方,那就再努力,争取离好演员越来越近。

  《电视指南》:出道以来演过许多经典形象,多年来的演艺经验给你带来了什么?

  杨幂:这件事要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说,最初呢,我爸妈觉得我不是那种能够静下来学书法学钢琴的孩子,就把我送去小演员培训班。然后就拍了《唐明皇》,再到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回过头看,这一路都走得很顺其自然。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不让我学表演,不去尝试演戏,我都没想过自己要干什么,可能也就是考个别的学校,学个别的专业,做个别的工作吧。

  然后,在刚入行做演员的时候,演戏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谋生的职业,没有大志向,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演戏的时候,就做演员了。

  但随着演戏经历越来越多,我慢慢发现,“有时候,演完一场戏回来,连洗澡都在想那场戏”“今天演了一场戏,挺好挺棒的,这种兴奋的感觉以前没有过”,这种想法时不时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演戏不再是一份简单的职业,要好好演戏,好好成长,表演这件事,能带给自己的东西太多了。

  我拥抱所有的经历和遭遇,

  迎来更好的自己

  《电视指南》:在发展的道路上,总会被设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设,坚韧的心是怎么磨炼的?

  杨幂:对于外界的看法和大家给我的一些人设,我一直觉得,大众的舆论我没办法控制,好的坏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做这些事,别人一时之间误解了我,没关系,慢慢来,会好的,我拥抱我每一面的样子,接受自己所有的想法,也接受自己所有的经历和遭遇,我并不觉得这是糟糕的过程,打磨自己的过程虽然疼,但是也很爽。

  《电视指南》:是否也有大多数女演员的普遍焦虑?你快乐的源泉是什么?

  杨幂:我觉得我性格中最好的一点可能就是心大,我对很多事情都真的不care,我一直觉得在一个人身上天大的事情,也只是报纸的一角,没必要太在意,让坏事过去,把好心情留下。顺其自然,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我不害怕失去,走到哪一步,都是生命的安排,每个阶段的状态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快乐其实就是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好好工作每天充实地度过也很快乐,撸撸猫宅在家里也很快乐,打了一把游戏赢了也很快乐,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很好笑也很快乐……

  用心诠释的独立与坚守

  《电视指南》:选择参演《筑梦情缘》这部剧的初衷是什么?

  杨幂:我觉得这部剧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的故事架构非常完整,整体的故事以20世纪初民国时期风云变幻的大上海为主要场景而展开,每一个人物都非常饱满。我饰演的角色傅函君身上的很多特质也令我很喜欢。她永远不服输,无论什么挫折都不会让她倒下。相对优渥的家庭条件、中西思潮逐渐融合的社会背景、自身独立坚强的性格,诸多因素也让傅函君成长为一个在民国时期具有新女性意识的先行者。

  《电视指南》:在饰演这样的现实主义年代剧的时候,作为演员来说,关于表演的再创作上有什么心得?

  杨幂:我饰演的角色是一名女性建筑设计师,在20世纪初民国时期,女性建筑设计师是非常不被看好的,但傅函君对平等、自由的坚持和对事业、爱情的追求,在我看来体现在这个角色的方方面面。

  一开始知道自己要演民国戏的时候,曾觉得会有很多旗袍给我穿,后来发现,傅函君只有一件旗袍,别的更多的是工装裤或者西装裤子之类的。其实这个服装的设计和人物性格也有很大关系,傅函君有很多亲力亲为去工地的戏份,还有很多上蹿下跳的动作,以她的个性来说,如果让她穿着一件旗袍,她反而会不知所措,所以后来,我觉得裤装才是适合这个角色的。

  《电视指南》:这也是你第一次饰演一位女建筑设计师。

  杨幂:是的,当时背了很多专业名词,提前做了功课,因为很担心会出纰漏。我还特别喜欢傅函君对建筑设计的那种坚持和追求。她觉得我们人会经历生老病死,但是这些建筑会永远留下。她在当时的环境中,是极为少见的女性建筑设计师,因为她很喜欢把我们中国元素的东西加进去,所以我觉得她是很为自己的国家建筑文化而自豪,非常有民族自豪感的。

  《电视指南》:现在选剧的倾向类型和标准是什么?最近看到你正在拍国安题材的剧,可以给我们讲述一下《暴风眼》这部剧吗?

  杨幂:接剧的倾向其实还是顺其自然,来了合适的角色合适的戏,那就去好好拍好好演。

  最近正在拍摄的电视剧《暴风眼》,我在剧中饰演的角色叫“安静”,她是国安局侦察科科长,身在侦察第一线,是一个很有魅力的角色。其实在之前,我没怎么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现在有机会让我去尝试和了解,我特别愿意,因为其实这些隐秘战线的无名国安英雄们,为了保护国家稀有资源不被境外势力抢走而拼搏,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捍卫祖国,我会以敬畏之心去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