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漫威女英雄更厉害的,是迪士尼公主

  今年端午档真的没有电影可看。

  《黑凤凰》是黑化肥会挥发,完全失败的落幕曲。

  《最好的我们》,耿耿余淮怎么会这个亚子?

  《追龙2》才是王晶导演的真实水准,第一部的超水平只是创作上的回光返照而已。

  而现在制霸全球院线的电影,还是好几周之前上映的《阿拉丁》。

  无论票房还是口碑,都非常出色。

  迪士尼又一次slay全场了。

  而这次,靠的还是它引以自豪的公主。

  从动画到真人电影,《阿拉丁》最大的改变是茉莉公主。

  影片给了茉莉公主更多空间:她希望挣脱束缚、做事特立独行。

  还为公主全新打造了一首专属歌——《Speechless》。

  肉眼可见地,这几年迪士尼的公主形象在不断进化。

  从“如何坐等真爱上门”变为公主们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对真实自我的追寻。

  迪士尼公主的女权之路

  2018年的《无敌破坏王2》中,迪士尼自黑了一把自己的公主系列。

  女主角云妮闯入公主房间,自称公主,却遭到了公主们的灵魂拷问。

  云妮当然是满脸问号的看着她们。

  综合下来,迪士尼公主似乎有着这些共同点:美、有魔法、丧父或丧母、被迫害、有真爱、靠男人。

  当然,这都是刻板印象。

  事实上,迪士尼的公主们早已进化成另一种生物。

  迪士尼的公主之旅,走了那么长,变得那么快,前前后后,历经了好几个阶段。

  一是以白雪、灰姑娘和睡美人为代表的傻白甜公主。

  她们往往有着显赫身世、倾国容貌、美妙嗓音。

  总是被邪恶的女巫迫害,亟待完美的王子从天而降拯救自己。

  那是迪士尼公主刚兴起时顺应男权社会和审美的产物。

  第二阶段是上个世纪90年代,迪士尼掀起了一场“文艺复兴”运动,催生出几位极具女权意识的公主。

  从左至右依次:爱丽儿、贝儿、茉莉、宝嘉康蒂、木兰

  1989年《小美人鱼》,爱丽儿用歌喉换来长腿,走出大海,勇敢追求爱情。

  1991年《美女与野兽》,贝儿独立聪明、勇敢倔强以及爱读书,跨越种族爱上了丑陋的野兽。

  1992年《阿拉丁》,茉莉不甘当一个沉默的花瓶,有满腔政治抱负要施展。

  1995年《风中奇缘》,宝嘉康蒂独立勇敢,全程保护心爱之人。

  1998年《花木兰》,木兰替父从军,尽显女儿本色。

  而到了新世纪,迪士尼女权更加突出。

  2009年《公主与青蛙》——想完成父亲梦想的女老板。

  2010年《魔发奇缘》——王子不再是王子,而是小偷。

  当然,他们还是必须陷入爱情的旋涡。

  公主需要配上婚姻,才算完美。

  尽管在《青蛙公主》、《长发公主》里,公主们的良配已经不是王子,但公主还是需要一个男人来搭配。(《勇敢传说》姑且算皮克斯)

  这当然不是坏事,可是,公主们难道非爱情不可吗?

  《冰雪奇缘》发出了掷地有声的一击。

  这部动画电影的意义是开创性的。

  它创造了两位公主——艾尔莎和安娜。

  最大反派是王子。

  而艾尔莎的性取向还是同性。她最终目标不是公主,而是晋升成了冰雪女王。

  在《冰雪奇缘》之后,迪士尼公主的女权之路才算真正上了道。

  2014年真人版《沉睡魔咒》——睡美人被巫婆吻醒。

  2015年真人版《灰姑娘》——灰姑娘不靠王子救。

  2016《海洋奇缘》——莫阿娜不爱美裙爱冒险。

  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贝儿的独立时代女性特征展露无遗。

  2019年真人版《阿拉丁》,茉莉发声,当上女王。

  不管电影背景如何,创作者们已经完全站在当下女性的立场上。

  她们拥有和男性同等的权利。也有足够的自信,追问:

  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可以对哪些说不?

  从花木兰的《Reflection》到艾尔莎的《Let it go》再到茉莉的《Speechless》。

  迪士尼帮公主们褪去强权,褪去婚姻,甚至褪去制度的压迫。

  它不光在作品上直接体现了这个时代最强的声音,也在现实中积极行使话语权。

  美国甚嚣尘上的反堕胎法,迪士尼还投出了反对票。

  “公主”到底是什么?

  迪士尼的公主电影,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少女电影。

  如果说迪士尼公主电影只有女性意识,也不对。

  女性意识只是它的一部分,却不是它的全部。

  难道它的受众仅仅只有女性吗?那可不见得。

  每次公主片底下,多的是男性观众的溢美之词。

  我们痴迷于迪士尼公主片,并非只是美妙的画面,动听的原声,浪漫的爱情和绚丽的华服。

  最重要的,是这些公主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爱丽儿一点也不墨守成规,她关心事物,很有创造力,不断质疑她父亲过分的自以为是。

  贝尔有着与婚姻和家庭无关的野心,她说过:“我想要的远不止于这种乡村生活”。

  乐佩被关在塔里时,会下棋,研究天文学,阅读她能接触到的所有东西,学会用头发打架。之后逃离这座塔,去探索世界。

  宝嘉康蒂是自由的、自信的、勇敢的,她所教的所有课程都与爱、尊重和平等有关。

  木兰挑战每一个阻碍她的人,证明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一样有效,值得同样的荣誉和尊重。

  艾尔莎离开是为了自由,不必听别人不断的批评,为了做她自己。

  莫阿娜想去一个没人敢去的地方,这样她就能拯救她的村庄,使它免于毁灭,成为一个伟大的领袖。

  这些特质,跟性别无关,是人类最美好的东西。它们只是恰好被冠上了“公主”的名称而已。

  而迪士尼最近与新世相合作的视频中,表述了什么叫“公主”。

  你以为公主是这样——

  在6位女性的6种表达里,它是这样的——

  导演杨明明,大学刚毕业,就一个人扛着机器,拍摄了电影《女导演》。

  宋寅,搜救飞行员,常年开着飞机,在东海上空救那些遇难的人。

  专栏作家淡豹,长期关注女性成长。

  拳击手张伟丽,23岁打拳,花了 5 年,成为亚洲第一位打入UFC前十名的综合格斗选手。

  科幻作家郝景芳,成为继刘慈欣之后的第二位雨果奖得主。

  音乐人谭维维 ,曾抵触自己的超女身份,到最终找到自己的风格。

  图源自新世相

  强硬而柔软,保护自己也能保护别人,认识自己也帮别人认识自己。

  她们,和现在的迪士尼公主一样,是值得尊敬的“公主”。

  无论如何,公主不是被别人定义的,而是你自己决定的。

  那才是迪士尼公主片的真正意义。

  期待更多女孩,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