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最好的刘昊然

  陈飞宇贵气逼人,演落魄,观众感慨,“像从贫民窟出来的贵公子。”

  出处是影版《最好的我们》,他演余淮。余淮被八月长安的书粉定义为,“后妈生的孩子”,太没有主角光环。

  家庭一般,虽然成绩好,是学霸,但又不是智商超群那种。他总是暗自用功,却得不到回报。中考失利,分到普通班。高考失利,没能进清华。复读一年,考了全省第三,这

  时,母亲查出尿毒症。

  为照顾母亲,昔日骄子,只念了一所本地的普通大学。

  影版把他虐得更惨,连大学文凭都没有,年纪轻轻开始养家糊口。有一段是,十年后,余淮与耿耿重逢。耿耿打电话质问,为什么瞒她瞒这么久。

  他穿老头衫,身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院,仰头,靠着墙。有气无力地回答,“耿耿,我们再也不是同桌了。”

  这雕塑般的侧颜,好惊人。

  陈飞宇演花泽类,没问题。但说他演的是一个颓废潦倒,被命运磨掉了光芒的穷小子,反正我不信。

  他过分耀眼,天生一张衣食无忧的少爷脸。他不可能经历低谷。而余淮,本质是普通。普通高中生,普通级学霸,后来,成为了普通的大人。

  普通到,你真的会相信,这是一个真实活生生的人。他真的坐在隔壁班,给他的学渣同桌讲物理题。他真的存在过于我们每个人的青春。

  余淮普通,却又有着他独属的光芒。那是一个曾在十七八岁,心怀理想、意气风发的少年的迷人。值得耿耿花十年去等。

  别说十年。在豆蔻年纪就遇见了最好的男孩,已经足够花光所有的运气。余淮是初恋本恋,符合所有老中青少女对初恋的美好想象。

  除了18岁的刘昊然,想象不出,还有谁可以饰演“国民初恋”余淮。

  准确说,剧版《最好的我们》开机时,刘昊然只有17岁。拍到10月,全剧组给他过18岁生日,在振华中学门口,摆了三块大蛋糕。

  一帮少男少女因戏结缘,也因戏改变命运。播出前,这伙人不是18线就是38线。“过气快男”王栎鑫已经算最大咖。刘昊然的知名度远在他之下。

  但导演刘畅选他演余淮,信心百倍。他是第一个定下的演员。刘畅评价他,“他都不是剧本里的余淮,他就是原著写的那个余淮。”

  播出后好评如潮。其中一条说刘昊然,“像是八月长安先认识了刘昊然,然后才写了这本书。”这令刘昊然开心了很久。

  24集的网剧讲了一段平实动人的高中三年故事。

  有军训,文理分班,篮球赛,一二九纪念活动,月考期末考高考。有上课睡觉传纸条,下课手挽手上厕所,周末相约在快餐店写作业。细细碎碎,一帧一画,完美还原80后高中。

  它亲切,纯真,温暖。跟当时盛行的,“青春是堕胎和自杀”这类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它配得上真正的致青春。

  校园群戏中,主线是一对同桌,耿耿和余淮之间,那件叫做初恋的小事。他们相互喜欢,却在三年里,谁都没有讲出这份喜欢。

  没能讲出口,所以心痒,乱猜,沉迷,暴怒又狂喜。没能讲出口,所以初恋才美好。连一秒钟的对视都韵味悠长。

  这份暧昧的磨人的叫人抓狂的青春期心事,在《最好的我们》里,拍得好看极了。8.9分,选角成功占一半,剩下一半给感情线。

  感情线好看,刘昊然功能巨大。他小小年纪,平平无奇,演起恋爱戏来,怎么可以苏断腿苏死人苏破宇宙系。

  18岁的刘昊然,凭良心讲,是平平无奇的。他小眼,肉脸,不属于人群中,一眼就能被捕捉的大帅比。或者应该说,他的相貌,很难用“帅还是不帅”做一刀切。

  五官拆开来看,如果比照明星的标准,除了鼻梁过关,其他都挺路人的。但也全凭鼻梁高挺,脸一消瘦,连上大长颈,整个骨相就出来了。

  剧里,余淮总是埋头做数独。以耿耿视角看过去,这样流畅的侧脸线条,很难不心动。鼻梁和喉结勾勒得太优秀了。每天身边坐这样的同桌,上学都像拍韩剧。

  刘昊然的颜值不抢眼,但他呈现的质感和散发的气息,叫人欲罢不能。颜值靠爹妈给,或者后天调整缝补。气质就很迷了,全看老天爷赏不赏你这口饭。

  想起韩国新上位的“全民男友”丁海寅。丁海寅天生弟弟脸,细看,也是一张不够精致有型的面孔,也是细细软软的小眼睛。

  但看他在剧里谈恋爱,骑自行车围着孙艺珍转圈圈笑,对韩志旼脱口而出“为了能再见你一面”,真的受不了,从头皮到脚底全面酥麻。

  不管是《饭姐》还是《春夜》,他都是黑夜中一束光般的存在,暖暖的,治愈的,安心的。给女方乌七八糟的生活照出一片净土。

  这句点评很到位,说丁海寅非常适合被放置到,繁华都市的某条街口,一转弯,就会与他相遇。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心脏莫名狂跳。

  刘昊然一样。明明不是特别帅,明明只做了再平常不过的举动,但他做出来,莫名会有放松和撩拨的功效。因为气质自带苏感。丁海寅的苏,源自温暖,刘昊然的苏,是一份干干净净的少年感。

  他的少年感,嫁接到余淮的人设上,追剧的过程,就是身子一点点往下陷,往下瘫。再也出不了坑。尤其因为路星河整天瞎吃醋的部分,余淮越酸,越看得人心动。

  那副歪嘴瞪眼的受气小媳妇样儿,那种不服输又自尊心受挫的倔强与懊恼,那点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幼稚,甜、苏、撩到满地打滚。余淮啊,世界第一名的醋坛子。

  经典桥段是情敌比赛喝汽水。

  起因是耿耿吃醋,到音乐室排练,看到余淮和女同学独处一室,有说有笑。一气之下,跑了。比窦娥还冤的余淮,拿起手机才发现,有耿耿的未接来电。

  请欣赏,余淮心急火燎给耿耿回电,拨通,拿着手机如箭一般冲出去,扔下还在打哈哈的女同学。这眼神直击心脏。

  耿耿也不接电话。找到她,发现她和路星河正在愉快地打架子鼓。余淮一句话不说,就盯着“捉奸在床”的两个人。低气压到像要杀人。

  但没见过这么帅的杀人犯。

  “放学了,走吧。”眼神狠,语气狠,歪头狠,完全视路星河为空气更是狠爆。

  路星河不甘心,把耿耿挡后面,与余淮对峙。情敌碰头,你盯我我盯你。竟有一丝丝羡慕路星河,可以离余淮这么近。

  然后两个人相约到小卖部,比赛喝汽水。未成年人严禁饮酒的设定是有一点好笑但不是重点。重点,余淮挑衅路星河,歪嘴笑,仰头,怒喝汽水的样子,又在杀人了。

  感叹一万遍,杀得太好看了。

  剩下最后一瓶,余淮抢到手。但开瓶器被路星河拿到。路星河正得意,余淮拿牙齿直接咬开瓶盖,斜眼看他,啪一吐,喝!

  这个神仙吐瓶盖,妈耶,要出人命。

  比赛途中,路星河问了余淮两遍,“你是不是喜欢……”,“耿耿”两个字一直被余淮打断。直到赢了比赛,放下瓶子,余淮恶狠狠说了三个字,“我喜欢。”

  这是余淮唯一一次坦诚喜欢耿耿。

  虽然每集都是两个人的眉来眼去,但认爱的这一刻,余淮真的,帅到飞起。

  余淮和路星河,一个小心翼翼,一个爱就要说出来。余淮显得很怂。但他有他的打算和顾忌,说到底,是他的自卑作祟。自卑因为家庭,因为求而不得的命运。

  但为了反击情敌,他不惜把这个秘密昭告天下。余淮不是阳光学霸,相反,他出于自卫和要强,一直在扮演阳光。这种站在阳光下,不愿被人踩到影子的倔劲和脆弱,刘昊然演起来,挥洒自如。

  余淮的大成功,为刘昊然快速吸来一波同款剧本,同款少年角色。他都推掉了。他有个接戏宗旨是,不重复角色。

  刘昊然比余淮心野,也比余淮命好。他的《唐探2》票房破33亿。他演到了陈凯歌的《妖猫传》。也拿下了孔笙正剧的男主。

  陈思成自导自演的《远大前程》被骂死。一样的手法和画风,刘昊然演番外,广受好评。不是拍得好,是黑帮少爷长得好。多么做作的耍帅都耍得人心花怒放。

  还有被撤档的《九州缥缈录》,大制作大阵容大派头,刘昊然担男主,演少年成长。

  出道五年,年仅21岁,刘昊然真的做到了“不重复角色”。他抵死要做演员,而且是有作品的演员,用作品换自由。为自由,为不被局限,他不断在突破,扮女装,画烟熏妆,扎麻花辫。

  都没有错,甚至是可贵的。他有余淮没有的“敢”。他敢在书里写,“要做一个可以在风里站住的见风者。”

  站在风里的时候,愿风对他温柔一些,不要吹散了他真正更为可贵的,干干净净的少年气。这才是21岁刘昊然安身立命之本。

  那个他不想重复的余淮,恰是最最美好的刘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