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朝著名的文字狱:胡中藻“一把心肠论浊清”

  胡中藻(?—1775年),号坚磨生,江西新建人,乾隆六年(1741年)进士,官至翰林学士,督湖南学政。由于其著作《坚磨生诗钞》中被指有暗辱清廷及清高宗乾隆帝,因而被处斩。

  爱新觉罗·弘历

  与清朝以往的文字狱不同的是,如《南山集》案、吕留良案、《明史》案,胡中藻案完全是由清廷中央朋党倾轧所导致的。清世宗雍正皇帝在临终时,任张廷玉、鄂尔泰等为顾命大臣,以辅佐清高宗乾隆帝,二人虽同为顾命大臣,但素来不和,各级官员也以二人为首成鄂、张两派,由此朋党之轧不断,此后二人在“改土归流”、“御史仲永檀弹劾案”等事中激烈交锋。朋党历来为帝王所深恶痛绝,如雍正时期的年羹尧、隆科多,皆因结党而招致杀身之祸,所以清高宗对以二人为首的朋党也是十分痛恶。

  胡中藻为鄂尔泰门生,时鄂尔泰都湖南学政,且与鄂尔泰之侄甘肃巡抚鄂昌交往密切,为抑制鄂、张朋党,警醒官员,乾隆二十年(1775年),以密旨形式让广西巡抚卫哲治将胡中藻任广西学政期间所出一切之试题及诗文全部严查,同时命陕甘总督刘统勋彻查鄂昌。至三月,清高宗又召集诸臣,指出胡中藻的《坚磨生诗钞》中诗句“一把心肠论浊清”有辱蔑大清之意,斥其为“实非人类中所应有”,而胡中藻由于为鄂尔泰门生,平日自称为“记出西林第一门”,而西林觉罗为鄂尔泰姓氏简称,被清高宗斥为“攀援门户,恬不知耻”。随后借题发挥,为胡中藻《坚磨生诗钞》作序且出资赞助印刻的礼部侍郎张泰开也被“部议夺官治罪”,而鄂尔泰之侄鄂昌的诗作《塞上吟》中成蒙古为胡人,因此斥鄂昌忘祖纯属满洲“败类”。

  鄂尔泰

  大臣们受到启发,于是争相指出胡中藻的悖逆行径。如诗文中有“与一世争在丑夷”、“斯文欲被蛮”等句子,其中的“蛮、夷”是在侮辱满人。还有疑似诽谤朝廷的诗句——“虽然北风好,难用可如何?”、“南斗送我南,北斗送我北。南北斗中间,不能一黍阔。”另外,鄂尔泰侄子鄂昌在诗作《塞上吟》中,把蒙古人说成“胡人”,纯属数典忘祖的满人的败类。

  胡中藻罪不可赦,被判处凌迟处死,清高宗为了表示自己的仁义大度,改判凌迟为处斩,鄂昌被赐自尽而死。

  已经死了十二年的鄂尔泰受到牵连,画像和灵位被撤出贤良祠。当时受牵连的还有文渊阁大学士史贻直,他曾写信给鄂昌,为儿子求甘肃布政使的官职,被人告发。

  清高宗将史贻直免除官职,赶回老家。清高宗警告众满族大臣:“如有与汉人互相唱和、较论同年行辈往来者,一经发觉,决不宽贷!”其实,胡中藻是冤枉的,只不过写作诗文没有考虑到清廷的一些忌讳罢了。

  当时,清高宗对鄂尔泰、张廷玉两人结党营私行为极为忌恨,两派权势越来越大,直接威胁到清高宗的皇权。清高宗只不过拿胡中藻杀鸡儆猴,借题发挥,故意把小事弄大,弄成殃及多人的文字狱,从而打击鄂、张朋党的势力,树立了皇帝的绝对权威,稳固了中央集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