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天下有情人,莫不如是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红楼梦赏析持续重酬征稿中……,

  详情点击征稿

  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

  ——《楞严经》

  我愤怒,因为我爱你

  曾在知乎上看到过这样一个问题:贾宝玉有多爱林黛玉?

  里面有个高赞回答让我忍俊不禁:一般来说,他不是正在看林妹妹,就是在看林妹妹的路上。

  是的,这般牵肠挂肚,情深似海的宝玉,几乎是从不舍得对黛玉发火,宁可自己含着委屈,伏低做小的哄着,也是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但29回是个例外:他发了火,摔了玉,还把自己心尖上的林妹妹气得大哭。

  事情的起因,是张道士提亲:“前日在一个人家儿,看见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长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提亲了。要论这小姐的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示下,才敢提去呢。”实际上,这一篇话下来,我们唯一看到的有效信息就是这位姑娘的年纪是十五岁。这个与贾府渊源甚深的老道,或许只是将提亲一事,当成是与贾府拉一拉关系,或者是在小辈面前摆一摆老资格的手段罢了,在贾母的敷衍了事和王熙凤的及时救场下,打了个圆场,也便过去了。只有两个人走了心,便是宝玉和黛玉。

  宝玉的小情绪表现的十分明显:谁知宝玉一日心中不自在,回家来生气,嗔着张道士与他说了亲,口口声声说“从今以后,再不见张道士了”,别人也并不知为什么原故。说句良心话,张道士这个锅背的实在是冤屈,就算这位朝廷钦封的大幻真人再怎么神机妙算,也不可能知道宝玉已经心有所属。或许爱情原本就是如此:爱上那人之前,并未想过姻缘。但爱上之后,姻缘之分,再不想要别人。说起“别人”之类的字眼,都会觉得刺耳万分。倒是洞若观火的老祖母已经发现了个中端倪,连戏也不去看了,在家观察孩子情绪。

  于是,留在家里的宝玉再次踏上了看望黛玉之路:且说宝玉因见黛玉病了,心里放不下,饭也懒怠吃,不时来问,只怕他有个好歹。实际上,黛玉的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沉疴已久,贾府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她“十顿饭只好吃五顿”,但是宝玉却依旧紧张,依旧会为了她的病,牵肠挂肚,连饭也吃不下。

  然而却不想,两人却一言不合吵了起来。

  黛玉因说道:“你只管听你的戏去罢,在家里做什么?”宝玉因昨日张道士提亲之事,心中大不受用,今听见黛玉如此说,心里因想道:“别人不知道我的心还可恕,连他也奚落起我来。”因此心中更比往日的烦恼加了百倍。要是别人跟前,断不能动这肝火,只是黛玉说了这话,倒又比往日别人说这话不同,由不得立刻沉下脸来,说道:“我白认得你了!罢了,罢了!”黛玉听说,冷笑了两声道:“你白认得了我吗?我那里能够像人家有什么配的上你的呢!”宝玉听了,便走来,直问到脸上道:“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黛玉一时解不过这话来。宝玉又道:“昨儿还为这个起了誓呢,今儿你到底儿又重我一句!我就天诛地灭,你又有什么益处呢?”黛玉一闻此言,方想起昨日的话来。今日原自己说错了,又是急,又是愧,便抽抽搭搭的哭起来,说道:“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诛地灭!何苦来呢!我知道昨日张道士说亲,你怕拦了你的好姻缘,你心里生气,来拿我煞性子!”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每每读到此处,我总是不能理解,为何一向疼爱黛玉的宝玉会这样勃然作色,直到25岁的我,在停笔的一年间,遇到了今生良人。在过去的三年里,我独自一人在外地工作,并且充当者高中班主任的角色。原本年轻的我,在巨大的压力和无助的漂泊感里,无数次,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清虚观里,那个被凤姐一掌打在地上的小道士。如困兽一般,从不知安全感为何物,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却还是要拼命挣扎着跑。在去拍艺术照都会被化妆师说不会笑了的日子里,我遇见了崔先生。

  他是一个踏实而温厚的人,时时刻刻,都在用他强大的心力,支撑着十分辛苦的我。每分每秒,都不会让我有半分犹疑和恐惧,只有无穷无尽的温暖和踏实。哪怕天崩地裂,也可闭上眼,回身就郎抱。世间万事,皆有他共我筹谋、商议、协作、分担、鼓励、疼惜。可是长久以来,不曾拥有安全感的我,总是患得患失。一旦觉得自己会给对方带来麻烦,便会顿生退意。某一次,不知是为何,我说了句,真的不想拖你后腿。于是,这个告诉我,我是他的孩子的男人,竟也怫然作色,告诉我,想怎样都好,只是不许瞎想,不许再胡说这样撵他走的话。而当事情过去,我反过来再读红楼,我瞬间理解了宝玉。

  因为深爱,黛玉在试探——金玉之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可是长久以来,寄人篱下的她就像一只小刺猬,况且那个年代,根本就由不得她光明正大问一句,你爱不爱我。于是这只聪明的小刺猬试图用金玉之说来刺激宝玉。虽说一只小手把他往外推,心里却有一万只小手想把他往回拽。也是因为深爱,宝玉出离愤怒,不是因为自己的不被理解,而是自己为何没有被黛玉理解——世间所有人都可以误会我,只有你不可以。因为今生今世,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或许正像《倾城之恋》里范柳原近乎绝望地对流苏嘶喊:“其实我也不太懂得我自己,但是我要你懂我!”是呀,我要你懂我,要你原谅我,要你爱我。

  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不去听戏?还不是因为心里牵挂的是你?你为什么又说起金玉?推着我走,让我娶别人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心里只爱你么?你阻了谁的好姻缘?没有你在,我要好姻缘做什么呢?让我娶别人,那就是咒我天诛地灭!于是,愤怒和委屈在宝玉心中狼奔豕突。

  可是他终究不能拿黛玉撒气,他是狠不下心的。于是,他选择了二人第一次相遇时吓坏黛玉的方式——便赌气向颈上摘下通灵玉来,咬咬牙,狠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劳什子!我砸了你,就完了事了!”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不动。宝玉见不破,便回身找东西来砸。

  金玉之说,宝玉已经不愿再听,从黛玉口中说出,只怕更是让他心都碎了。于是,他决定舍弃全家视作命根子的通灵宝玉来证明自己——玉都碎了,什么都不要了,看你以后还要不要再提。

  这时袭人紫鹃来相劝。“袭人见他脸都气黄了,眉眼都变了,从来没气的这么样,便拉着他的手,笑道:“你合妹妹拌嘴,不犯着砸他;倘或砸坏了,叫他心里脸上怎么过的去呢?”黛玉一行哭着,一行听了这话,说到自己心坎儿上来,可见宝玉连袭人不如,越发伤心大哭起来。心里一急,方才吃的香薷饮,便承受不住,“哇”的一声,都吐出来了。紫鹃忙上来用绢子接住,登时一口一口的,把块绢子吐湿。雪雁忙上来捶揉。紫鹃道:“虽然生气,姑娘到底也该保重些。才吃了药,好些儿,这会子因和宝二爷拌嘴,又吐出来了;倘或犯了病,宝二爷怎么心里过的去呢?”宝玉听了这话,说到自己心坎儿上来,可见黛玉竟还不如紫鹃呢。又见黛玉脸红头胀,一行啼哭,一行气凑,一行是泪,一行是汗,不胜怯弱。宝玉见了这般,又自己后悔:“方才不该和他较证,这会子他这样光景,我又替不了他。”心里想着,也由不得滴下泪来了。”

  宝玉后悔了,不该非要和她争是非对错。那样深爱,谁对谁错又能如何呢?然而最让人顿觉又甜又心酸的还是下一句:我又替不了他。那该是怎样的深爱,让他看见对方痛苦难过,明明自己刚刚气得发疯,第一反应却是恨自己不能以身相替。

  大闹了一场,二人虽说都称病宅在屋里,却都没有自伤,而是后悔——悔不该一时冲动,伤了对方的心。或许正像木村拓哉在采访中说的:在爱里,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因为会先去考虑对方的感受。

  我骗你,因为我爱你

  三十三回,宝玉遭受了肉体上最深重的痛苦——被政老爹一顿猛揍。

  “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一片皆是血渍。大哭起“苦命的儿”来。”

  这样严重的伤,自然是人人心痛。

  贴身伺候的袭人,最先知道宝玉的境况。面对袭人的含泪关切,宝玉叹气说道:“不过为那些事,问他做什么!只是下半截疼的很,你瞧瞧,打坏了那里?”

  接下来出场的是宝钗,一向端庄稳重的宝姐姐,也是心疼得直掉眼泪,面对宝姐姐的含泪关切,宝玉心中想:我不过挨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之态,令人可亲可敬。假若我一时竟别有大故,他们还不知何等悲感呢。既是他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也无足叹惜了。

  实际上,这个天然就有一段痴病的小公子很是享受来自女孩子的关切和疼爱,一顿打便让众人如此疼爱,也算不枉。但是身上的伤毕竟疼痛难当:宝玉默默的躺在床上,无奈臀上作痛,如针挑刀挖一般,更热如火炙,略展转时,禁不住“嗳哟”之声。

  直到黛玉来此。宝玉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宝玉还欲看时,怎奈下半截疼痛难禁,支持不住,便“嗳哟”一声仍旧倒下,叹了口气说道:“你又做什么来了?太阳才落,那地上还是怪热的,倘或又受了暑,怎么好呢?我虽然捱了打,却也不很觉疼痛。这个样儿是装来哄他们,好在外头布散给老爷听。其实是假的,你别信真了。”

  人若是受了委屈,挨了疼痛,最想要的,大概就是飞向心爱之人的怀抱。宝玉想不想黛玉?想。但因为太爱,所以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若是黛玉顶着烈日而来,宝玉怕她中暑也罢了,但即使已经夕阳西下,地上残留的暑气,也足够让他心疼一番。分明自己已经支持不住,明明刚刚还在跟袭人说疼的厉害,但不想她哭,不想她担心,所以撒谎说不疼——黛玉要是心疼了,宝玉只怕会更心疼。

  除了捧在手心怕化了,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词汇来描述这样的深情。终究喜欢和爱是不同的。喜欢一个人,或许会享受来自对方的心疼呵护。但若是爱一个人,往往会选择隐瞒,宁可独自承担,不要让对方难受半分。

  这样的宝玉,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温润深情的男子——明孝宗朱祐樘。

  实际上,历史长河里,他仅仅是诸多优秀帝王中的一员。可是童年经历也好,性格使然也罢,他确实做到了很多更加伟大的帝王没有做到的事情——只愿一生爱一人。只有皇后,没有嫔妃。且如民间夫妇,同起同居。

  张皇后有次生口疮,朱佑樘亲自为她端水传药,见她睡下,怕惊扰她休息。竟然不敢咳嗽。在封建男权时代,寻常丈夫肯如此对妻子已属佳话,何况是九五之尊,难怪一边的宫女都目瞪口呆。

  实际上,张皇后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和性格缺陷——她过于偏袒自己的娘家,纵容兄弟为非作歹,以至于宽厚仁爱而勤政爱民的明孝宗,为了她屡次明知故犯,打破原则。可是或许爱一个人就是如此罢——只有深情,不计得失,不论对错。

  曾有人问我,黛玉总是那样敏感,是不是活得很辛苦。黛玉自然辛苦,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实际上,众生皆苦,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苦痛。但是我们活下去的意义,就是我们所有的心酸苦痛,都有人懂得。因此再辛苦,也有温暖和幸福。因此,黛玉实在不失为一个幸福的人。

  许多人都为二人最终没能终成眷属而心疼惋惜,而我不以为然——何为永恒?你若情愿,一瞬也是永恒。两心相印,便是在一起的全部意义。可我终究是俗人,分享一句单口相声里最喜欢听老郭说的话分享与各位看官: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造定,是莫错过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