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大师们如何把自己安插到大作里

  伦勃朗《自画像》

  毕加索曾说:“上帝真是个艺术家,就像我这样。而我就是上帝。”

  事实上,每位绘画大师都曾或多或少展现出自己自恋的一面。更有研究表明,大艺术家们留在作品或是书信上的签名中,字体的大小;在公开访谈中第一人称“我”的使用频率也可以作证大艺术家们的自恋程度。这些自恋程度直接反应在大艺术家绘制自画像的数量之中,当然也与大艺术家作品的市场表现直接挂钩。换言之,就是越自恋的艺术家越杰出。

  梵高与伦勃朗的自画像都是如此,以自我为主题的同时也侧面反映出了艺术家当时人生阶段的生活状态与心理活动,成为了后世学者的典型观察对象。

  同时,艺术的发展进程亦是艺术家社会地位不断提升的过程,在历史上的众多杰作之中,蕴藏着诸多艺术家把自己的形象悄悄安插在重要场合之中的有趣现象。

  1

  《雅典学院》里的拉斐尔

  拉斐尔·圣齐奥《雅典学院》

  《雅典学院》是意大利画家拉斐尔·桑西于1510~1511年创作的一幅壁画作品。现收藏于意大利梵蒂冈博物馆。这幅宏大的拱形构图壁画以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举办雅典学院之逸事为题材,以极为兼容并蓄、自由开放的思想,打破时空界限,把代表着哲学、数学、音乐、天文等不同学科领域的文化名人会聚一堂,以回忆历史上黄金时代的形式,寄托了作者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表达了对人类中追求智慧和真理者的集中赞扬。

  拉斐尔·圣齐奥《雅典学院》局部

  拉斐尔将自己藏在了《雅典学院》右下方的位置。在众多先贤激烈进行学术讨论的时候,拉斐尔悠然的望向画面外的观众。而画中拉斐尔的形象与表情都与他在侧颜自画像中的形象如出一辙,基本上呈现出一种“公关照”的形象。

  拉斐尔·圣齐奥《自画像》

  拉斐尔此举划时代的开启了“安插自画像”的先例,而历经百年的历史证明拉斐尔的此举确实合情合理。

  2

  《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艺术家在场的证明

  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

  心机的雅克-路易·大卫把自己巧妙地安插在了皇家典礼之中,画面后方的观礼台上艺术家本人正在现场描绘着这个历史时刻,同时也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形象载入史册。

  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局部

  3

  《查理四世一家》只是纯粹想把自己画进皇室画像中

  弗朗西斯科·戈雅《查理四世一家》

  弗朗西斯科·戈雅《查理四世一家》局部

  在王室家庭肖像《查理四世一家》中,艺术家弗朗西斯科·戈雅将自己与画框一同藏在了画面暗处的角落中。其中原因据说是因为除了艺术家以外画面中一共有13个人,而“13”是不吉利的数字。而能够允许大艺术家出现在家庭肖像之中,也足以佐证当时王室对于艺术的尊重。

  4

  《宫娥》里比戈雅还会抢戏的委拉斯贵支

  委拉斯贵支《宫娥》

  与戈雅的《查理四世一家》异曲同工的是委拉斯贵支的传奇画作《宫娥》,艺术家运用巧妙的光线与构图将王室一家收录在仿佛定格一瞬间的画室场景之中。而同时代的巴洛克式艺术风格追求的正是动感、瞬间的凝固。

  委拉斯贵支《宫娥》局部

  画面中包括艺术家本人以及这幅画的主角玛格丽特·特里萨公主一同认真的观察仿佛一面镜子的画面外,而画面中的镜子里又反射出国王菲利普四世与王后的形象,他们同样关切地注视着小公主,巧妙构成一幅家庭美满其乐融融的景象。

  5

  纯粹炫技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扬·凡·艾克《阿尔尼诺的婚礼》

  《阿尔尼诺的婚礼》描绘了典型尼德兰富商新婚的场景同时这幅画也是尼德兰画派中的代表之作,写实正是尼德兰画派的最大特点。就连场景后方的透镜描绘得极为逼真细致,镜中的蓝衣人正是艺术家扬·凡·艾克。

  扬·凡·艾克《阿尔尼诺的婚礼》(局部)

  6

  《夜巡》中甘心做群演的伦勃朗

  艺术家伦勃朗一生中留下的自画像多大上百幅,这些不同样貌不同状态的自画像共同为后人拼凑起了大艺术家半生富足,半生潦倒的一辈子。除了单人肖像以外,伦勃朗的形象也出现在他的作品人像组画之中。甚至最著名的《夜巡》中也有艺术家的身影。

  伦勃朗《夜巡》

  这位艺术家中的造景师擅长舞台般精心安排的人像组画画面,独特具有设计性的“伦勃朗光”正是他最著名的创举。在《夜巡》中这个戴头盔的士兵就是伦勃朗给自己安排的龙套角色。

  伦勃朗《夜巡》局部

  7

  《自由领导人民》中参与历史的“男一号”

  欧仁·德拉克罗瓦《自由引导人民》

  在《自由领导人民》中,站在女主身旁戴礼帽、举着枪的形象正是浪漫主义画派先驱,德拉克罗瓦本人。他之所以把自己画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他就是革命战场的亲身参与者。这幅画还有一个名字《1830年7月28日》,当时法国巴黎爆发了法国人民推翻波旁王朝的革命运动,德拉克罗瓦此时深受人民同仇敌忾的精神鼓舞,故此创作了这幅画。

  欧仁·德拉克罗瓦《自由引导人民》(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