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不止是诸侯奸雄的舞台,小人物们也各有各的精彩

  建安四年,河北邺城袁绍府内,袁绍亲族中的两个孩童,正在庭院玩耍。他们手里捏着家人为他们制作的木剑和木盾,兴致勃勃地比划着玩,好不欢乐。大人们,有的端坐屋中下棋,有的闲聊,有的则忙里忙外准备午饭。

  两个孩子正假装拼剑时,府邸门庭处忽地冒出许多人马,个个披坚执锐,手握铁剑,相互拼杀。孩子们扔下手中木剑和木盾,所有童心和好奇,全部汇聚门庭,他们津津有味地看着大人为他们表演的真实格斗。

  但这不是戏剧,是活生生的现实。

  门庭外缠斗的人群中,忽地蹦出一位壮士。这位壮士,身长八尺,身着一身青色大袍。壮士三两步冲入门庭,一把搂起孩童,径直朝袁家府内而来。袁府的人,方才惊醒,见壮士抱着他们的孩子,全都惊慌失措。壮士曰:“诸位莫惊!此间形势危急,我长话短说。并州黑山军入侵邺城,已攻破城门了。吾知汝家袁绍,正在千里之外,待其来救,尔等皆为齑粉矣。今吾率部众百余人,护送尔等突出重围,誓死保尔等无虞,回到袁绍身边。”

  袁家几十口人,早乱了方寸,分不出个是非敌我。为保命,只得草草应了壮士。壮士命手下数百人,车载袁家宗族,保卫着他们一路冲杀,最终,将他们平安送达袁绍身边。

  冀州邺城

  袁绍一生中,有两次“存亡之秋”。一次是上面的“黑山军倾覆邺城”,另一次是官渡之战时曹操火烧乌巢那个清晨。不同的是,第一次袁绍挺了过去,第二次,没有。

  建安四年,袁绍在幽州围剿了公孙瓒,在他尚未返回冀州邺城时,黑山军首领于毒,从并州向东,侵入了冀州邺城;同时,袁绍后院起火,邺城的袁绍叛军与黑山军里应外合。双管齐下,邺城很快成了敌军囊中物。邺城,是袁绍的都城,是袁绍势力集团的心脏,袁绍宗族,妻儿老小,都在那里。袁绍后方这次反叛对他造成的打击,不亚于陈宫和张邈叛迎吕布对曹操的打击。

  袁绍剧照

  袁绍这次危机中,有一位人物,却极少被人重视。当袁绍全族陷于邺城水深火热之中时,正是此人,保住了袁绍全家性命,并成功护送他们回到袁绍身边。

  袁绍既破公孙瓒,引军南到薄落津,方与宾客诸将共会,闻魏郡兵反,与黑山贼于毒共覆邺城,遂杀太守栗成。黑山贼十余部,众数万人,聚会邺中。贼陶升者,故内黄小吏也,有善心,独将部众逾西城入,闭守州门,不内他贼,以车载袁绍家,身自捍卫,送到斥丘乃还。——《三国志·魏书·袁绍传》注引《英雄记》

  此人,名叫陶升。从史料可以看出,陶升是黑山军成员,是内黄县吏官。然而,一位黑山军成员,为何在自己的部队大获全胜之际,宁可不惜性命,也要背叛自己人?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要厘清陶升的身世,以及他所处的背景。

  陶升此人,史料极少,但有一处突破口,就是史料中“故内黄小吏也”六字。此六字的意思是说,陶升“曾经是内黄县的小吏官”。

  “内黄县”,是汉高祖刘邦所设魏郡中的一个县,位于冀州。

  高祖十二年,置魏郡,辖十二县,为邺、内黄、黎阳……。——《汉书·地理志》

  “小吏”,则是一个很小的官职,在《后汉书》中这样记载:

  百石以下斗食佐史之秩,言小吏也。——《后汉书·章帝纪》

  即,陶升在加入黑山军前,曾在冀州魏郡的内黄县,做过一位“食禄不到百石”的小文官。同时,《章帝纪》中,还有一句话这样写到:

  小吏豪右得容奸妄。——《后汉书·章帝纪》

  所谓“得容奸妄”,意思是说能够容纳(藏匿)奸妄之人,什么样的人有能力藏匿奸妄之人?看《魏书》对审配家族事迹的记载:

  袁氏政宽,在职势者多畜聚。太祖破邺,籍没审配等家财物赀以万数。审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为逋逃主。——《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引《魏书》

  邺城审配家族,是当地豪族,其家中藏有罪犯。能够藏匿奸妄之人的家,虽不比能够藏匿罪犯的家厉害,但也说明其宗族在当地,一定是有些势力的。故,陶升虽然只是内黄县一介小小文官,并不意味着他的宗族没有势力。

  陶升剧照

  《后汉书》还有这样一处记载:

  袁绍闻魏郡兵反,与黑山贼于毒等数万人共覆邺城,杀郡守。贼有陶升者,自号平汉将军,独反诸贼,将部众逾西城入,闭府门,具车重,载袁绍家,身自捍卫,送到斥丘。——《后汉书·袁绍传》

  《后汉书》关于陶升的记载,与《三国志》大体相同,但多了一条重要信息“(陶升)自号平汉将军”。根据《九州春秋》记载,所谓“平汉”,是张角黄巾起义后,全国各地起义军类似“番号”一类的东西,其意思和作用,与“黑山军”、“飞燕军”等相同。

  张角之反也,黑山、白波……平汉……飞燕……于毒等,各起兵,大者二三万,小者不减数千。——《三国志·张燕传》注引《九州春秋》

  陶升自号“平汉将军”,说明他是“平汉”这支起义军中的领袖人物,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一把手。当时要成为地方起义军领袖,则最基本的,也得有钱。有钱才能散家财,才能购买物资从而起兵。因此,陶升的身世,几乎可以肯定是豪族——虽然这位豪族,仍旧是一位小人物——只是在县里或乡里有些名气,稍微大点儿的名气是没有的。

  东汉末年,类似陶升这样身世的人,并不少,他们中有些人,会在乱世中努力“跻身上流”。陶升从“内黄小吏”,到“平汉将军”的经历,就是这位小人物跻身上流社会的第一步。

  陶升做内黄县小吏时,正值汉朝桓帝和灵帝时期。当时全国范围内,只有少数地方发生了起义。他这样的小官,自然得在任上好好待着。张角中平元年(184年)二月起义后,势如燎原,起义军很快波及北方各地。陶升所在的魏郡就在河北,是首先被波及的地区之一。

  张角等知事已露,晨夜驰敕诸方,一时俱起。 皆著黄巾为摽帜,时人谓之“黄巾”。所在燔烧官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据,长吏多逃亡。旬日之间,天下向应,京师震动。——《后汉书·皇甫嵩传》

  从起义形式看,当时的情况是“郡县揭竿而起”,是各地自发起义,起义消息每到一地,那里就有许多人响应起义。从起义军成分看,主要是贫苦百姓,其次是豪族恶霸和其它人物。绝大部分贫苦百姓,构成了起义军的基础,部分极有能力的百姓,以及一些豪族恶霸,构成了起义军的骨干。从起义具体过程看,往往是起义消息一到,一州之内就郡县骚动,此时,一些能力很强的、在百姓中素有名望的普通人,以及当地的个别豪族,就会成为起义军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他们散家财,打造兵器、购买马匹、储备军粮,草拟一些具体的行动计划,然后执行。

  黄巾起义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陶升这样出身的人,其行为就不难推断。他极有可能是当时河北某支起义军的主要人物,在起义早期,凭借其豪族家室,组织其了一支自己的队伍。随着起义进行,他要么兼并其它更小的起义队伍,要么被更大的起义队伍兼并。从中平元年(184年)到建安四年(199年)的十六年中,陶升就这样,从一位起义军的小头领,逐渐发展壮大,成为了他自封的“平汉将军”,后来又与势力更大的黑山军合作(或隶属黑山军),再后来,就发生了文章开篇的一幕。

  这,就是陶升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跻身上流社会的第一步。

  那么,陶升为何要背叛黑山军,投靠袁绍呢?因为这是他跻身上流社会的第二步。

  陶升投靠袁绍前,虽已成为黑山军里的大人物,但从当时整个社会的视角看,他仍是一个遭人鄙弃唾骂的恶贼,是人人喊打的对象。而当时的格局,为他进一步跻身社会上层,提供了机会。当时黄河以北,并州、冀州和幽州主要有三股势力,公孙瓒的幽州势力,袁绍的冀州势力,以及张燕在并州的黑山军势力。这三股势力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占领河北全境。为此,三股势力进行了多年博弈。例如,袁绍与公孙瓒为争夺冀州交战时,张燕就曾派军支援公孙瓒,他的支援,目的明显,就是不让袁绍击败公孙瓒,从而独大河北,但他的支援又很鸡肋,他派去支援公孙瓒的只是一支弱旅,派出这样一支部队的目的也很明显:既不能让袁绍独大,也不能让公孙瓒独大。

  袁绍与公孙瓒争冀州,张燕遣将杜长等助公孙瓒,与袁绍战,为袁绍所败。——《三国志·魏书·张燕传》

  最终,公孙瓒败给了袁绍,而袁绍在河北的势力,也就超过了黑山军,这是黑山军不能接受的。所以,公孙瓒刚被打败,黑山军就不惜血本,出动十余部,数万人,端掉了袁绍老巢邺城,历史再一次上演了千钧一发的微妙时刻,这一刻,如同袁绍和曹操官渡之战时一样:许多人一边扪心自问,两方势力到底谁能取胜,一边悄悄打着自己的算盘,做出选择。而陶升在这一刻,选择了袁绍。他的选择,从事后看无疑是明智的,但在当时,却需要智慧、眼光和很大的勇气。

  公孙瓒剧照

  陶升想在袁绍的光环下耀升,就不能空手而去,于是,他趁黑山军占领邺城时,救下袁绍全家老小,以此为资本,将自己推荐给袁绍。事后证明,他这铤而走险的一步是成功的。袁绍一定很感激他,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像他这样借花献佛者,不在少数,这个袁绍也自然知道。袁绍因为这件事,封他为“建义中郎将”。袁绍这一敕封,等于单方面取代了原先黑山军领袖张燕的“平难中郎将”,而张燕的平难中郎将,是汉灵帝敕封的。

  袁绍到,遂屯斥丘,以陶升为建义中郎将。——《三国志·魏书·袁绍传》注引《英雄记》

  至此,陶升完成了他跻身上流社会的第二步。从一位“贼军领袖”,晋升为东汉王朝的“平难中郎将”,成为了名正言顺的东汉大臣。

  从陶升这位小人物跻身社会上层的经历中,可以看见东汉末年小人物们乱世沉浮的众生相。

  与陶升类似者,如张燕。张燕是东汉末年的土匪,是名副其实的社会底层人物,但他颇会把握时机。黄巾起义时,他抓住了第一个时机,纠集了一群贼寇作为核心力量,继而四处发展,最终壮大,“众万余人”,成为一股有实力、更有底气的力量。后来,随着黄巾起义蔓延全国,张燕领衔的这支力量,又在与众多实力相当者抗衡的过程中,占据上风,逐渐成为了河北一带最强大的起义军领袖,以至汉灵帝都“不能征”,拿张燕没办法。值此势如破竹之际,张燕却能悬崖勒马,在他赚足了与东汉王朝谈判的筹码时,却不失时机地首先示弱,“遣人至京都乞降”,汉灵帝当然快意,顺水推舟送了张燕人情,封他为“平难中郎将”。这一敕封,达成了一个双赢局面,从汉灵帝的角度看,他暂时平息了黑山军这股可怕势力的席卷,为苟延残喘的东汉王朝赢得了宝贵的喘息;从张燕的角度看,他现在是东汉王朝名正言顺的中郎将,既能给数百万手下一个交代,也顺便实现了自己地位的提升。

  张燕剧照

  当然,并非所有小人物都抱着如陶升和张燕们一般的动机行事,许褚,就不一样,他为的是生存,以及,一点点情怀。许褚之名,如雷贯耳,但在那个年代,他起初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小角色。许褚与陶升和张燕们的不同,在于他没有主动出击,而是坚壁守卫。

  汉末,聚少年及宗族数千家,共坚壁以御寇。——《三国志·魏书·许褚传》

  许褚剧照

  许褚这样行事,一方面说明他没有“寇略之心”,是一位正派人物,另一方面说明他有担当,愿意在乱世中挺身而出,为宗族子弟和乡亲百姓们而战。许褚所为,自然让他名声在外,淮、汝、陈、梁间,都忌惮他,最终,他的名声传入了曹操耳中,从此,终曹操一世,许褚不离左右,当他最终以牟乡侯的爵位谢世时,他完成了守卫曹操(也就是守卫东汉)的历史使命,也完成了一位谯国小人物在乱世中的地位跃迁。

  当东汉末年的诸侯奸雄、名门世族们,在乱世的舞台上呼风唤雨,上演一幕幕华彩乐章时,那些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小人物们,并没有甘于平庸。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生存着,并坚守着理想。他们是不幸的,因为那个时代,但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自强。他们的名字,没有留下,但他们真真切切地来到过这个世上,来到过和我们此时此刻呼吸着同样空气的世上,走过一遭。而这,是无法抹杀的,无论我们是否知道,他们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