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锤了?三星堆青铜器或来自外星制造,这些是证据?

  作者:M·辰

  #三星堆篇-10#

  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希腊、墨西哥以及欧洲系列的俄罗斯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土耳其、中国。现在,2019年“国庆70周年献礼——中国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度围观啦!(本文图片由M·辰、色影拍摄,版权所有)

  (《青铜纵目面具》,三星堆博物馆藏)

  上篇说到:青铜器是铜、锡、铅的合金,具有熔点低、硬度高、易于铸型等特点,深受广大古代人民的喜爱,并把它做成各种礼器、祭器等敬献给神灵……

  但是,可是,但可是,“青铜器”却是后人的叫法,它的初始颜色是黄、金色(如上图)!因为长时间被埋藏而导致氧化、生锈等因素才变成了后人所见的青灰色,故而后人用“它的颜色”命名了这类铜器。这也是我们在参观博物馆时看到它们的铭牌上时而写着“铜器XXX”,时而又写成“青铜器XXX”的原因,实际上,它的本质就是“铜器”。

  这种“铜器”或“青铜器”混称的现象尤其是在图书中最为明显,例如,三星堆“纵目面具”,它有时被称为“铜纵目面具”,有时又被称为“青铜纵目面具”,实际上都没错。标准的说法应该是“铜纵目面具”。好吧,这段纯属题外话(^_^)。

  回归正题

  今天,咱们要聊的是:三星堆遗址(以下简称“三星堆”)所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它们的原料采自何处?它们在哪里被制作成器?它们到底是不是外星人的作品?

  (本文图片中的器物皆为三星堆博物馆藏品,不再复注)

  (《青铜兽首冠人像》)

  三星堆所出土的青铜器数量之大,是全国一次性出土青铜器数量最多的一处遗址。仅1986年最重大的一次考古发掘中,一号坑、二号坑就出土了青铜制品178件 + 736件,共计914件,且大多数器物的类型皆为过去从未发现的新器型,是目前世界上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器物类型。

  据有关资料显示,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总重量超过了1吨。按照当时的冶炼技术推算,大约需要数千吨矿石才能制作完成,并且还必须要有一个或多个大型工场才能完成这项工作。

  问题是,考古人员并没有在三星堆发现青铜冶炼工场的遗迹。

  (三星堆博物馆展厅)

  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而人们却始终没有找到生产它们的工场的遗迹。“如果找不到矿产来源和生产遗址,难道它们真的就是外星(地)人带来的了?”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萦绕在研究人员的脑海中。

  从正常的逻辑和生产、生活实际推断,能够出产如此数目庞大的铜器,它的周边一定有一座铜矿山(当然,还得有锡和铅等矿物)。否则,以古代的运输条件,若从外部产矿地采矿运输至三星堆,再制造出如此大量的青铜制品,几乎是不可能的(现代人干也很费劲)。

  于是,人们将目光扫向了三星堆附近。

  哈哈,问题很快就找到了线索:三星堆附近真的有铜矿——龙门山大宝铜矿,而且是一个铜矿资源非常丰富的大矿。哼哼,谁再说三星堆青铜器来自外星人,我跟他急!

  (鹰形铜铃)

  咳咳,貌似高兴的有点早了。

  至今,考古学家们没有发现大宝铜矿在三星堆同一时期有被开采过的遗迹。并且,应用同位素比值比对,大宝铜矿与三星堆青铜器没有“血缘”关系!

  乌安完,嘚安蛋,完蛋!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

  三星堆青铜器到底是哪儿来的?

  (本文图片由M·辰、色影拍摄,版权所有)

  (跽坐青铜人像)

  研究人员又把目光扫向了三星堆的周边地区。

  欧耶!人们在云南发现了铜矿,最重要的是经过科学分析后所得出的结果:云南铜矿的矿石成分与三星堆青铜器成分相合。于是,三星堆青铜器原料或产地在云南的“云南说”应声而起。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云南的矿石或青铜器成品是如何运到三星堆的?自古就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说,人都难走的蜀道,这么多又重又笨的大型器物是怎么抵蜀的?

  有人说:先在云南把铜矿石冶炼成“铜锭”,然后再把铜锭弄到三星堆,再在三星堆制作出成品(工场遗址在哪儿?)——云南说;

  也有人说:蜀地本就有矿山,三星堆人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怎么可能没发现它。青铜器的矿源和制作都是在三星堆本地,只是今人还没找到它而已——本地说;

  还有人说:这说、那说都是无依据之说。三星堆青铜器只可能是来自外星制造,你见过纵目眼(图3)、螃蟹眼(图4)等模样的人么?或者说,你觉得当时的人具有制作如此诡异之物所应有的想象力么?实锤了!三星堆青铜器来自外星制造,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呃!小伙伴们,你们支持哪一说?或者还有啥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