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菲波利斯战役:雅典和斯巴达,双方统帅同归于尽

  希腊波斯战争以后,雅典和斯巴达两大城邦集团之间经济和政治矛盾激化,导致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22年8~9月间,双方在爱琴海北岸的安非波利城发生决战,双方统帅同归于尽。这就是著名的安菲波利斯战役。

  一、希腊同盟之间的矛盾和纷争

  在希波战争时期,希腊各城邦为了共同保卫自己的独立,组成了反波斯同盟,并推选斯巴达为盟主,而雅典实际上是这个同盟中力量最大,威望最高的成员,几次重大战役都发挥了巨大作用。波斯军从希腊本土赶出去以后,希腊同盟之间的矛盾和纷争就出现了。

  一些手工业、商业生产和海上贸易发达的城邦,包括已经解放和还在波斯帝国统治下的色雷斯、赫勒斯莲特海峡两岸和小亚细亚沿岸的希腊城邦在内,都竭力主张继续战争,把反对波斯的战争进行到底,恢复和黑海沿岸各地区正常的经济交往。

  斯巴达是农业国,没有海上贸易,当军事行动转移到海上以后,他们对于同盟的支持就不那么热心了。在这种情况下,愿意继续作战的国家,当然对斯巴达人有反感,进而开始聚集在雅典人的周围。后来这些国家以雅典为中心成立了新的同盟,叫做雅典海上同盟。雅典海上同盟成立不久,就对驻扎在黑海、色雷斯沿岸和赫勒斯蓬特海蛱两岸的波斯军队展开攻势,并很快就肃清了这个地区的波斯军队。

  公元前五世纪中期,雅典实行民主改革,使之变成了希腊最巨大最繁荣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的中心,而雅典海上同盟实际变成雅典海上霸权。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以斯巴达为中心的同盟对此大为反感,双方的矛盾逐渐尖锐起来。造成对立的原因一方面有经济政治方面的,另一方面双方都想争夺希腊世界霸权,另外,两大同盟的盟国之间各种矛盾也交相错杂,日趋扩大和加深,最后终于发展到无法调和的地步。

  二、战争的导火线是由雅典和斯巴达同盟国成员科林斯争夺移民地引起的

  科林斯的经济实力、海上力量虽然也很强大,但是同雅典这样一个强敌作斗争是难以匹敌的。科林斯感到自己力量不足,不得已只好求助于斯巴达同盟国的支授,斯巴达对雅典军事力量的强大早感不安,不过眼下由于自己后方很不安宁,无暇参战。科林斯和其他城邦却竭力怂恿和压迫,斯巴达害怕丧失科林斯这个最有势力的成员之一,因而也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公元前432年,斯巴达同盟召开大会,向雅典人提出了许多明知不可能同意的强硬要求,雅典企图反驳强加于雅典的非难没有成功,斯巴达向雅典提出最后通牒,遭到雅典王伯里克利的拒绝,第二年,战争爆发了。

  三、斯巴达的盟友科林斯首开战局

  公元前431年春,科林斯人夜袭雅典盟友玻俄提亚的普拉太亚城,可是没有成功。两月后,斯巴达王亲自出马率重装步兵侵入阿提卡,在雅典附近的平原上互蹂蹦袭击,农村居民无法安身,被迫逃到雅典城。

  雅典人深感陆军力量的不足,正面抗击必然会遭到重大损失,因此采取以计算双方实力对比为基础的作战计划,发挥海上力量的优势,以己之长击敌之短。

  就在斯巴达侵入阿提卡时,雅典人避免和敌人在陆上会战,集中海军袭击伯罗奔尼撒沿岸、封锁敌人的港口,切断敌人的贸易往来,以迫使敌人疲敝乞和。斯巴达后方受到袭击。被迫回兵。

  公元前430年,斯巴达军再次侵入阿提卡,烧杀掠抢,残酷无比。农民逃避兵灾,纷纷涌入城内。由于雅典控制着海洋,虽然城中人口过剩,也没有感到粮食的恐慌。但是由于涌入城市的农村居民集中在狭小的地方,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因而潜藏着农民不满情绪的危机。而雅典陆军处于劣势,雅典王伯里克利计难两全,不得不如此。

  事实上,这个战略使雅典的有生力量得到保存,后来由于发生了瘟疫,才打乱了伯里克利的战略。集中在雅典城内的居民遭到瘟疫的侵害,而大量死亡。雅典海军中也发生瘟疫,数以百计的人死去,伯里克利也于公元前429年因疫而死。巨大的不幸使雅典人在精神和经济方面都受到严重影响。

  四、克里昂把雅典舰队开进了伯罗奔尼撒,斯巴达的局势发生变化

  公元前428年,斯巴达同盟的重装步兵再入阿提卡,雅典同盟、爱琴海东岸累斯博斯岛上的米提利尼城邦又起而暴动。而雅典内部也分裂为和战两派。在这非常时刻,民主派领袖克里昂竭力主张抗战。他就任雅典统帅后,把伯里克利的防御战略,迅速变成进攻和侵略性的战争。

  公元前425年,克里昂把雅典舰队开进了伯罗奔尼撒,占领了皮洛斯港的门户斯法忒里亚岛,还俘虏了一支斯巴达贵族陆军。首战告捷,使他十分得意,随即又率领陆军企图再战斯巴达军。

  斯法忒里亚岛的陷落,使斯巴达的局势发生变化。就在这时候,斯巴达采取伯拉西达将军的主张,避开雅典的实力主体,由伯拉西达率领一支约二千人的精锐部队,横过希腊半岛向北挺进,经过强行军到达马其顿和色雷斯之间的卡尔西迪西半岛。斯云巴达统帅伯拉西达在这里一面使用武力,袭击雅典同盟和殖民地,其中最重要的是安非波利斯城:二面进行煽动和挑拨,对一些愿意脱离雅典的城邦许下诺言,给予他们自由和保护。在斯巴达的策划下,大部分雅典同盟倒戈于斯巴达。

  伯拉西达的这些行动,使北部两军的局势发生根本变化。雅典人看到自已的同盟开始解体,十分惊慌。迫使雅典把自己的主力派来援救。

  五、克里昂不等援军到达就向安菲波利斯开进

  公元前422年,雅典统帅克里昂立即征集一千二百名重装步兵、三百名骑兵以及同盟军,三十艘战船直取卡尔西迪西半岛。登陆后分水陆两路出击,顺利攻取托伦城,接着取海道绕过阿托斯海角,直扑安非波利斯。雅典军在爱昂登陆后,克里昂感到单凭这些力量恐怕难以取胜,就分别派使者到色雷斯及其他同盟国求援。

  雅典人因等待援兵,驻扎在爱昂。克里昂的想法是,集中庞大的力量后,一下子把安菲波利斯城全部包围起来,然后一举夺取此城。这个计划本来是不错的,但后来士兵看他老是按兵不动,以为他是被敌人吓坏了,对他表示不满。土兵的煽动和催促使他的思想动摇了,不等援军到达就率领部队拔营出发,向安菲波利斯开进。

  安菲波利斯城在斯特赖梦河的拐弯处,三面环河,是天然的护城河。城东修筑了城墙,墙下有一条大道向南通往爱昂,再往东是一个小山,雅典军到达后,占领了城东面的小山。克里昂详细侦察了城外地形,计划万一有什么不测,就随时撤退,其实安菲波利斯城里这时没有防守,雅典人也没有发现敌人。如果雅典军在这时能发起进攻,也许不难攻陷该城。但雅典人没带攻城器械,也没有攻城的欲望。

  六、斯巴达统帅伯拉西达的计策

  斯巴达统帅伯拉西达正在爱昂西约十公里的阿吉拉斯。他得知雅典军进攻安非波利斯的消息后,为进一步摸清情况,亲自率领侦察兵进行侦察。斯巴达人这时兵力共有二千名希腊重装步兵,三百名希腊骑兵,另有二千五百名同盟军以及骑兵轻盾兵。伯拉西达根据侦察的情况,决定派一千五百名士兵据守阿吉拉斯,防止万一,其余兵力迅速开进安非波利斯。

  伯拉西达对自己的军队也缺乏信心。他认为,就军队数量来说虽然和雅典军不相上下,但质量上大不一样。雅典军是一支经过挑选的精锐部队;而斯巴达军人员繁杂,装备粗糙,军容不齐。如果与雅典军正面发生冲突,这些弱点势必就会暴露在敌人面前。必须出奇制胜,争取在雅典援军没有到达之前一举将他们击溃。

  为此,他把兵力分为三部分:两部分兵力分别隐蔽在安菲波利斯城东面城墙的南门和北门,另一部分军容不正装备不齐的兵力,由伯拉西达亲自率领隐蔽在中门。他的计划是以其中门的兵力首先出城诱敌,使雅典军产生轻敌心理,进而出兵迎敌,当双方交战时,另外两部分兵力就打开城门,绕到侧后冲乱敌阵,然后三面出击,乱中取胜。伯拉西达为此召集全军发表演说,一面鼓舞士气,一面命令部队按计划进行部署。

  七、双方统帅同时阵亡

  雅典军因为驻扎在小山上,居高临下,对斯巴达军的行动看得清清楚楚,城内虽然作了掩敲,也没能逃脱雅典人的眼目。克里昂目睹斯巴达军的一切,心中犹豫起来,想主动进攻但没有带攻城器械,等待敌人冲击后再抵抗,又怕兵力不足而吃亏。思来想去,最后的结论还是不作冒险,耐心等待兵到来。于是,他命令部队退回爱昂。左翼在前,右翼在后。

  土兵们对此极为不满。当他们调头时,许多人意志消沉,动作迟缓,队伍秩序纷乱,各种兵器彼此互相碰撞,叫骂声不绝。斯巴达统帅伯拉西达一看战机来到,便下令出击。驻扎在南门的士兵们首先打开城门,沿大道快速向南拦截雅典左翼部队。雅典左翼正沿山路南撤,队伍秩序混乱。他们突然受到斯巴达军意外的冲击,队伍很快散开,失去平衡。等候在北门的一部分兵力也从左翼冲过来,雅典军遭到两面攻击,秩序更加混乱。走在前面的雅典军左翼受到打击后,立即溃乱逃跑。斯巴达统帅伯拉西达转而又率军集中攻击右翼,包围中的右翼疯狂抵抗,拼命反击。

  他们集中在山上坚持反击,打退斯巴达军三次进攻,使斯巴达军难以接近。冲击中,斯巴达统帅伯拉西达一马当先,率兵冲杀,结果在混战中被雅典军砍杀致死。

  斯巴达军前进受阻,不得不改用骑兵和轻盾步兵进行包围,用标枪远距离投射。雅典军遭到标枪的射击无法抵挡,伤亡慘重,被迫溃逃。斯巴达骑兵乘胜追击,雅典军一部分被杀死,一部分逃到山里沿小径跑回了爱昂。雅典统帅克里昂也在退却途中被杀死。

  此战就双方损失人数而言并不算多,雅典人共阵亡六百人左右,斯巴达方面损失几十人,但是双方统帅都同时阵亡,从而影响了整个战局。

  安菲波利斯战役结束后,由于阻得和平的两个主将同时死亡,雅典和斯巴达要求和平的空气浓厚起来。他们不愿为无为的战争牺牲自己,而十年艰难的战争,使双方力量耗尽,胆气消失。这时在雅典,温和派占了上风。他们主动派使者前往斯巴达举行会谈,共同商讨和平大计。

  公元前421年,双方结了一个五十年和约,依照和约,雅典把战争中征服的一切地区归还斯巴达,斯巴达也放弃安菲波利斯等一些其他城市。但是,追随斯巴达的一些重要成员,象科林斯、梅加脂、玻俄提亚等城邦,几年奋战一无所获,所以对斯巴达的政策很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