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口大的松树林下,2000余位无名抗战英烈被人遗忘

  沿着湘江,一路往北,从衡阳到长沙,再往北,抵达洞庭湖,再沿着沅江走,一路抵达常德,再沿着沅江往西南方向走,抵达怀化辰溪县城,从县城再往西南方向走,进入辰水,直到一个急转弯口,就抵达了枣子林。

  而地处湖南西部的湘西,经武水,从西往东,与沅江交汇,再沿着沅江往西南方向走,再到辰水,一样可以抵达枣子林。

  这条水路,在抗战时期,是一条生命之路。

  这里由马儿坡、牛儿坡两个小山头组成,山上长满了茂密的马尾松,山不高,靠河处比较陡峭,当地村民为了交通方便,沿着河流,修建了一条水泥路。

  这两座看似不能再普通的小山坡,也是在修路时,挖出众多遗骸,才更吸引大家的注意。骸骨被当地村民收殓,重新埋葬在树林里。现在走那条路,有一个葬坑的遗骸还清晰可见,头盖骨镶嵌在土里,裸露在外边。

  抗战时期,战斗异常艰苦的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等大小战役中,不少战士受伤,他们需要送往后方治疗,而在这里,枣子林,就曾经有一个很大的重伤医院。

  怀化地处山林地带,却因水路畅通,很多伤兵被从水路运到这里进行医治,这条水路,就成了伤兵们的救生之路。

  后来战事紧张,医疗条件较差,许多伤兵牺牲在这里,因条件有限,不能为抗战英烈修建墓地或者陵园,便在附近的小山坡仓促掩埋。

  抗战胜利后,幸存的战士陆续离开,从此,便鲜有人知他们的存在。

  当地老人说:五十年代的时候,山上的墓还比较齐整,坟堆很高,错落有致,一坟一碑,碑上注明死难烈士的籍贯、姓名、职务及立碑时间。

  可随着时光流逝,陵园尽毁,只剩一个残碑,其余均被毁坏。后来山坡的林木使用权属被分配到洞垴上村杨志红、朱顺柒等数十户村民所有。村民在山上种上了满满的马尾松,到如今,已数十年。间隔宽的地方,又长出了小树。

  如果不是当地村民在山的另一边安葬了家人,根本看不出这两个山坡,埋葬了近2000名战士。

  烈士陵园规划图

  2018年,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让每位英魂回家项目组联合湖南老兵之家、怀化市抗战文化保护志愿者协会、怀化市辰溪县关爱老兵志愿者协会,以及当地政府、村委会一起,发起“为辰溪英烈建家园”公益项目,开始对这些烈士进行遗骸的起殓、收集与DNA鉴定,为他们寻找家人,并修建烈士陵园。

  截至2019年5月22日,已收殓烈士遗骸346位。他们的遗骸被树根缠绕,因为地表潮湿易腐化,还有白蚁,和这些烈士遗骸一起收殓的,还有他们的徽章、口哨、皮带扣、衣扣等。

  骸骨被白蚁啃噬

  骸骨被树根缠绕

  大树长在骸骨之上

  收殓现场的昆虫

  收殓出来的瓷质徽章

  收殓出来的纽扣

  收殓出来的皮带扣

  项目组一早抵达枣子林,第一件事就是给英烈们烧纸烧香跪拜。

  春季的雨、夏季的炎热以及蚊虫的叮咬、没有卫生间、没有座椅、每天吃盒饭、只能靠着树木休息......条件如此艰苦,并且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女生,即便这样,他们从未抱怨,只愿烈士陵园能够尽快修建起来,让这些烈士们安息。

  遗骸收殓小组张志第二次来到这里,去年第一次来了十多天,这次来,他没有导航,尽管山路崎岖,他和当地人一样熟悉。他是多年的关怀老兵志愿者,关于英烈遗骸收殓,他说:再艰难,我也会坚持下去。

  怀化市辰溪县关爱老兵志愿者协会负责人欧阳琼,作为团队负责人,她每次都在场,身体力行,她说:我们希望这些抗战英烈有一个有体面的安葬,供后人祭拜。

  怀化市辰溪县关爱老兵志愿者协会刘静,她家三代军属。她说:我知道我为什么不害怕了,因为我和这些英烈没有生疏感,我的家人就是军人。

  遗骸收殓小组90后小姑娘曼丽第一次参加收殓工作,刚开始,还有点害怕,很快就融入了工作中。她说:我的父亲也是一名老兵,这些抗战英烈为国牺牲,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事。

  遗骸收殓小组90后小姑娘张群艳发现了一个陶瓷帽徽。顶着一头短发的她,比一般男生更卖力。

  从被收殓的烈士遗骸看,鲜有较完整的,很多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找不到了。参与收殓工作的当地村民说:如果你们再晚一点来,可能就找不到他们了。

  一位路过的老者说,山坡靠近河的这边,就是渡口,这里曾经有近万人驻扎在这里,很热闹。得知我们在重新收殓这些烈士遗骸,老者竖起来一个大拇指。

  在此,感谢所有关注参与的当地政府、志愿者伙伴及爱心人士,感谢您们的支持。

  为了确保项目的顺利完成,我们在腾讯乐捐发起了“为辰溪英烈建家园”公益项目筹款,期待您的关注支持。